中华道藏/全真文集
当前位置: 中华道藏 > 中华道藏 > 全真文集 > 陈虚白规中指南

陈虚白规中指南

【导读】为了让您了解关于中华道藏的资讯,全真文集栏目小编收集、整理的陈虚白规中指南这篇文章,希望对您有帮助!

经名:阵虚白规中指南。元陈冲素撰。坤素生平不详,疑即陈致虚。二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真部方法类。

陈虚白规中指南卷上

止念第-

精满不思色,炁满不思食。

耳个聪明男子身,洪钧赋予不为贫。

因探月窟方知物,为蹑天根始识人。

乾遇巽时观月窟,地逢雷处见天根。

天根月窟闲来往,三十六宫都是春。

○念起即觉,觉之即无,修行妙门,惟在此已。此法无多,子教人炼,念头一毫如未尽,何处觅踪由。

夫无念者,非同土石草木,块然无情也。盖无念之念,谓之正念。正念现前,回光返照、使棒御炁,使炁归神;神凝黑结,乃成汞铅。

牢擒意马锁心猿,慢着工夫炼汞铅。

大道教人先止念,念头不住亦徒然。

采药第二

心动则神不入炁默然养心,身动则炁不入神凝神忘形。夫采药者,采身中之药物也。身中之药者神炁精也,采之之法谓之收拾身心,敛藏神炁,心不动则神炁完,乃安炉立鼎,烹炼神丹。

识炉鼎第三

玄牝真人漕深渊

浮游守规中

夫玄牝其白如绵,其连如环。纵广一寸二分,包一身之精粹。

要得谷神长不死,须凭玄牝立根基。

真精既返黄金室,一颗明珠永不离。

入药起火第四

神足火

炁足药

取将坎位中心实,点化离宫腹裹阴。

从此变成乾健体,潜藏飞跃尽由心。

坎离交姤第五

追二炁於黄道

会三性於元宫

铅龙升,汞虎降。驱二物,勿纵放。

夫坎离交娠,亦谓之小周天。在立基百日之内,见之水火升降於中宫,阴阳混合於丹鼎,云收雨散,炁结神凝,见此验矣。

紫阳真人曰

龙虎一交相春恋,坎离方姤便成胎。

溶溶一掬乾坤髓,着意求他啜取来。

乾坤交姤第六

比栏中下关大略与

别图同

内亦交时外亦交,三关通透不须劳。

丹田直至泥丸顶,自在河车几百遭。

朗然子曰

夹脊双关透顶门,修行径路此为尊。

华池神水频吞咽,紫府元君直上奔。

常使炁冲关节透,自然精满谷神存。

一朝得到长空路,须感当初指教人。

夫乾坤交姤,亦谓之大周天。在坎离交姤之后见之,盖药既生矣,於斯出焉。右诀曰:离从坎下起,兑在鼎中生。离者火也,坎者水也,兑者金也,金者药也。是说也,乃起水中之火,以炼鼎中之药。庄子云:水中有火,乃成大块。玉蟾云:一点真阳生坎内,填却离宫之阙。造化无声,水中起火,如在虚危穴。丹阳真人云:水中火发休心景,雪裹花开灭意春。其证验如此。夹脊如车输,四肢如山石,两肾如汤煎,膀胱如火热。一息之间,天机自动,轻轻然运,默默然气,微以意而定息,应造化之枢机,则金木自然混融,水火自然升降。忽然一点大如黍珠,落於黄庭之中,仍用采铅投汞之机,百日之内,结一日之丹也。当此之时,身心混然与虚空等,不知身之为我,我之为身。亦不知神之为炁,炁之为神。似此造化,非存想非作为,自然而然,亦不知其所以然也。《复命篇》曰:井底泥蛇舞柘枝,窗间明月照梅梨。夜来混沌攧落地,万象森罗总不知。

攒簇火候第七

上柱天,下柱地,只这个,是鼎器。既知下手,工夫容易。

守职

子子复初九潜龙勿用

勿用

一阳生,宜守静。意要诚,心要定。龙德潜藏,勿宜轻进。

进火

丑丑临九二见龙在田

得位

鼓巽风,运火功。剎那间,满鼎红,见龙在田,几#1遍虚空。

加火

寅寅泰九三终日乾乾

守成

天地交,阴阳均。汞八两,铅半斤。姹女歙袂婴儿仰从。

沐浴

卯卯大壮九四或跃在渊

重渊

火制火,金克木。到斯时,宜沐浴。或跃在渊,存诚谨独。

辰辰夬九五飞龙在天

巳巳乾上九义亢龙有海

午平姤初六

未未遁六二

申申否六三

酉酉观六四

汞要飞,铅要走。至斯时,宜谨守。把没底囊,括结其口。

退火

戌戌剥六五黄裳元吉

复位

虚其心,实其腹。宜守静,待阳复。动一剎间,周天数足。

野战

亥亥坤上六龙战于野

守静

群阳剥,丹光毕。至精凝,元炁息。收拾居中,黄裳元吉。

养火

阴既藏,再生阳。到这裹,要堤防。若逢野战,其血玄黄。

阳神脱胎第八

掀倒鼎,趋翻炉。功满也,产玄珠。归根复命,抱本还虚。

三百日火,一十日胎。其心离身,忽去忽来。回视旧骸,一堆粪土。十步百步,切宜熙顾。

孩儿幼小未成人,须藉爷娘养育恩。

九载三年人事尽,纵横天地不由亲。

忘神合虚第九

身外有神,犹未奇特。虚空粉碎,方露全身。

太上玄门知者少,玄玄元不异如如。

提将日月归元象,跳出技舆见太虚。

炼到形神俱妙处,遂知父母未生初。

这些消息谁传授,没口先生就与吾。

张真人解佩令

阳神离体,冥冥窈窈,剎那暗游遍三岛。出入纯熟,按捺住、别寻玄妙。合真空、虚无事了。

陈虚白规中指南卷上竟

#1『几』原似『心』,据文义改。

 

陈虚白规中指南卷下

内丹三要

内丹之要有三,曰玄牝、药物、火候。丹经有云:挤为隐语,黄绢幼妇。读者感之。愚今满口饶舌,直为天下说破。言虽覼缕,意在发明,字字真诀,肺肝相视。漏泄造化之机缄,贯串阴阳之骨髓,古今不传之秘,尽在是矣。鲸吞海水,尽露出珊瑚枝。

玄牝图

诗曰

混沌生前混沌圆,个中消息不容传。

擘开窍内窍中窍,踏破天中天外天。

斗柄逆旋方有象,台光返照始成仙。

一朝捞得潭心月,觑破胡僧面壁禅。

药物图

诗曰

五蕴山头多白雪,白云深处药苗芬。

威音王佛随时种,元始天尊下手耘。

石女骑龙深两实,木人驾虎摘霜芸。

不论贫富家家有,探得归来共一斤。

火候图

诗曰

无位真人炼大丹,倚空长剑逼人寒。

玉炉火煅天尊髓,金鼎汤煎佛祖肝。

百刻寒温忙裹准,六爻文武静中看。

有人要问真炉鼎,岂离而今赤肉团。

玄牝

《悟真篇》云:要得谷神长不死,须凭玄牝立根基。真精既返黄金室,一颗明珠永不离。夫身中一窍,名曰玄牝,受炁以生,实为神府,三元所聚,更无分别,精神魂魄,会於此穴,乃金丹返还之根,神仙凝结圣胎之地也。古人谓之太极之蒂、先天之柄、虚无之宗、混沌之根、太虚之谷、造化之源、归根窍、复命关、戊己门、庚辛室、甲乙户、西南乡、真一处、中黄房、丹元府、守一坛、偃月炉、朱砂鼎、龙虎穴、黄婆舍、铅炉土釜、神水华池、帝一神室、灵台绛宫,皆一处也。然在身中而求之,非口非鼻、非心非肾、非肝非肺、非脾、非胃、非脐轮、非尾闾、非膀胱、非谷道、非两肾中间一穴、非脐下一寸三分、非明堂泥丸、非关元气海。然则何处?

曰:我的妙诀,名曰规中,一意不散,结成胎仙。《契》云:真人潜深渊,浮游守规中。此其所也。《老子》曰:多言数穷,不如守中。正在乾之下,坤之上,震之西,兑之东,坎离水火交媾之乡。人一身天地之正中,八脉九窍,经络联辏,虚闲一穴,空悬黍珠,不依形而立,惟道体以生。似有似无,若亡若存,无内无外,中有乾坤,黄中通理,正位居体。《书》曰:惟精惟一,允执厥中。《度人经》曰:中理五炁,混合百神。崔公谓之贯尾闾,通泥丸。纯阳谓之穷取生身受炁初。平叔曰:劝君穷取生身处。此元炁之所由生,真息之所由起。故玉蟾又谓之念头动处。修丹之士不明此窍,则真息不住,神仙无基。且此一窍,先天而生,后天而接,先后二炁,总为混沌。杳杳冥冥,其中有精;恍恍惚惚,其中有物。非常物,精非常精也。天得之以清,地得之以宁,人得之以灵。谭真人曰:得灏炁之门,所以归其根;知元神之囊,所以韬其光。若蚌内守,若石中藏,所以为珠玉之房,皆真旨也。然此一窍,亦无边傍,更无内外。若以形体色象求之,则又成大错谬矣。故曰:不可执於无为,不可形於有作,不可泥於存想,不可着於持守。圣人法象,见於丹经。或谓之玄中高起,状似蓬壶,关闭微密,神运其中。或谓之状如鸡子,黑白相扶,纵广一寸,以为始初,弥历十月,脱出其胞。或谓之其白如练,其连如环,方广一寸二分,包一身之精粹,此明示玄关之要,显露造化之机。学者不探其玄、不赜其奥,用工之时,便守之以为蓬壶,存之以为鸡子,想之以为连环,模样如此,形状如此,执有为有,存神入妄,岂不大谬邪。要知玄关一窍,玄牝之门,乃神仙聊指造化之基尔。玉蟾曰:似有而非,除却自身安顿何处去?然其中体用权衡,本自不殊,如以乾坤法天地,离坎体日月是也。《契》云:混沌处相接,权舆树根基。经营养鄞鄂,凝神以成躯。则神炁有所取,魂魄不致散乱,回光返照便归来,造次弗离常在此。其诗:经营鄞鄂体虚无,便把元神裹面居。息往息来无间断,全胎成就合元初。玄牝之旨,备於斯矣。

抑又论之,杳林云:一孔玄关窍,三关要路头。忽然轻运动,神水自然流。又曰:心下肾上处,肝西肺左中。非肠非胃府,一炁自流通。今曰玄关一窍,玄牝之门,在人一身天地之正中,造化固吻合乎此。愚尝审思其说,

大略精明,犹未的为直指。天不爱道、流传人间。太上慈悲,必不固恪。愚敢净尽漏泄天机,指出玄关的的大意,冒禁相付,使骨肉相合。修仙之士,一见豁然,心领神会,密而行之,句句相应。是书在处,神物护持。若业重福薄,与道无缘,自然邂逅斯诀,虽及见之,忽而不信。亦不过瞽之文章,聋之锺鼓耳。玄之又玄,彼乌知之。其密语曰:

径寸之质,以混三才。在肾之上,〔处〕心之下,彷佛其内,谓之玄关。不可以有心守,不可以无心求。以有心守之,终莫之有;以无心求之,终见其无。若何可也?盖用志不分,乃凝於神。但澄心绝虑,调息令匀,寂然常照,勿使昏散。候气安和,真人入定,於此定中,观照内景。才若意到,其兆那萌。便觉一息,从规中起。混混续续,兀兀腾腾。存之以诚,听之以心,六根安定,胎息凝凝。不闭不数,任其自如。静极而嘘,如春沼鱼;动极而噏,如百虫蛰。氤氲开阖,其妙无穷。如此少时,便须忘炁合神,一归混沌,致虚之极,守静之笃,心不动念,无来无去,不出不入,湛然常住。是谓真人之息以踵。踵者,其息深深之义。神炁交感,此其候也。前所谓元炁之所由生,真息之所由起。此意到处,便见造化;此息起处,便是玄关。非高非下,非左非右,不前不后,不偏不倚。人一身天地之正中,正此处也。采取在此,交媾在此;烹炼在此,沐浴在此,温养在此,结胎在此,脱胎神化,无不在此。

今若不明说破,学者必妄意猜度,非太过则不及矣。紫阳真人曰:饶君聪慧过颜闵,不遇明师莫强猜。只为丹经无口诀,教君无处结灵胎。然此窍阳舒阴惨,本无正形,意到即开,开合有时,百日立基,养成炁母,虚室生白,自然见之。昔黄帝三月内观,盖此道也。自脐以下,肠胃之间,谓之酆都户地狱,九幽都司,阴秽积结,真阳不居。故灵宝炼度诸法,存想此谓幽关,岂修炼之所哉。学者诚思之。

药物

古歌曰:借问因何是我身,不离精炁与元神。我今说破生身理,一粒玄珠是的亲。夫神与炁精,三品上药,炼精化炁,炼炁成神,炼神合道,此七返九还之要诀也。红铅黑汞、木液金精、朱砂水银、白金黑锡、金翁黄婆、离女坎男、苍龟赤蛇、火龙水虎、白雪黄芽、交梨火枣、金乌玉兔、乾马坤牛、日精月华、天魂地魄、水乡铅、金鼎汞、水中金、火中木、阴中阳、阳中阴、黑中白、雄裹雌,异名众多,皆譬喻也。然则何谓之药物?

曰:修丹之要,在乎玄牝,欲立玄牝,先固本根,本根之本,元精是也。精即元炁所化,故精炁一也。以元神居之,则三者聚於一矣。杏林曰:万物生复死,元神死复生,以神归炁内,丹道自然成。施肩吾曰:气是添年药,心为使炁神,若知行炁主,便是得仙人。若精虚则炁竭,炁竭则神游。《易》曰:精反为物,游魂为变。欲复归根,不亦难乎。玉溪子曰:以元精未化之元炁,而点化之至神,则神有光明,而变化莫测矣,名曰神。是皆明身中之药物,非假外物而言之也。然而产药有川源,采药有时节,制药有法度,入药有造化,炼药有火功。吾曩闻之师曰:西南之乡,土名黄庭,恍惚有物,杳冥有精。分明一味水中金,但向华池着意寻。此产药之川源也。垂帘塞兑,窒韵调息,离形去智,几於坐忘。劝君终日默如愚,炼成一颗如意珠。此采药之时节也。天地之先,无根灵草,一意制度,产成至宝。大道不离方寸地,工夫细密有行持。此制药之法度也。心中无心,念中无念,注意规中,混融一炁。又云:息息绵绵无间断,行行坐坐转分明。此入药之造化也。清静药材,密意为丸,十二时中,无念火煎。金鼎常令汤用暖,玉炉不要火教寒。此炼药之火功也。大抵玄牝为阴阳之原,神炁之宅;神炁为性命之药,胎息之根,呼吸之祖,深根固蒂之道。胎者,藏神之府。息者,化胎之元。胎因息生,息因胎住。胎不得息不成,息不得神无主。若夫人之未生,漠然太虚,父母媾精,其兆始见,一点初凝,纯是性命,混沌三月,玄牝立焉。玄牝既立,系如瓜蒂,婴儿在胎,暗注母炁。母呼亦呼,母吸亦吸,凡百动荡,内外相感,何识何知,何明何晓。天之炁混混,地之炁沌沌,但有一息存焉。及期而育,天地翻覆,人惊胞破,如行太山巅失足之状,头悬足撑而出之,大叫一声,其息即忘,故随性情不可俱也。况乱以沃其心,巧以玩其目,爱以率其情,欲以化其性,浑然天真,散之而为万物者,皆是矣。胎之一息,无复再守。神仙教人炼精,以欲返其本,复其初,重生五脏,再立形骸,无质生质,结成圣胎。其诀曰:专炁至柔,能如婴儿乎。除垢止念,静心守一,外想不入,内想不出,终日混沌,如在母腹。神定以会乎炁,炁和以合乎神,神即炁而凝,炁即神而住。於寂然休歇之场,恍兮无何有之乡,天心冥冥,注一窍,如鸡抱卵,似鱼在水,呼至於,吸至於根,吸至於蒂,绵绵若存,再守胎中之一息也。守无所守,真息自住,泯然若无,虽心於心,无所存住,杳冥之内,但觉太虚之中,一灵为造化之主宰。时节若至,妙理自彰,轻轻然运,默默然举,微以意而定炁,应造化之枢机,则金木自然混融,水火自然升降,忽然一点大如黍珠,落于黄庭之中。此乃采铅汞之机,为一日之内,结一日之丹。《复合篇》曰:夜来混沌攧落地,万象森罗总不知。当此之时,身中混融,与虚空等,亦不知神之为炁,亦不知炁之为神,似此造化,亦非存想。是皆自然之道,吾亦不知其所以然而然。药既生矣,火斯出焉。大抵药之生也,小则可以配坎离之造化,大则可以同乾坤之运用。金丹之旨,又於此泄无余蕴矣。岂傍门小法所可同语哉。若不吾信,舍玄牝而立根基,外神炁而求药物,不知自然之胎息,而妄行火候,弃本趋末,逐妄迷真,天夺其筹,吾末如之何也已矣。

火候

古歌曰:圣人传药不传火,从来火候少人知。夫何谓不传?非秘不传也。盖采时谓之药,药之中有火焉。炼时谓之火,火之中有药焉。能知药而取火,则定裹之丹成,自有不待传而知者已。诗曰:药物阳内阴,火候阴内阳,会得阴阳旨,火候一处详。此其乎义也。后人惑於丹书,不能顿悟,闻有二十四炁、七十二候、二十八宿、六十四卦、十二分野、日月合璧,海潮升降,长生三昧,阳文阴武等说、必欲穷究何者为火,何者为候。极心一生,种种着相,虽得药物真、懵然不敢烹炼。殊不知真火本无候,大药不计斤。玉蟾云:火本南方离卦,属心。心者神也,神即火也,炁即药也。以火炼药而成丹者,即是以神驭炁而成道也。其说如此分明,如此直捷。夙无仙骨〔者〕讽为虚言,当面蹉过,深可叹惜。然火候口诀之要,尤当於真息中求之。盖息从心起,心静息调,息息归根,金丹之母。《心印经》曰:回风混合,百日功灵者,此也。《入药镜》所谓起巽风,运坤火,入黄房,成至宝者,此也。海蟾翁所谓开阖乾坤造化权,煅炼一炉真日月者,此也。何谓真人潜深渊,浮游守规中?必以神驭炁,以炁定息,橐钥之开阖,阴阳之升降,呼吸出入,任其自然。专炁致柔,含光默默,行住坐卧,绵绵若存。如妇人之怀孕,如小龙之养珠。渐采渐炼,渐凝渐结,功夫纯粹,打成一片。动静之间,更宜消息。念不可起,念起则火炎;意不可散,意散则火冷。但使其无过不及,操舍得中,神抱於炁,炁抱於神,一意冲和,包裹混沌。斯谓火种相续,丹鼎常温,无一息之间断,无毫发之差殊。如是炼之一刻,一刻之周天也。如是炼之一时,一时之周天也。如是炼之一日,一日之周天也。炼之百日,谓之立基。炼至十月,谓之胎仙。以至元海阳生,水中火起,天地循环,乾坤反复,亦皆不离一息。况所谓沐浴温养,进退抽添,其中密合天机,潜符造化,而不容吾力焉。故曰:火虽有候,不须持些子机关。我自知无子午卯酉之法,无晦明弦朔之节,无冬至夏至之分,无阴火阳符之别,无十二时中只一时之说,无三百日内在半日之诀,亦不在攒簇年月日时之说。若言其时,则十二辰意所到皆可为。若言其妙,则一刻之工夫,自有一年之节候。但安神息在天然,此先师之的说也。昼夜屯蒙法自然,何用孜孜看火候,此先师之确论也。噫,圣人传药不传火之旨,尽於斯矣。诗曰:学人何必苦求师,泄漏天机只此书。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后序

神无方,易无体,夫所谓玄关一窍者,不过〔使〕神识气,使气归神,回光反照,收拾念头之一法耳。玉溪子曰:以正心诚意为中心柱子者,是也。

夫所谓药物火候者,亦皆譬喻耳。盖大道之要,凡属心知意为者,皆非也。但要知人身中一个主宰造化底,且道如今何者为我。若能知此,以静为本,以定为基,一斡旋顷刻天机自动,不规中而自规中,不胎息而自胎息、药不求而自生,火不求而自出,莫非自然妙用。岂待乎存思持守,苦己劳形,心知之,意为之,然后为道哉。究竟到此,可以忘言矣。明眼者以为如何。武夷升真玄化洞天真放道人,虚白子陈冲素序。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