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道藏/全真文集
当前位置: 中华道藏 > 中华道藏 > 全真文集 > 太古集

太古集

【导读】为了让您了解关于中华道藏的资讯,全真文集栏目小编收集、整理的太古集这篇文章,希望对您有帮助!

经名:太古集。金都大通撰,弟范圆曦编。四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太平部。

太古集序四篇

余少时在燕赵间,闻太古真人之名。然未尝瞻拜履锡,聆警欬之音,颇为慊恨。每一思味风烈,如想蓬莱瀛洲方丈中人也。今适得亲见真人法嗣,普照大师范君。君为人聪明照了,八窗玲珑。其在东平之正一也,道俗瞻依风声,千里云集,檀施兴建道场、广殿、斋厨、宾寮、廪舍,才四三年,不啻数十百楹矣。一日过璧,曰:.曦所以区区成此功德者亡他,政欲推广先师道范,俾行尔。其先师太古真人,旧有《昆仑文集》,当时刊行者,蔑裂讹漏极多。圆曦以谓宗风准的,道学渊源,在则人,亡则书,盖不可须臾离也。虽甓甃浮图增九级之高,曾未若心印书传无片言之误。众人徒见圆曦营建葺累之勤,孰知於《昆箭文集》补缀阙遗,改正差缪,亦颇有一日之劳焉。书已补完,子盍为之序引?璧曰:少时倾向真人风烈,以不及瞻拜履锡为恨。今得附名於文集间,盖甚幸也。然向所得皆传闻语,大师实为法嗣,亲炙日久,知真人之详莫如大师。请追述真人道德风烈之一二,以实叙引,以信后人。大师因手录行实见示。其录如左。

师俗姓郝,世居宁海,为州人之首户。昆季皆从儒学。兄讳俊彦,举进士第,官至朝列大夫,昌邑县令。师独幼年颖异,识度夷旷,悠然有出尘之姿。祖师重阳真人,大定丁亥自秦适齐,抵宁海,一见师,即以神仙许之。后於昆仑山,对众传衣。师自传衣之后,亦不以得道自居。盖自韬晦,往往乞食於真定、邢洺间。过赵州南石桥之下,因持不语,跌坐留六年,寒暑风雨不易其处。童子来剧者,见其土木形骸,至以瓦石周拥其旁,师居之晏如也。昌邑君之季女,适真定少尹郭长倩。会郭夫妇,偕往真定,车骑甚都,道出石桥。问知师在桥下,驻车拜礼,以衣物存慰者甚厚。师藐然若不相识,一无所受。夫人感泣,长倩嗟异,移时而去。师於世缘坚决乃尔,故能专意於道。岁月浸久,精神感格。一日至滦城南,神人授师大《易》,忽大开悟,事多前知,名满天下。大安中,朝廷赐以命书:广宁全道太古真人,即其号也。自滦城授《易》之后,言人祸福,毫发无差。且自知其寿数,当七十有三。至期,辞诫门人,无疾而逝。所着书六帙。《实录》所载如此。然则曩燕赵所闻,犹未尽真人之所有也。

序既竟,大师谓璧曰:子作先师文集序,而载正一兴造,得无赘乎。余应之曰:语录记述,以传心也,功德兴建,以示迹也。余年七十有五,回首向来燕赵传闻,如隔再世。非大师裒集遗文,追录行实,则真人之遗风余烈,无自发明。况后学晚生,宁易知此。大师凭藉真人道荫,兴建正一功德,照耀东方,今举之所以耸动学人,俾易知耳。古人有言曰:虽无老成人,尚有典刑在。噫,正一功德,其亦一真人道荫之典刑欤?大师曰,唯唯。大师讳圆曦,前宋名相文正公之裔也。前翰林学士冯璧序。

癸已之夏,余自大梁北迁至铜台,闻天平有道士范公。大师道价甚高,且好贤喜事,为东州冠。四方游士多往依之,师皆一振恤不厌。遂欲一识之,而未能也。已而余还乡里,凡二年。丙甲岁南游,闻其名益甚,因至东原,得一拜下风。其言议宏深,胸怀洒落,飘飘然非尘土中人。余惊且服,遂馆於其宫,踰两旬,相与之意甚厚。将别,出一编书,曰:此予师郝昆嵛太古歌诗。今将重锓木以传,子当为我序。余受而读之,则已有冯丈内翰题其首。因紬绎再四,叹曰:是亦古之有道者欤?何其言之精,而理之妙也。尝谓士大夫生而为学,则曰吾欲兼善天下,致君泽民,然志不与时偕,鲜克遂所愿,幽忧愤恚,反自伤其身者多矣。所谓兼善不能,而独善又失,深可叹嗟。彼方外之士,初无济时心,则决然修炼,惟以寿命为事,精专笃慎,其功日新。虽不能白日飞升,亦保体完神,康强终世。与夫逐逐於外物,为虚名所劫持,耗智刓精而无补吾教者,相去亦远矣。若今郝公幼而立志,挺挺不衰,其块处数年,有玉洁松刚之操。一旦谈玄论易,神解心融,着书立言,传於身后。而范公能发扬其师之道,使大振於时,而又刊定遗文,以开悟晚学,俱为方外伟人。故余有激而书,以予吾侪之两失者云。是秋八月浑水刘祁序。

先师广宁全道太古真人郝君,遇师於宁海,传衣於昆仑,神人授之以易,大安锡之以号。略见於内翰冯公之序,不复容声。惟是平居制作,若《三教入易论》一卷、《示教直言》一卷,解《心经》、《救苦经》各一卷,《太古集》一十五卷,内《周易参同契简要释义》一卷。师西来日,真定诸人已攻木行於代。〔师〕归老之后,又多所撰述,至於旧集所传,时有改定。世俗抄录,往往讹舛,欲改新之,盖未暇也。窃惟先师之道,独得於矿代不传之妙,粹之以易象,广之以禅悦,精微宏廓,遗世独立,法言遗论,人所愿见。乃今鲁鱼莫辨,真伪交杂,疑惑后学。在於门人弟子,寔任其责。圆曦不敏,蒙赖道荫,今得洒扫东原之正一,居多暇日。谨以师后来所正,及世所未见者,点校精审,按为定本,刻而传之。敢以芜辞,冠之篇首。

夫至人达观,物无不可,故辞旨所发,务以明理为宗。非必骈四骊六,抽青配白,如世之业文者,以声律意度相夸耳。在禅学则曰:粗言及细语,皆成第一义。在孔门则曰:辞达而已矣。又曰:以意逆志,为得之矣。学者不志於道,而惟华采是求,岂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之道乎。向上诸师,闻师一言一句,即以神仙许之。至待为方外眷属,生平教督,严麾斥公,足为玄门之临济。使今而尚存,必能高提正令,坐断大千,虽师子象王,且知敛避,狐狸野犴,吾知其不能群矣。倒景灭没,可胜浩叹。虽然,师之书故在也。试取而读之,意必有目直而不能视,口呿而不能言者矣。岁次丙申长至日,昆仑野服嗣教范圆曦谨序

大道恍惚,从无而入有;乾坤造化,自有以归无。夫有入於无,故无出乎有。元之一气,先天地生,既着三才,浸成万物。万物之动,有生有克,有利有害,有顺有逆,有好有恶,有是有非。方而类聚,物以群分。尊卑有序,泰道将兴,上下失节,否时斯遘。临事之始而可潜,当事之期而可跃。履霜致坚冰之至,龙战则其血玄黄。屯利居贞,讼孚窒惕。矫世以童蒙而处,申令取毒蛊而明,刚进待需柔而行有剥,出门贵乎同人,祸发基於大过。艮止之,兑说之,贲华而离丽,蹇滞而坎陷。睽背也,恒久也,取新可以固鼎,失律所以覆师。光明则海内可观,晦迹则山林可遁。非神化灵通,其孰能与於此乎。予尝研精於《周易》,删《正义》以为《参同》,画两仪四象、三才八卦、六律九宫、七政五行,星辰张布,日月度躔,有无混成,以为图象。述怀应问,诗词歌赋,共一十五卷,分并三帙。以慕太古之风,目之曰《太古集》。

夫太古者,太谓太易、太初、太始、太素;古谓远古、上古、邃古、亘古。务使将来慕道君子,知其不虚为者也。且夫气象莫大乎天地,变通莫大乎阴阳。天地之英华,阴阳之根本,二气之谓也。木龙金虎,赤凤乌龟,四象之谓也。六七八九,其数之谓也。刀圭铅汞,生成备物之谓也。神遇气交,性命之谓也。紫府丹宫、灵台翠宇、琼楼绛阙、玉洞珠帘、玄关阳道、地户天门、玉液金精、黄芽白雪、真水真火、姹女婴儿、石人木马、九虫三尸、金翁黄婆、芝草丹砂,皆五行造化之谓也。大抵动静两忘,性圆命固,契乎自然。自然之道甚易知,甚易行,而天下莫能知,莫能行者,盖情欲缘想害之之谓也。人若去妄任真,超尘离法,混俗而不凡,独立而不改,抱一而不离,周行而不怠,於仙道其庶乎。颜子有坐忘之德,孟轲有养素之功,盖亦专於一事也。今举其大纲,开诸异号,所谓同归而殊途,名多而理一,示之可以益於后学,能使道心坚固,真正无私。若执志待终,则位标仙籍,永作真人,神通万变,羽化飞升矣。如是则非我门而不入,非我道而不然,然而然,然於不然而然也。

大定十八年岁在戊戌仲冬望后六日自序。

2-太古集卷之一

太古集卷之一

广宁子郝大通

周易参同契简要释义并序

教者,道之所以生也。道本无名,强名曰道。教本无形,假言显教。教之精粹,备包有无。故以无言之,存乎道体。以有言之,存乎器用。体之以为无,用之以为利。若曰有形生於无形,则乾坤安从而生;用教化於无知,则真知安从而出。若夫太极笔分,三才定位,布五行於玄极,列八卦於空廓,发挥七政,躔次纪纲,垂万象於上方,育韦灵於下土。是故圣人仰观俯察,裁成辅相,信四时而生万物,通变化而行鬼神。通精无门,藏神无穴,寂然不动,感而遂通。至於修真达道之士,用之德化十方,慧超三界,升况而龙吟虎啸,消息而蛇隐龟藏。一往一来,神号而鬼哭,一伸一屈,物我以俱忘。当是时,电激而八表腾辉,雷震而三山动色。鹤飞凤舞,鹿返羊回,冲气盈盈,瑞云密密,万神罗列,群魔遁形。玄珠迸落於灵台,芝草齐生於紫府。觉花才放,法海渊深,直入玄都,永超陆地。所谓毛吞大海,芥纳须弥,木马嘶呜,石人唱和。此皆开悟后觉,不得已而为言。是道也,用之以顺,两仪序而百物和;行之以逆,六位倾而五行乱。非夫至极玄妙,其孰能与於此乎。於是略叙玄文,删为节要云耳。时大定十八年岁次戊戌孟夏十有九日序。

易之道,以乾为门,以坤为户,以北辰为枢机,以日月为运化,以四时为职宰,以五行为变通,以虚静为体,以应动为用,以刚柔为基,以清净为正,以云雨为利,以万象为法,以品类为一,以吉凶为常,以生死为元,以有无为教。故知教之与化,必在乎人,体之善用,必在乎心,变而又通,必在乎神。以一神总无量之神,以一法包无边之法,以一心统无数之心,自古及今,绵绵若存。是谓《周易参同契》简要释之义也。

天体道广,

清虚广远,纯阳不杂。

乾用德普。

运行不息,应化无穷。

善始嘉通,

会合群灵,通理物性。

羲和贞固。

协和济利,坚固贞正。

大妙至哉,

法此行道,随时变通。

玄元圣祖。

规矩后人,光泽天下。

资乎万物,

众象之宜,资取乾用。

统御云雨。

云气流行,雨泽施布,总及万灵,无有壅蔽。

克明初末,

克明万物终始之道。始则潜伏,终则飞跃,可潜则潜,可飞则飞,是明达乎始终之道。

时乘六户。

阳有六则,阴有六则,健用随时,始终如一。若不以时而用者,应潜则飞,应飞则潜,应生而杀,应杀而生,六位不以时乘,而反害矣。

伏虎飞龙,

阴伏阳飞,阳生阴杀。

式宙控宇。

升降不怠,运转无穷。

变力化功,

应用之道,革故从新,为之以渐,谓之变;一有一无,忽然而改,谓之化。言乾之为道,使物渐变者,使物卒化者,莫非资始生养万物,总统隐显之功。

性端命辅。

乾之为用,见乎变化。变化之功,使物各正性命。性者,天生之质,若刚柔迟速之别。命者,人所禀受,若贵贱寿夭之属。故知无形生於有形,有形之所累也。惟天道有形,能健而不为所累者,盖谓乘变化而御大器,静专动直,不失大和。乾之为体,静住之时,则专一不转移也。其运动之时,正直不倾邪也。不失大利,岂非正性命之情者邪。乾能正定物之性命,物之性命各有情也。所禀生者谓之性,随时念虑谓之情。故以真言之,存乎其性;以邪言之,存乎其情。情去性存,命自归而辅之。

保合太和,

乾之为用,纯阳刚暴。若无和顺,则物不得利,又失其正。若能保安合会,太和之道乃能永固,使物各正性命而久长也。

利贞乃甫。

贞固干用,利益於物。

刚专柔直,

内则存乎刚健,专一不移转也。外则用乎柔弱,正直不倾邪也。

匠众规矩。

君子所以能行此道,匠成万物,教化无穷者也。

君子自强,

运用不休,终而复始,强而又壮,君子之道备矣。君者主也,子者爱也。主临上位,爱人济物。学道之者,通乾用而行大利,昼夜不息,无有亏退。君子之人,自强勉力,不有止息,惟施於众。

教令可取。

此明君子之人,体道用事,内刚外顺,静专动直。若云行雨施,四时以序,万物以生,一切群品,无不周普。

地体道大,

沈实纯厚,无所不载。

坤用德隆。

柔和厚载,包容众垢,以顺群生,通理物情。犹乾之德,其德隆大。

长益群品,

长养利益,群灵品类,始生万有,各得通畅。

事备曲通。

顺时待物,屈己伸人。

攸攸君子,

柔顺干正,嘉美之功。

雌极化雄。

不为事始,待唱乃和。谦尊卑光,己若进人。必人进己,先雌而化雄也。

西南不利,

阴柔不立,物有所害。

东北立功。

志意和同,性行柔弱,临事决断,不有私曲,正此义也。

乘此达彼,

得正顺志,利保守常。

黄委宗风。

惟政是从,随时渝变。

资生万有,

妙用宏阔,无所疏远。

承顺天聪。

行不违礼,柔顺不邪。

厚能载物,

至顺包承,不乱群也。

至理无穷。

居中得正,任其自然。

含弘光炽,

和光同众,俯仰不独。

品类熙冲。

和气冲满,物得生存。言善则迁,道归群品。始终不懈,君子之正。

实相非相,

依尊履正,行命有功,返视内观,相实非有,非相之实,实非相故。

真空不空。

不居任,不造为,空真不存,不空之真,真不空故。

全其众妙,

质素不奢,修仁守正。

器与玄同。

清净精洁,固志在一。恢弘博施,中正不偏。安乎得失变通,随时成其道果。

太古集卷之一竟

3-太古集卷之二

太古集卷之二

广宁子郝大通撰

〔周易参同契图象解〕#1

乾众图

乾者为天之用,天者是乾之体。天所以清虚高远,纯阳不杂,一气冥运,万物化生,乃可法天之用,不可法天之体。故曰乾象,再称老阳。其数则九。谓乾为天,有三画,三因之得九,此卦重之六爻,而各称九是也。夫天之道,势如偃盖,状若鸡卵,取坤为妻,而生六子也。

坤象图

坤者为地之用。培者是坤之体。地所以纯厚广载,纯一阴不杂,二气升降,物有变迁,乃可法地之用,不可法地之体夕故曰坤象,而称老阴。其数财六。谓坤为地,有六画,象之称六,此卦重、之六爻,各称六是也。夫天有三画,而兼坤之六画,故称九也。惟地属老阴,而

日象图

日者,太阳之精、象离卦也。其数则七,而称少阳者。为离卦上下俱长,中虚则短,成四画,而兼乾之三画,故称七数。而为少阳者,乾天之道,覆荫万物,清虚广远,纯阳不杂,一气冥运,名曰老阳。日之为道,虽无此大,而光明着於八方,普及天下,出则为昼,没则为夜,故云少阳也。

月像图

月者,太阴之精,象坎卦。其数则八,而称少阴者。谓坎卦上下俱短,中实则长,成五画,而兼乾之三画,故称其八。而为少阴者,坤地之道,大有所载,名之老阴。月之光明,有圆有缺,出则为夜,照耀无穷,如地之大,故称少阴。夫日月为天地之子,而得兼乾,而不得兼坤,所谓子从父也。

天地交泰图

天地交而泰,不交而否者,谓天之阳气下降地中,地之阴气升而天上,此谓天地交而成泰。若天之气上腾,地之气下降者、谓天地二气不相交感,而万物则有所否闭,不能通畅。故天地宜交,不宜不交,万物宜泰,不宜不泰,不泰则否。故天道十有一年而泰,十有二年而否也。一纪之年,全其否泰。

日月会合图

日月会而合,不相会合,而成孩望。日则一年而行天之一周,月则一月而行天之一周。一岁之内无闰,则十有二月。月各会有所合,故曰:日月隔壁,谓之朔。朔者,旦也。旦者,每月一日,各有会合於日之下,名之曰朔。日月相衡谓之望,四分之一谓之弦。此者不相会合之时也。光尽体伏谓之晦,相近於合也。

天数奇象图

天为纯阳而有阳数。阳数有一、有三、有五、有七、有九。总而论之,共得二十有五,成乾之阳数。而为奇者,谓奇为四正方,而兼乎中,此之是也。天数有五,自相乘之,则得奇化数。故曰:北一、东三、南七、西九、中五,皆阳数也。阳之数,一、三、五、七、九是也。

地数偶像图

地为纯阴而有阴数。阴数有二、有四、有六、有八、有十。总而论之,共得三十,成坤之阴数,而为偶者,偶者为四正方,而兼乎中,此之是也。故曰,东八、西四、北六、南二、中央十,皆阴数也。阴之数,一不四、六、八、十是也。地本方,故称偶,天本圆,故称奇。

二十八宿加临四象图

天象有二十八宿,度则三百六十五又四分度之一者,分布於十二分野之中而经,星之常道也。所以日月五行七政为纬,循环周度,变化生焉。以分四维、四正之义者,东方、南方、西方、北方,自得其数,同天地日月之功。有苍龙焉,有白虎焉,有朱雀焉,有玄武焉,也。

二十四气加临七十二候图

天地定位,日月运行,八节四时,自然运转。所以暑往则寒至,春去则秋来,而成一岁之功。岁功之内,有七十二候焉。候谓应时之候,明物有自然,应节气则五日七分,而为一候者也。自立春至大寒之后,凡为一年,则有之十二次,物候自来应时之气也。

河图

天地奇偶之数而成河图,则有五十五数。惟此图书则四十五数,而遍九宫,象龟之形状,头九尾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六八为足,此自然之象也。背上有五行,而可以知〔往〕来,占兆吉凶。故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天生神物,圣人则之,以为图书。一三五七九为奇,属阳也,〔在中央及〕四正方。二四六八为偶,属阴也,〔在四维〕。惟地数十在於龙腹,不有所显,故存之不画也。

变化图

夫易之道,非神功而不可测,非圣智而不可知。故有太易,乃未见之气也。有太初,气之始也。有太始,形之始也。有太素,质之始也。气形质具,未相离者,谓之混沌。混沌既判,两仪有序,万物化成。混沌已前则为无也,混沌之后则属有也。一有一无而为混沌,混混沌沌,天地日月二会合,交泰之时也。五行图

五行图

五行者,水、火、土、金、木是也。凡天地之数而各有合,生於五行者。所谓天一与地六,合而生水。地二与天七,合而生火。天三与地八,合而生木。地四与天九,合而生金。天五与地十,合而生土。天地之数五十有五,而生成五行,五行之数可见矣。七言得之水,九言得之火,十一数而得之木,十三数而得之金,十五数而得之土。此为天地〔之数〕而生五行也。

天元十干图

天元十干者,谓甲乙象木,丙丁象火,庚辛象金,壬癸象水,戊己象土。夫木之为体象春,而生乎万有,主魂而灵见於苗。火之为体象夏,而长乎万物,主性而神见於花。金之为体象秋,而成乎品类,主魄而气见於实。水之为体象冬,而就乎万有,主命而精见於根。土旺象,加四季之正,逐时而有也。

三才入炉造化图

夫三才之道者,天地人也。天元有十干之属,地元有十二支之属,人元有五行八卦之属。此三才而配於支干、五行、卦象之属,而入乎虚,而出乎无。虚无之间,而生长成就万物之功,不有怠倦者。因造作而必得所化,化之与造为者,本无为之化也。炉有三层,十二门,火居於中,炼乎三才之真气,而合成道也。

八卦收鼎炼丹图

八卦收归於鼎者,谓乾象天,坤象地,震象龙发乎雷,巽象虎生乎风,坎象云降乎雨,离象电闪乎光,艮象山通乎气,兑象泽说乎物。因乾健而运,自坤顺而动,得此三男三女,妙乎大用而利於万物。此则明雷风云雨电闪之属,本自晴空而来,复归晴空而去,故谓之鼎。鼎之为器,下存於火,中炼其天地雷风火山水泽,而成大丹也。

十二律吕之图

夫黄锺之律,以应十一月用事,则九寸三分损一,而生林锺。以应六月用事,则三分益一,而生太簇。以应正月用事,则三分损一,而生南吕。以应八月用事,则三分益一,而生姑洗。以应三月用事,则三分损一,而生应锺。以应十月用事,则三分益一,而生无射。以应九月用事,则三分损一,而生夹锺。以应二月用事,则三分益一,而生夷则。以应七月用事,则三分损一,而生大吕。以应十二月用事,则三分益一,而生蕤宾。以应五月用事,则三分损一,而生清宫黄锺,九十分损五十七分而生仲吕。以应四月用事,则生执始,执始生去灭,去灭生南事。凡自黄锺之节至应锺,而为十二管。其有清宫、执始、去减、南事,以为律管之终,故附之于下。

太古集卷之二竟

#1原本缺题。此据郝大通自序拟补。

4-太古集卷之三

太古集卷之三

广宁子郝大通撰

乾坤生六子图

乾卦为老阳,坤卦为老阴,因合而生六子也。乾得坤之一气而生巽,长女也。乾得坤之二气而生离,中女也。乾得坤之三气而生兑,少女也。坤得乾之一气而生震,长男也。坤得乾之二气而生坎,中男也。坤得乾之三气而生艮,少男也。故曰:乾生三女巽、高、兑,坤生三男震、坎、艮,是也。

八卦数爻成岁图

乾卦三画长,每画别九之数,故知三九二十七。其乾卦重之有六画,每画别九,则六九五十四。此者乾爻之数也。坤卦三画短,每画别六之数,故知三六一十八。其坤卦重之有六画,别六则六六三十六。此者坤爻之数也。此明一肠称九,一阴称六,外有震、坎、艮、巽、高、兑。阳阴不等,互相推求,而各有自然之数也。八卦总其数,三百有六十,半之得百有八十也,象一年之数也。

二十四加临乾坤二象阴阳损益图

冬至之月,一阳始生而成复卦。大寒之日,二阳始生而成临卦。雨水之日,三阳始生而成泰卦。春分之日,四阳始生而成大壮卦。谷雨之日,五肠始生而成决卦。小满之日,纯阳而成乾卦。夏至之日,一阴始生而成姤卦。大暑之日,二阴始生而成遁卦。处暑之日,三阴始生而成否卦。秋分之日,四阴始生而成观卦。霜降之日,五阴始生而成剥卦。小雪之日纯阴,坤卦用事。所谓损之而益,益之而损也。

六子加临二十四气阴阳损益图

乾坤二象,象天地之大用,由未尽其理者,再明日月之运行,风雷之出没,山泽之通塞。据此六卦,三男三女所行之道,亦自冬至之日为首,以阳变阴,以阴变阳;至夏至之日为首,以阴变阳,以阳变阴。阳阴错杂,各有所变,变而通之,以明化物之功。本自无为之治,出於自然而然也。

八卦反复图

乾一世乃有所变而得姤,二变而得遁,三变而得否,四变而得观,五变而得剥。此者自下升上,上至五爻,变之至极。故自剥卦之后,自上变下者,名之游魂,而得晋卦。晋卦之后,下体三爻齐变,而为大有,名之归魂卦。他皆仿此。

六十甲子加临卦象图

夫天地之道,而生万物,贵无过於人也。则成三才之道,而配支干纳音为六十甲子。故有乾坤二卦,而生六十有四数,则有万一千五百二十,象万物之数也。众象之内,以屯为初法,此甲子有六十而自相配偶,六十四卦而通万物之情性,以存品类之吉凶、悔吝忧虞、存亡得失,无不备矣。

二十四气加临卦象图

起自冬至之日,以中孚有信,阳气始生。至夏至之日,以咸相感,一阴始长,故知卦有六十,经游二十四气之间,凡三百六十而成一岁之功。一年之内,则有三百五十四日,积之闰余,故知自冬之日至满一岁,度有三百六十五日四分度之一,每一日管行一爻,六日七分而成一卦,内有闰余,共成其数也。惟坎震高兑而归四正,不在其间者也。

五行悉备图

五行悉备,三才众象之宜,八卦四维之属,以明变化之功。有类一方之所,自有生克而为顺逆之时。且如目主肝,以情怒者,必可以引金。金主肺,以情哭而诫劝,因此自相感而为相克之胜负。若不以金则用火,火主心,以情笑而接之,其怒情渐去者,为相生之故也。他皆仿此,以明五行顺逆生克之道也。

天地生数图

天阳而地阴,相交而有所生,生而各有其所。天一与地四而为生也,天三与地二为长也。凡生长之数,而天地之情可见矣。故曰:天地交而万物通,天地不交而万物不通之故也。今则阳数一三五,阴数有四与二,此阳之与阴共成一十有五。阴阳各半,而成天地之道。故曰生长,而名之生数者也。

天地成数图

地者,阴也。乘天之阳气,而可以成就万物终始之道。始则潜伏,终则飞跃,皆物之自然也。地有阴数六、八、十,天有阳数七与九,故地六与天九而成,地八与天七而就。凡成之数则见天地之情。其於天五与地十,自相交通,共成其数者。凡天地之数,五十有五,而生长成就万物终始之道也。

五运图

五运所行,经轮十干,而成五气。且如甲己之年,土运时行,乃为黔天之气也。他皆仿此。故知五行之象,象曰五星。木德岁星行逆之时,木运行也。荧惑行逆时,火运也。太白行逆时,金运也。辰星行逆时,水运也。镇星行逆时,土运也。法此五星,分布十干,而成五运。星则有伏须迟留逆之数。

六气图

六气者,明三阳三阴之气,而行十二支,神神之相对。谓寅申之年,少阳主之;卯酉之年,阳明主之;辰戌之年,太阳主之;己亥之年,厥阴主之;子午之年,少阴主之;丑未之年,太阴主之。每年之内,有六气焉。且如少阳司天,厥阴在泉。他皆仿此。一气有六十日也。

四象图

夫四象者,重明天地日月之道,六七八九之数。如乾之老阳称九,坤之老阴称六,乾之少阳称七,坤之少阴称八。故知乾有六爻,爻各称九,以四因之,爻别三十六策。坤有六爻,爻各称六,以四因之,爻别二十四。乾阳爻一百九十二,坤阴爻一百九十二,总之得万有一千五百二十之策,当万物之数也。

北斗加临月将图

天垂万象,以北辰为之枢机。统领众星,无失其时者也。夫北斗七星之列,各自有方,主之则曰:魁枕参首,杓拥龙角,斗卧巨蟹者。明知此北斗第一星,谓之魁星,第七星谓之杓星,自魁至杓,凡有七星,而布南方七宫之辰也。故曰:戌为河魁,辰为天罡。凡经七辰,象北斗焉。

二十四气日行躔度加临九道图

冬至之日,日行牵牛。夏至之日,日行东井。牵牛之宿,南极之星也。东井之宿,北极之辰也。自北极至於南极,一屈一伸,共行二十四气。经於二十八宿,布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循环九道,以明消息之功,达其升降之理者,皆日行之道备矣。日一年行一运,月一月行一周,故知日行则有盈亏,月行则有疾有迟。日行一日一度,月行一日十三度者,谓少一十二度,象一十二月,以成一岁焉。日经十有二年,而行天之十有二运,月行之道即不然也。谓一年之中,无闰而行天之一十二周,有闰而行天之一十三周。故知月之细度,一日行一十有二度三十七分也。日月之行,闰余生焉。

三才象三坛之回

夫三才者,天一、地二、人三也。今则不然,所谓天在上,地在下,人立乎中,以象三才,非取一二三,惟取上中下品是也。故知上品类天之万象,以明十干之类是也。中品类人有万事,此者皆自天之下,自地之上而居於中,以明八卦五行之属是也。下品类地之万物,以明十二支位是也。此具三品以证三才。《易》曰: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天道广矣,地道大矣,人道备矣。天道虽广,若不以人法之,而天道不能显着。地道虽大,若不以人则之,而地道不能成就。惟人道独能法则於天地,变化於万有,兴废於万事者,亦自此而然也。

太古集卷之三竟

5-太古集卷之四

太古集卷之四

广宁子郝大通撰

金丹诗

虚无之神,统御万灵。先天地祖,运日月精。列光垂象,造物变形。推迁岁纪,应用生成。旁通恍惚,鼓荡杳冥。乾坤布化,导引群情。幽玄奥妙,贤劫圣因。

其-

宇宙之中几丈夫,惟神惟圣法规模。无为善入群生性,独立能开造化炉。

不逐东风吹柳絮,休教秋月照冰壶。金丹运至泥丸穴,名姓元来记玉都。

其二

五五纯阳足有功,大圆乾象以为宗。降形直入沧溟窟,混体攸跻窈漠中。

有遇坎男骑白鹿,无为离女跨青龙。当期一遘三千日,鹤化乌龟石化松。

其三

红鼠黑蛇越世奇,神仙此际泄天机。雷声一震三山裂,日出同光四海知。

是说老人呈皓首,又闻赤子挂青衣。先生谓彼敷真理,报道郎君来得迟。

其四

黄羊化作白猿猴,猛虎留踪待赤牛。兔在穴中狸在火,玄通妙处道根由。

诞灵降迹推迁运,十二春还六十秋。道气归身逢至友,蓬莱会上约瀛洲。

其五

一七元中九六年,始知我命不由天。炎风鼎内消红雪,偃月炉中炼瑞莲。

斜枕曲江方睡觉,海经三度变桑田。南柯昔日黄粮梦,说与昆嵛太古仙。

其六

恒星不现即如来,静止安恬别立阶。四变艮宫成妙体,返形革命达真胎。

学人悟此通心印,觉者知之理性才。解得个中弧矢意,千经万论一齐开。

其七

三月雷轰一二声,始知天下鬼神惊。风乘云势三千里,虎假龙威九万程。

万化门中为主宰,八弦境裹作经营。震之内象爻俱动,上德皇君具姓名。

其八

鼎器从来六有三,一欹一侧一安环。金铉玉质通嘉致,供圣养贤炼瑞丹。

风火家人能返照,变形易体改容颜。须知烹饪成新法,传得锺离道不难。

其九

兑家有卦号归魂,返老延龄别有门。少女聘时须待命,长男交日见重孙。

口中安口如何说,身外有身岂可论。休道神仙无觅处,蜕形忘迹道常存。

其十

三千甲子一仙人,天地之根造化神。把握阴阳都一指,斡旋万象统微尘。

多应父少儿还老,料想邪魔却是真。解得神机颠倒理,壶中长是笑欣欣。

其十一

苍龙斗虎不曾闲,少女驱回六长男。会向黄庭频俯仰,宁知玉户默包含。

宝瓶频绽红莲朵,狮子潜行黑玉潭。力士擒将归洞府,万神罗列竞来参。

其十二

八卦相乘定主宾,五行生克验君臣。青鸾撞入火龙窟,赤凤飞吞金虎身。

夫妇相交调律吕,父男和顺得中纯。皆因神气能常守,一息冲融一寸真。

其十三

欲识丹砂分两齐,西南北位配三奇。九阳宫裹开金户,阴六堂前搅玉池。

铢别三百八十四,斤分十六两须知。午前子后随时用,万道霞光罩玉辉。

其十四

铅汞须分阳与阴,半斤银合半斤金。火云飞入牛郎鼻,霜月穿开识女心。

神水贮藏金井满,道源澄照玉泉深。升沉颠倒明离坎,未悟之人何处寻。

其十五

日精东畔月华西,正是丹天壮盛时。二八佳人呈雅态,九三君子骋容仪。

水晶帘挂珍珠砌,码碯幢悬翡翠帷。试问本来归甚处,七星楼上不曾离。

其十六

刀圭元属甚人家,赤凤端眸看落霞。岸上草逢添瑞色,滩头石遇结灵砂。

北溟几度锯犀角,南浦屡曾摘象牙。更有一般堪赏处,天池裹面放金花。

其十七

问云何是最相宜,夺得神功造化时。虎踞碧潭风叀参龙蟠朱洞雨漦漦。

云英散却雷霆息,露滴成须星斗移。直待东方横素练,彩霞捧出一轮曦。

其十八

淳风高旷世非同,不达幽微止谓空。得意诗情唯自乐,知心道话几人通。

都缘执性迷真性,尽散淳风昧教风。一粒金丹炉内有,料无仙骨卒难穷。

其十九

阳九宫中大觉僧,擎拳端坐诵黄庭。神光射透虚空藏,瑞气清凝聚宝瓶。

游宴洞天呈手段,遍资法界骋威灵。从兹解得西来意,混沌之前岂有形。

其二十

学仙须是炼金丹,铅汞将来鼎内安。用火周天依次叙,添功岁月莫盘桓。

存神先使心头静,养气休令舌下乾。十二时中无懈怠,自然性命保全完。

其二十一

五气同宫共一家,相资运斡雾生涯。何车不高长安道,宝货常留桂月华。

铅汞混融成上瑞,气神灵慧结丹砂。全真妙用符玄用,烂饮流霞颖彩霞。

其二十二

如何得得饮刀圭,无血羊儿是可到。山泽气通云出谷,地天交泰木生梯。

坎离匹配知颠倒,龙虎回还显悟迷。解得於中消息理,管教平地踏云霓。

其二十三

常听壶中金石声,凡情除去道情生。阳神全后浑无寐,阴魄消时更觉清。

火裹生莲犹是可,水中搏块决然成。圆融二物常相会,稳驾云车赴玉京。

其二十四

闲引金乌宴月宫,偶然会合便圆融。神光照彻灵空体,妙道冲开造化笼。

心识始知蜗舍客,慧眸方见主人翁。从兹启悟身为患,不执虚名是大通。

其二十五

学道先须绝外华,修真养素属仙家。忘情盖为烹金液,息虑都缘炼紫砂。

一性朝元攒五气,万神聚顶放三花。从兹得达长生路,永向清霄混彩霞。

其二十六

出家禀意望求仙,必在真师口诀传。炉内飞铅常固济,鼎中结汞永新鲜。

流金作屑销龙骨,滴露为霜长玉涎。心镜一磨明照彻,本来面目自然圆。

其二十七

修行休强做消遥,莫向空房守寂寥。紫府不令群虎斗,丹宫能使万神朝。

游山每达青霄路,渡水常登刳木桥。采得灵芝频服饵,何须林下挂箪瓢。

其二十八

三一壶中景异常,长眉翁坐看松篁。六铢绛彩装金相,十二重楼饮玉浆。

白鹤树边频俯仰,乌龟池畔任低昂。灵童坎步前来立,献与先生续命汤。

其二十九

元气混成清净体,彩云突出五方霞。金丹结就纯阳子,玉液浇开不夜花。

无相门中堆白雪,虚空藏裹产黄芽。长生路上行人少,秪是仙家与道家。

其三十

天风吹绽洛阳花,六合同涂意不差。闲采牡丹烹嫩蕊,静收芍药炼英华。

调和二物清神气,溉济三田饵麦麻。携酒宴阑乘兴逸,坐骑白鹿入云霞。

太古集卷之四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