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道藏/诸子文集
当前位置: 中华道藏 > 中华道藏 > 诸子文集 > 鬻子

鬻子

【导读】为了让您了解关于中华道藏的资讯,诸子文集栏目小编收集、整理的鬻子这篇文章,希望对您有帮助!

经名:鬻子。周常熊撰。唐逢行珪注。二卷。底本出处:《正统遗藏》太清部。参校版本:台湾商务印书馆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本(简称《四库》本)。

目录#1

进鬻子表

卷上

撰吏五帝三王传政乙第五

大道文王问第八

贵道五帝三王周政乙第五

守道五帝三王周政甲第四

撰吏五帝三王传政乙第三

卷下

曲阜鲁周公政甲第十四

道符五帝三王传政甲第二

数始五帝治天下第七

禹政第六

汤政天下至纣第七

上禹政第六

道符五帝三王传政甲第五

汤政扬治天下理第七

慎诛鲁周公第六

#1目录原缺,据正文标题补。

进鬻子表

臣行珪言:臣闻结绳以往,书疏蔑然;文字之初,教义斯起。记言之史设,褒贬之迹聿兴;书事之官置,劝诫之门由启。於是国版稠迭,谟训昭彰,唱赞之道以弘,阐扬之理兹畅。德业弥缛,英华日新,雕琢性情,振其徽烈。逮乎周文作#1圣,鬻子称贤,意合道同,实#2申师傅。鬻子以文王降已,大启心期,明宣布政之方,广立辅成之策,足使万机留想,一代咸休,稽古有宗,发明耳目。寻其着述之旨,探其斥救之辞,莫不原道心以裁章,研神理而启沃,弥纶彝训,经纬区中,不徒赞说微言,务於遗翰而已。斋熊为诸子之首,文王则圣德之宗。熊既文王之师,书乃政教之体,虽篇轴残缺,提举犹备纪纲,譬彼盘盂,发扬有愈。臣家传儒素,积习忠良,睹明主奉师之踪,览贤者尽义之道,循环征究,妙极机神。敢率至愚,为之注解,研覃析理,以叔私情,剪截浮辞,用申狂瞽。伏惟陛下则天垂训,越极宣风,稽太上之至和,兴帝王之炯诫,股肱谅直,献替元疑,大举贤良,宁济区宇,四海革面,八表宅心,务本修文,垂拱无事。臣以草莱卑贱,识度庸浅,荷尧沐舜,击壤枢歌,周施政教之端,属听太平之咏,志存缀辑,以述矢言。简牍难周,辞意斯拙,谨以缮写,奉献阙庭。庶日月昭明,布余晖於漏隙;时雨咸洎,洒余润於纤枯。望希尘露之资,岂议沉舟之楫?天威咫尺,神魄震惊。谨上表以闻,伏听慈旨。谨言。

永徽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华州郑县尉臣逢行珪#3上。

#1『作』,《四库》本作『传』。

#2『实』,原作『皇』,据《四库》本改。

#3『珪』,原作『圭』。

鬻子序

鬻子名熊,楚人,周文王之师也。年九十,见文王,王曰:老矣。鬻子曰:使臣捕兽逐麋,已老矣;使臣坐策国事,尚少也。文王师之。着书二十二篇,名曰《鬻子》。子者,男子之美称。贤不逮圣,不以为经,用题纪标子。因#1据刘氏九流即道流也。遭秦暴乱,书记略尽;《鬻子》虽不预焚烧,编秩由此残缺。依《汉书·艺文志》,惟#2有六篇,今此本乃有十四篇,未详孰是。篇或错乱,文多遗阙,至敷演大道,铨撰明史,阐域中之教化,论刑德之是非,虽卷轴不全而其门可见,然邓林之枝、荆山之玉、君子余文,可得观矣。鬻子博怀道德,善谋政事,故使周文屈节,大圣谘询。情存帝王之道,辞多斥救之要,理致通远,旨趣恢弘,实先达之奥言,为诸子之首唱。织组仁义,经纬家邦,垂劝诚之风,陈弘济之术,王者览之可以理国,吏者遵之可以从政,足使贤者励志,不肖者涤心。《语》曰:《诗》三百,一言以敝之,曰思无邪。言而不朽,可为龟镜。《鬻子》论道,无邪之谓欤。幸以休务之隙,披阅子史;而书籍实繁,不能精备。至於此子,颇复留心,寻其立#3迹之端,探其阐教之旨,岂如寓言迂恢,驰术飞辩者矣,亦乃字重千金,辞高万岁#4。聊为注解,略起指归。驰心於万古之上,寄怀於千载之下,庶垂道见志,悬诸日月。将来君子,幸无忽焉。

#1『因』,《四库》本作『同』。

#2『惟』,《道藏》本原作『虽J,误。今据文义及《四库》本改。

#3『立』,《四库》本作『力』。

#4『岁』,《四库》本作『袄』。

 

鬻子卷上

华州郑县尉逢行珪注

撰吏五帝三王传政乙第五

撰,具也。吏者,为政之具也。又,撰,博也,言王者布政施令,其在博求於良吏也。贤者举之,不贤者不预,言五帝三王政道可以百代传行者。乙,次於甲,以此明政之次也。

政曰:

政者,法教也。此明帝王之政事,以为法教可称也。

君子不与人谋之则已矣,

言君子修於内,理於外,端其形,正其影,体真德之要#1,守冲妙之机,言出以成教方,谋事叉为法则。苟於政而不预,岂#2妄为之哉?所以止也。

若与人谋之,则非道无由也。

君子不以人谋,则已矣。若与人谋,务存大道而言之,不以违道饰非,不以苟命求正#3。由,用也。

故君子之谋,能必用道,

君子终日言#4而不离体要,谋於政事而感#5由於道。故同於道者,道亦得之;非道之言,君子不用也。

而不能必见受;

众目视於伪,不留视於真;众心耀於名,不能察於实。夫庸主叉惑於众,岂能受於道教哉?故君子之道,不叉见纳也。

能必忠,

尽心论道而必竭忠尽道。言不邪谲也。

而不能必入;

尽忠论道,圣君叉纳,庸主所难。故有道之君,上下亲爱,忠谠进用,智卫无隐。以石投水,何龃龉哉。而不明之主,君臣疏忌,小人侍侧,端正弃遗,谄佞是亲,忠信不用,掩目而视,岂不惑欤。铃忠言之不入。

能必信,

言君子不苟合,不妄言,正色端辞,澄清真实,必存之於信也。

而不能必见信。

信言不美而合於道。庸主惑於众邪,岂信用君子之言乎?言不以见信也。

君子非人者,不出之於辞,而施之於行。

言君子但为善,将以攻恶,善不自是,恶不非人,施之於行,不显之於言说也。

故非非者行是,

言是非於人,是所同也。非於人者,人亦非之。君子将非於人,终不以非非人;自行是道,以论彼之非。

恶恶者行善,

善恶在身,是所共也。君子务善以攻恶,不以恶恶於人,所以彰恶於行善道也。

而道谕矣。

谋事铃忠,出言叉信,行善以攻恶,显是而明非,不苟求所以知,而道德自明也。

大道文王问第八

夫道者,覆天地,廓四方,斥八极,高而无际,深不可测,绵六合,横四维,不可以言象尽,不可以指示说,应无问之逶,终政教之端,包万物之形,彰三光之外,为而不有,行而不见。有道之王,动而同之,妙用无穷,故谓之大。文王因用无穷,故谓之大师问#6道,可为永则,因以名篇也。

政曰:昔者文王问於鬻子:

昔者,言往日也。虽临驭亿兆而不独专,从师问道以求政衍之门#7。

敢问人有大忘乎?

尊师道,故曰敢问。文王思存大道以终政事,心述在於经远,所以先问於大忘也。

对曰:有。

鬻子前答文王,言有大忘也。

文王曰:敢问大忘奈何?

鬻子前不即以指答者,故引成文王之问。文王欲然#8终大志之理,故曰其事奈何矣。

鬻子曰:知其身之恶而不改也,以贼其身,乃丧其躯。

过则勿惮改,终日不为恶。恶去於身也,岂但墨面髡发是为形余#9哉?故其蚩尤见诛,四凶就戮,夏癸绝祀,商辛覆宗。贼身害躯,破家失国,其行如此,是为大忘也。

其行如此,是谓之大忘。

终成所答之事。

贵道五帝三王周政乙第五

夫为政以德,必贵於道,为化国之福焉。当文王之时,而通称三王者,据近以及远,明道以同也。周者,合也,备也,言五帝三王贵道,其政能合若一也,而无所不备也。

昔之帝王,

昔者,在昔贵道德之帝王。称昔者,以远喻近,为之劝也。

所以为明者,以其吏也。

言帝王而有圣明之称者,皆委贤吏,使在显职,故道化兴而万国宁,明圣不独运也。

昔之君子,其所以为功者,以其民也。

人惟邦本#10,得众斯昌;建极乘时,必资兆庶;人皆效力#11,以成其功也。

力生於神,

王者有国#12,叉先灵佑;皇天上帝,社稷山川,神逵玄符,无不来会。成汤降神,受夏大命;武王梦神,遂大戡殷。夫冥运两仪,鼓动万物,岂有使之然哉。莫不大化於自然玄应而义用造之非我,理自相符,故曰力生於神者也。

而功最於吏,

王者度政施令而不自为#13,叉属贤能以任使之,故天下和平,人知所保。此贤史善最之功也。

福归於君。

俊德在官,尽心竭力,人敦其道,俗顺其教,上下相亲,而德交归焉。国土平康#14,而为君之福者也。

昔者五帝之治天下也,

五帝谓黄帝、颛顼、高辛、唐、虞也。

其道昭昭,若日月之明然,若以昼代夜然。

日月运明,明不私照,叉须幽显,始终不息,故昭昭然所不舍也。夫圣人与天地合德、日月齐明,道大不沦,可以崇远也#15。

故其道首首然。万世为福、万世为教者,唯从黄帝以下、舜禹以上而已矣。

首者,始也,言五帝之道常为万代之始,后之不能加也。夫黄帝始垂衣裳,造书契,置史官,为舟楫以济不通,服牛乘马,立栋宇重门,击柝以待暴客,为杵臼以利万姓,作弧矢以威天下,造律管,兴封禅。颛顼平九黎之乱,人神不杂,万物有序。高辛氏作鞠转、钟鼓、莞席。帝尧茅茨不剪,土阶三尺,夏日葛衣,冬日鹿裘,荡荡乎人无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帝舜少而至孝,尧闻聪明而用之。舜乃举禹为司空以平水土,弃为后稷以播百谷,卨为司徒以教百姓,皋陶为士师以理狱讼,垂为共工以典众作,益作朕虞以育草木,伯夷为秩宗以典三礼,夔为乐政以和神人。舜弹五弦之琴,歌《南风》之诗。夏禹栉风沐雨,冠履不顾,敷九土,乘四载,凿龙门,辟伊阙,导百川,建万国。微禹之功,人皆鱼矣。帝王之功,莫此为盛,故百代不易,为福为教也。

君王欲绿五帝之道而不失,则可以长久。

言君王但因循五帝之道而常行用,无所为替,则可以长保宗庙社稷,以为人始也。

守道五帝三王周政甲第四

执大象而天下往,明道不往,则道不可暂离所也。

圣人在上,贤士百里而有一人,则犹无有也。

言圣王在上,化被苍生,德周万物,虽百里而有一贤士,以圣道广宣,贤迹不见,其贤虽多,则若无有也。

王道衰微,暴乱在上,贤士千里而有一人,则犹比肩也。

王道衰微,暴虐乱政,人皆思德,虽千里有一贤士,其若比肩。言贤人不可得也。

撰吏五帝三王传政乙第三

帝王所以安国家,行政教,其在良吏乎。言必博广以取也。

故曰#16:民者,贤不肖之杖也,贤不肖皆具焉。

贤者,德行之名;不肖者,顽嚣之谓。夫贤与不肖见於行,此二者同出於性而异名,皆杖於最灵,各有定分矣。天下之广,黎庶之众,贤与不肖自皆具焉。

故贤人得焉,不肖人休焉。

言贤者不自求进而村为时须,王者必任,贤人所以得也;不肖者非自求退而行无所取,不登政事,是以休废也。

杖能侧焉,

有过人之智,叉矜其能;恃能矜智,必违常道。轻躁所至危僻,故曰杖能侧焉。

忠信饰焉。

怀尽忠之节,必修於道。修身贵真,履行务实,由於正路。礼、义、仁、信以文饰其身也,故曰忠信饰焉。

民者,积愚也。

冥然无知,愚之谓也。

虽愚,明主撰吏焉,必使民兴焉。

言明主推心於人,以取良史而不独任也。

士民与之,明上举之;

得於众心,善於政事,上所以举用之也。

士民若之#17,明上去之。

若如人者#18,贤愚之间、政既不与,所以斥去之也。

故王者取吏不忘,必使民唱然后和。

人主总群谋以观众,知明以探风声,察於下言以求得失,取贤人以宣政化。推己取贤,唯圣者能之。

民者,吏之程也。

程,法式也。知之在下,是故取吏之法式,察之於众庶人者,若之也。

察吏於民,然后随。

人与之,主举之;人若之,主去之。此随之也。

政曰:民者,至卑也,

极卑下也。

而使之取吏焉,必取所爱。

圣主不违人以独用也。

故十人爱之,则十人之吏也;百人爱

之,则百人之吏也;千人爱之,则千人之吏也;万人爱之,则万人之吏也。

自此已上,皆言人之情好之德行,各有所爱乐之,多少殊别也。

故万人之吏,撰卿相矣。

人爱之多,则必堪为政事。赫赫师尹,民具尔瞻。主之所拔,不可失贤也。

卿相者,诸侯之丞也。

卿相者,人主之杖,故为诸侯之丞也。

故封侯之土,秩出焉。

贤者得之,列土封疆。得自家臣,故曰秩出焉。

卿相者,侯之本也。

政之兴亡,在於卿相。得贤者和辑,失贤者离散,故为侯之职,在卿相也。

鬻子卷上竟

#1『要』,《四库》本作『安』。

#2『妄』,《四库》本作『安』。

#3『正』,《四库》本作『王』。

#4『言』,《四库》本作『言之』

#5『感』,《四库》百子本作『咸』,是。

#6『问』,《四库》本作『闻』。

#7《道藏》本原脱『求』字;今据文义及《四库》本补。又,《道藏》本『门』一字下原有『曰』字,疑原文『文王问於鬻子』后当有『曰』字,错衍至注文中;今据《四库》本删。

#8『然』,《四库》本作『熊』。

#9『余』,《四库》本作『食』。

#10『人』,《四库》本作『民』。

#11此句《四库》本作『人效其力』。

#12『王』,《四库》本作『生』。

#13『度』,《四库》本作『发』。

#14『土』,《四库》本作『士』。

#15『崇』,《四库》本作『端』。

#16『故』,《四库》本作『政』。

#17『若』,《四库》本作『苦』。

#18此句《四库》本作『如苦人者』。

 

鬻子卷下

华州郑县尉逄行珪注

曲阜鲁周公政甲第十四

曲阜之地方七百里,少昊之墟,是鲁周公所封之邑,以周公裨益政礼,故称之以为篇耳。

政曰:昔者鲁周公曰:吾闻之於政也,

称周公之言,以明政者也。

知善不行者谓之狂,

善者,体道怀德也。人主行善於上,

百姓变善於下,尧之日比屋可封。

知善道之为善而不行用者,是狂悖

之人也。

知恶不改者谓之惑。

恶者,贼以丧躯。人主为恶於上,则

百姓为恶而不悛者,是昏惑#1。

夫狂与惑者,圣王之戒也。

知善而不行,知恶而不改,铃至狂惑

者。此圣王之明戒也。

道符五帝三王传政甲第二

夫开国崇基,必先於道。道既符合,无往不贞#2。影响相同,自然合应。甲者,先於乙也。

不肖者,不自。谓不肖也,

肖者,类也。言不类不似也。自知贤不肖,是为明也。不似之人,岂自称哉?言不知也。

而不肖见於行。

丹朱傲虐,无拾昼夜;额额肆恶,曾

无休息。此则见於外不以隐微者

也。

虽自谓贤人,犹谓之不肖也。

不肖者岂自谓不肖哉?以贤者视

之,不肖之逵见矣。虽以彼贤,以自

贤,人岂以为贤乎?

愚者,不自谓愚,而愚见於言。

昧道不德之人,岂自称其愚蒙哉?

而愚迹见於辞说也。

虽自谓智人,犹谓之愚。

愚者岂自以为愚哉?以智视之,愚

迹见矣。虽以彼智,以自智,人岂以

为智?

数始五帝治天下第七

言帝者,年数之始,以记其佐帝及升位之年数也。天下者,岂可妄#3理哉□亦由积德累业以有之也。言五帝之道相缘为政,故同称之也。

昔者帝颛顼,

黄帝正妃曰嫘祖,生昌意。昌意生颛顼,为高阳氏,在位七十八年。

年十五而佐黄帝,

轩辕氏,少典次子,父曰帝鸿氏,母

曰附实,见大电光绕北斗枢星照野,

感而孕,二十五月生#4,以土德王,故

曰黄帝,在位百年。颛顼自幼年以

翼佐黄帝也。

二十而治天下。

升为天子也。

其治天下也,上绿黄帝之道而行之,

因修黄帝之道而行其政令,不改革

也。

学黄帝之道而常之。

化迹不及#5,所以效也。效其通道而

常用之。

昔者帝誉,

黄帝正妃生玄嚣,玄嚣之子生·帝誉,德日新,故曰高辛,在位七十年矣。

年十五而佐帝颛顼,三十而治天下。

佐颛顼以理天下,三十而升为帝也。

其治天下也,上绿黄帝之道而明之,

言德稍下,不能尽行黄帝之道,但明之而已矣。

学帝颛顼之道而行之。

政教所为,效颛顼而行#6。其言不能常习之也。

禹政第六

伯禹,夏后氏。言禹功锡玄珪,德谐元始,任贤立政#7,以致太平,可为法则。故以名篇矣。

禹之治天下也,

黄帝玄孙,祖颛顼,姓姒,名文命,字高密,在位九年,受禅成功,曰禹。受舜禅以临天下。

得皋陶,得杜子业,得既子,得施子黯,得季子宁、得然子堪,得轻子玉。

此以上七大夫之姓名也。

得七大夫以佐其身,以治天下,以天下治。

言帝王独治天下,虽则圣德,皆俟贤佐以辅之,故得天下人安也。

汤政天下至纣第七

言成汤放无道之桀,以统万机而理天下,得贤大夫赞佐而致太平,至纣昏惑以失国,故终始书之以名篇。

汤之治天下也,

汤姓子,名履,字天乙。除虐去残曰汤。征葛伯,放杰,顺取天下以理也。

得庆誧、伊尹、湟里且、东门虚、南门蠕、西门疵、北门侧。

伊尹,有莘氏媵臣以为相。东门等,并姓名也。

得七大夫佐以治天下,而天下治。

七大夫皆有贤行,斥救弼谐,故得天下咸又也。

二十七世,

自汤至纣,父子兄弟相承二十七代也。

积岁五百七十六岁至纣。

夏曰岁,此除即位之年也。

上禹政第六

以五声听政,克勤于邦,可以为上也。

禹之治天下也,以五声听,

九重幽深,下言难进,所欲百姓反斥救之事,故悬置五声,招之以听政也。

门悬钟、鼓、铎、磬,

悬之於龚□也。

而置鼗,

置於地也。

以得四海之士。

四海之士有进於言者,爻造五声以挥击传闻也。

为铭於龚□,

悬乐器之具,刻铭於其上也。

曰:教寡人以道者击鼓,

鼓以动物,故动合於道也。

教寡人以义者击钟,

钟,金声也。以合於义,故教义者击钟也。

教寡人以事者振铎,

铎,金铃木舌也。所以事务有可行为所欲言者,以振铎也。

语寡人以忧者击磬,

忧者,声悲。磬声消燥而近於悲,故忧而击磬也。

语寡人以狱讼者挥鼗。此之谓五声。

讼狱之事务於疾速,故挥鼗以陈之。此以上并刻铭於簨□之文也。

是以禹尝据一馈而七十起,日中而不暇饱食,

急於政事,无暇安於一食,所以示接士急之也。

曰:吾犹恐四海之士留於道路。

常行之处,非所宜忧也#8。

是以四海之士皆至。

事必得道,必合上下,应会无不至也。

是以禹当朝廷间也,可以罗爵。

不暇饱食,听政不痕,朝廷闲静,然后无事也。

道符五帝三王传政甲第五

夫君子将入其职,旭旭然如日初出。入#9,昭昭然,人保其福。既去,暗暗然,人失其教。此得政典符合之谓也。

夫国者,卿相世贤者有之。

有国则有卿相。贤德者,卿相之具;人与之,主用之#10。不贤者岂能用之哉?

有国无国,智者治之。

夫有国者,岂自宁、岂自乱也?所以安者,智谋之力也。

智者,非一日之志。

积功累业,行道不倦,以成其志。

治者,非一日之谋。

谋者,心思也。树德以为尚宽重道,修政作教以至诚平之咨。谋非一日之所能致也。

治志治谋#11,在於帝王,然后民知所保,

夫君上有道,化行於下,远近慕义,四境无虞,百姓淳和,盗贼屏息,故人知所安也。

而知所避。

富贵贫贱不相犯,仁义礼智由其门#12,无违政教,下民为福,是知所避也。

发教施令为天下福者,谓之道。

先之以博爱,陈之以德义,先之以敬让,道之以礼乐,不夺人时,不干人利,故得祸乱不作。为福之道,此之谓欤?

上下相亲,谓之和。

至德以教之,要道以治之,上下同心,是谓和矣。

民不求而得所欲,谓之信。

日出而作,日没而息,不劳於事,不苦烦苛,甘其食,安其居,、乐其业,此岂外求之哉?上有行道之君,是所政者可谓之大信矣。

除去天下之害,谓之仁。

兼爱万物,慈恻外施,至若成汤征葛伯、放桀於南巢#13,夏禹之别导山川、置立州国,故得天下免於慕乱,百姓宅其所居。仁远乎哉,斯至七也。

仁与信,和与道,帝王之器。

此四者,帝王有天下之器,所以乐推也#14。苟有违之,而天下离叛,非其所有也。

凡万物皆有器,

所用利之,是以为器;而违其用,岂得其器哉。

故欲有为不行其器者,虽欲有为,不成。

惟名与器不可假人。其所营为,必以其器用。得其器也,故和之#15;不行其器,於利远矣,岂有成哉。

诸侯之欲王者亦然,不用帝王之器者不成。

言天下之大,神器之重,非其王者,难以处之,王气而来,可以宰割#16。必行仁与信、和与道,然后可招怀万姓,奄有四维。西伯以敬让兴邦,南阳以七道得政,非其人也,岂妄成之哉。

汤政汤治天下理第七

天地设而万物生,阴阳化而四时定。分别统理#17,为政之方;极於始终,可成法则也。

天地辟而万物生,

乾,其静也专一,其动也正直;坤,其静也翕敛,其动也开辟。是以广大而生万物也。

万物生而人为政焉。

政也者,所以正於天地也。言天地生万物不能相使,不能相制,须人以为政以正之。无其政也,则万物不理也。

无不能生而无杀也,

言天地能生而不能无杀。

唯天地之所以杀,人不能生。

天之能生,唯天杀之可也。夫唯天杀之,人岂生之哉?是不能生之也。

人化而为善,

万物之中,人其为贵,化而为善,理亦天常也。

兽化而为恶。

禀气以生,不有知饰#18,非人之类,岂不恶哉。

人而不善者,谓之兽。

人化而为善,是曰天常。今为不善者,与彼飞虚跖实亦何以异矣#19。

有天然后有地,

天在於上,地在於下,先天后地,理亦自然。

有地然后有别,

三才克定,万物区别。

有别然后有义,

夫妇之义着,君臣之义彰也。

有义然后有教,

百官立,政教行;父子存,家设教。所以效达於上也。

有教然后有道,

教迹逵既彰,约之以道;苟乖其道,物无以安。

有道然后有理,

事名各立而理自存。

有理然后有数。

名理既彰,以统之#20。夫数以一终十,乃至千万勺九九之数,天之运度,亦数之义也。

日有冥有旦,有昼有夜,然后以为数。

天有三百六十度,一日一度,三百六十日一周天;一日之中,昼夜百刻,以定之为数也。

月一盈一亏,月合月离以数纪。

一岁之中有十二月,一月有亏有盈。日月或合於次,或离於次,终於一岁。日穷於次,月穷於纪,星回于天,数将几终此。则日月星辰运行至十二月,皆周匝於故处。纪,犹会者也。

四者皆陈,以为数治。

春夏秋冬各统於一岁之日月也。此以上为政之道,当法则也。

政者,卫也。始终之谓卫。

政者,正也。所以正理天下,以为之·天周卫,始化之,终安之,无得之也。

慎诛鲁周公第六

刑法有伦,宜於时政;好生之德,理适典章。故明圣之资,辅成周室,诫劝之道,可得称言。国之大经,在於赏罚,二者或替,将何训焉?

可为政先,故纪之为篇目矣。

昔者,

此昔者,往日之辞也。

鲁周公使康叔往守於殷,

康叔,周公母弟也,卫三监之地。殷人数叛,故使贤母弟王也。

戒之日:与杀不辜,宁失有罪。

人命所悬,理须详正;夫刑或滥,其何则焉?故不可轻杀不辜,宁可失於有罪。此亦宽仁之道也。

无有无罪而见诛,

罚而不明,虽刑不禁。言罚必施於有罪也#21。

无有有功而不赏。

赏而不明,虽赏不劝。言赏必加於有功也。

戒之,封,

重称戒者,所以示於殷勤。封,康叔名也。

诛赏之慎焉。

诛赏者#22,国之柄也。怒而加诛,未必当罪;喜而行赏,不必当功。且赏僭惧及於淫#23,诛滥则惧及於善。赏得其功则贤人以劝,罚得其辜则奸人以息。此不可不审慎之。

鬻子卷下竟

#1《四库》本后有『之人也亡』三字。

#2『贞』,《四库》本作『真』。

#3『妄』,《四库》本作『忘』。

#4此句,《四库》本作亡『十四月生』。

#5『化』,『四库》本作『比』。

#6《道藏》本『效」原衍作『效效』。今据《四库》本改。

#7『任』,《四库》本作『仁』。

#8『忧』,《四库》本作『留』。

#9『入』,《四库》本作『光』。

#10『主』,《四库》本作『王』。

#11《道藏》本『志』前原脱『治』字。今据《四库》本补。

#12『智』,《道藏》本原作『则』,误。今据文义及《四库》本改。

#13『於』,《道藏》本原作『保』,误。今据文义及《四库》本改。

#14『推』,《四库》本作『用』。

#15此句,《四库》本作『得其用也,故达之』。

#16此句,《四库》本作『难以处王之器而未可以宰割』。

#17『别』,《四库》本作『则』。

#18『饰』,《四库》本作『识』。

#19『验』,《四库》本作『渡』。

#20此句,《四库》本作『数统之矣』。

#21『必』,《道藏》本原作『不』,误。今据文义及《四库》本改。

#22此句,《道藏》本原作『赏之重』,不通。今据《四库》本、百子本校改。

#23此句,《四库》本作『赏僭则惧及於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