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道藏/太清摄养经
当前位置: 中华道藏 > 中华道藏 > 太清摄养经 > 混俗颐生录

混俗颐生录

【导读】为了让您了解关于中华道藏的资讯,太清摄养经栏目小编收集、整理的混俗颐生录这篇文章,希望对您有帮助!

经名:混俗头生录。宋·刘词编。二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神部方法类。

混俗颐生录序

天地之问,以人为贵。言贵者,异於万物也。人之所重者荣显,所宝者性命。自天地精粹以生形,寒暑燥湿以生困,合顺而守之,顺则疗疠不作,逆则万瘦辐奏,虽大限而不能续。中间夭枉、沉痛、跛眇之疾,良由摄理乖方之致。然夫骈拇枝指,附赘悬疣,此乃生常之患,非关谓息之误矣。是以五色乱目,五音聋耳,五味爽口,畋猎狂心。四事去之,尘外之人也。凡居深山,处穷谷,与猿揉为倡,逐麋鹿为群,弃寰中之美乐,食黑餐霞,保寿齐於天地者,万万人中未有一、二哉。稍能於饮食嗜欲问消息之,则无枉横之虞也。

词昔年五味酒食过度,疯疾缠身,思其所因有自来矣。遂即栖心附道,肆志林泉,景虑都忘,渐至痊复。词禀性顽愚,昧於忌犯将摄之理,粗约羁摩仅二十年来,颇获其验。且夫修短穷通,人之定分。不能保存和气,而乃腾倒精神,加以锻铸金沙,资助情欲,弃其仁义,冀信祯祥,妄图永远,此其大惑欤!谓皮之不能存,毛将安附。至於脱屐冲虚,驾龙控鹤者,此乃世世施阴德,生生履仁义,又有兀兀之性,所禀坚固,非药饵之所致。古人有寿数百岁者不闻有学道求仙之术,龟龙蛇鹤亦无服食茹芝之方,松筠经霜而不凋,蔓草先秋而摇落,此物之自然性也,岂天地大道私於彼人物哉!是乌兽非弹射不死,盖以自适之性,饥啄渴饮,嗜欲以时,而无所萦。人多夭伤疾病,以贪求名利,追琢其神,强服药饵,加以嗜欲无时,昧於忌犯,服骯奢侈,饮食过度,辄恣饱暖。且夫土木泉石莫非造化所成者,则负瑰奇诡怪之状,而人亦然。况利禄荣显暂时问耳,盖非干身之事,惟摄生养性则神谧延龄而已。今辄具消息枢要十章,题目曰《混俗颐生录》。此皆历试有验,非乃谬言,虽不能究习研精,而乃梗概略备,不能尽文直书其事,倘遇同道览之,冀微采缀云尔。

混俗颐生录卷上_茅山处士刘词集

饮食消息第一

食为命之基,不可斯须去之也。既乖节俭,或昧寒温,疗疠之由自此始矣。既不能服饵丹霞,出纳元气,则於饮食嗜欲行住坐外问消息之。以此冀为良药,而日用不知其为尚矣。

夫人当以饮食先吃暖物,后吃冷物为妙。何者?以肾藏属水,水性常冷,故以暖物先暖之。不问四时,常此消息弥佳。就中夏月偏宜暖之,为伏阴在内耳。

食不欲苦饱,苦饱即伤心,伤心即气短、妨闷。

食了,先以手摩肚数十下,兼仰面呵气二十下,甚消毒食;食了,不欲便睡外,即令患肺气,荣卫不通,血脉凝滞之使然也。肢节烦重,尤多嗜睡,百疾从此而生矣。

食了,必须冲融少时,行三、五十步,使食消化,心腑空悬乃可寝卧。寝外之时不欲言语、歌啸。五脏如钟磬,不扣不发其声,此将息之妙矣。

夫饮食所以助气,食饱气不行。食了尤忌仰外,多成气痞兼头风。食不欲庞及速,速即损气,庞即损脾,脾损即为食劳。男子五劳,此为一劳之数也。

食饱不欲速步、走马、登高、涉险,必伤内室。

不欲夜食,日没之后脾当不磨,为音响断绝故也。脾好音乐,丝竹才闻脾磨,即《周礼》云乐以侑食。是以音响皆主於脾。

若腹内稍冷,食即不消,兼亦损胃。胃损则翻,翻即不受谷气,既不受谷气,即多吐,吐即转为翻胃之疾。

夜后不宜饱食肉面生脍。夏月夜短,尤宜忌之。生绘不可与乳酪同食。此等之物,夜后虽消,甚损脾胃,令人脾劳。向夜勿饱食煎饼,尤当大损风气之人,偏不宜食。

食热物后不以冷水漱口,食冷物后不以热水漱口。冷热相击,是以多患牙齿疼痛、齿根宣露。

凡吃炙肉,若乘热食之多患风疳、暨齿或黄黯,渐至缺落,亦令血脉不行。

人若饱食后宜立小便,饥即迹小便最为妙,恐损膀胱故也。

腻多之物甚不宜人,暗眼兼肠胃冷滑,尤多动风,若患风疳气疾,故宜忌之。

五味稍薄,令人神爽,唯肾气偏宜咸物,兼消宿食。诸并不宜食,若偏多则随其藏腑必有所损。是以咸多伤筋,固不可嗜,甘伤胃,辛伤目,苦伤必。

惊伤魂,忧伤神,思伤意,恣伤情,恨伤志。

久视伤明,久听伤聪,久行伤筋,久卧伤血,久劳伤骨,久立伤肢节,久语伤气。

大渴不大饮,大饥不大饱,大乐不大忧,大劳不大息。欲大得不欲大失,是以怒伤正气也。大劳力乏绝,大饥损脏腑,大饱胜理闭,大渴经脉蹶,兼气不行,大醉神散越,大笑气飞扬,大恐心恍惚,大热气不通,大寒血脉结,多睡神魂离,大惊心不安。此皆为损寿之候。

凡人常忌鹦堵自死,牛肉陈臭难消,咸醋枯滑冷腻,生葱,大、小蒜,生香菜,不时之物,瓜果、粉粥、冷淘等物,非养生摄理之道。

凡服药饵之时,尤忌三般受气不足之肉。肉者鸡、猪、无鳞鱼。又忌三般受飞不足之菜。菜者,莙达、莴苣、波薐闭血触故也。

夫人若不能常於行住坐卧及饮食嗜欲问消息之,纵服灵芝,日饮沆产,岂有补益乎?但助阳之药固持盈满,日久月深必获大损,其何昧哉!

若吃肉菜,问有筋韧,勿咽之。此难消之物,经时多为症癖,亦令脾劳。又不可於星月及神庙宫观、名山大川、古坛神树、墟墓之问饮食,况为道家所禁,保宜戒之。

饮酒消息第二

酒应星宿,其来远矣。智者饮之则智,愚人饮之则愚。消忧畅志,发怒宣言,皆由斯物。是以先王饮之以礼乐,贤人饮之陶情性,常人饮之逞荒欲,唯酒无量之谓也。豢豕为酒,非为祸也。是以饮酒不欲过多兼频。

大醉极伤心神,肝浮胆横,又复招风败肾,毁筋腐骨莫过於酒,饱食之后尤宜忌之。

夫好酒人多患肺气兼风,不尔则腰膝沉重或膀胱冷疼,课一般耳。

凡饮后不欲大吐,大吐则肝翻胆竭。肝是胆之府,既竭则胆痿,胆痿则心怯,心怯则多惊悸,夜卧恍惚,尤多健忘,则心神渐散。觉损则服补心丸。

凡欲饮酒不欲速,速则冲破肺。

肺为五藏之华盖,固不得损。损即多涕泱兼患肺气、肺痿、咳嗽之疾。若患劳气、风疳、五痔人切须忌之。

若患风人加之药物浸酒,不令甚醉。

饮酒后不欲得饮冷水、冷茶,多为酒引入肾藏,为停毒水,即须去之。多时必腰膝沉重,膀胱冷疼兼患水肿、消渴、挛璧之疾,皆由斯起。

饮后不欲一向卧,须使人回转,不尔浸损膀胱、肠胃,但看酒家屋易坏,此益明矣。

不问四时,常吃暖酒弥佳。若冬月但杀冷而已,不要苦热,热即伤心肺。凡是饮食皆不欲热吃,非独热酒耳。

夏月炒黑豆,乘热投酒中浸,候其色紫,微暖饮之,理气无比。秋冬问,即量其自性冷热所患,以药物浸酒饮之,甚佳。今人多以蒲萄、钙麦为之,是巧伪乱真,非其疗病,固不可以诸物杂之。古人玄酒、大羹尚其质朴。

夫酒少吃即益,多吃即损。少即引气导药力,润肌肤,益颜色,通荣卫,理气御霜,辟温气。

凡空腹,切不宜闻秽恶之物气,及往疾病人家,但饮酒即辟邪毒。昔有三人,晨朝冒露而出,一人饱食,一人空心,一人饮酒。空心者卒,饱食者病,饮酒者健。酒至益人,过即损人,况酒为腐肠之物,固不可滥触。酒性至热,大寒凝海,唯酒不冻。

凡造酒欲发,皆候风潮而动,则和合其阴阳造化之功也。所以饮多则冷。凡丈夫阳气多弱,兼饮后恣游,或扇风取冻,固当虚损,后复为酒.引阴气,结固下焦;又或未醒大渴,遂吃茶饮水,即为酒引入腰膝,贮在膀胱,为停毒水肿,结固下焦,若非名药良医不能行逐,是以多饮即冷耳。

常见人夏月於井中浸酒,冬月即以酥酪和饮之,此为大害,必当入腰膝问为冷症之疾。酥酪入酒发劳痉,动疯疾,必不可遣。酒所以醉人,够蘗之故也。够蘗气消则皆为水,当凝入腰膝问,无因更出。

饮酒不欲风裹坐外,袒肉,操扇,盖绿毛孔悉开,不欲使风入,风入即令四肢不遂兼风,手足瘫痪等皆由斯得。凡甘肴美膳,乘冻饮冷,虽乃一时适意,久久皆为患害。

春时消息第三

人票阴阳五行,四时肃杀之气,差若毫发,疗疠则生。是以手足象天地?血脉象江河,毛发象草木,慎怒象雷电,两目状日月,嗜欲察生植。气候小差,人多疾疫,既反其令,疗疠则生。细而察之,万不失一。

凡春中,宜发汗、吐利、针灸,宜服续命汤、薯药丸甚妙。自冬至后,夜半一阳生,阳气吐,阴气纳。心膈宿热,阳气相冲,若两虎相逢狭道,必斗矣。春夏之交,遂使伤寒、虚热诗行之患,良由冬月附火及食热物,心膈宿痰流入四肢之故也。其患者,不啻十有六七。二月已来,采取东引桃枝并叶各一握,水三升,煎取二升已来。早朝空心服之,亦不必全尽,但吐却心膈痰饮即不为害。能四时依此吐,殊胜泻。泻即令人下焦虚冷,吐即去心腑客热,除百病。小儿即与茵陈丸、犀角丸泻之,以小儿未经人事,即不畏泻。亦须审其冷热虚实,不得浪为。若是男子,事须下泻,除脚气冲心。膀胱冷、疼痛脓水、三焦不通,即须泻,常得通畅,不要苦泻。夏月尤忌泻,为-泄阴气故也。丈夫四十已上不宜苦泻。

春深稍宜和平将息,绵衣稍宜晚脱,不可令背寒。寒即伤肺,令鼻塞咳嗽。似热即去之,稍冷即加之,甚妙。肺俞五藏之表,胃俞十二经脉之长,最不可失寒热之节。俗谚云:避风如避箭,避色如避乱,勤解逐时衣,少餐申后饭。其言可宝耳。觉虚热,食上常服红雪,时服柴胡汤、三黄丸。如玄参,甚去虚热,兼治劳明目。自春秋之际,万病发动之时,固宜将摄矣。

夏时消息第四

立夏三伏内腹中常冷,特忌下利,泄阴气故也。夏中不宜针灸,唯宜发汗。夏至后,夜半一阴生,唯宜服热物,兼吃补肾汤药等。非唯性热之物,亦常宜温暖饭食。瓦夏一季心旺肾衰,最宜补息。盛热时,不宜吃冷淘麻饮,粉粥蜜浆;饱食后吃,必起霍乱。又生菜、茄子,绿腹中常冷,食此凝滞难消之物,多为症块,若患冷气风疾之人,更须忌之。夏月不问老小,常吃暖物,至秋必不患赤白痢、疟疾、霍乱。但腹中常暖,诸疾皆不能作,为阳气壮盛耳。

时人不能将摄,日高餐饭,空腹吃茶。缘肾纳咸,被盐引茶入肾,令人下焦虚冷,手足疼痹;饭食后吃三、两碗不妨,似饥即不再吃。限丈夫有疢癖、五痔、风疳、冷气、劳瘦、虚损,女人有血气、头风,偏不宜茶。所以消食涤昏烦,空心啜之实僭滥。盛热时宜於隐处寝外,辄不得於星月下露地偃坐,兼便睡着使人操扇风,特宜忌之。常见人养新生I孩子畏热,睡着后多扇风,兼於风冻之处外,此爱之甚,然犹善养马者,以筐盛粪,以蜃盛溺,设蚊纳即使人扑之,以附之不时,则惊蹙、毁首、辟胸,此意有所至,而爱有所亡,可不慎欤!以此孩子多患脐风、手足挛掣、口撮,俗号瑚孙噤,不知其由,又曰鬼魅,可谓谬哉。以此则之,万不失一。

夏月不宜晚起,令人四肢昏沉,精神懵昧。勿冷水浴,使人虚热眼暗,筋脉蹶逆、霍乱转筋。常以饥沐饱浴,以饥即不再浴限,浴了避风。小兄亦如之。冲热来勿以冷水洗手‘面及淋背,犯之必患阴黄,但漱口即可矣。勿当操扇、袒露,多令人患刺风、风疹。亦勿饮冷水,成癖气、结气及水谷重下等痢。生菜、茄子、瓜,甚不宜人,尤忌向夜食之,唯戈戈心粗人辛苦之士消杀得。瓜虽理气,尤暗人眼。如驴马食之,即日眼烂,不可不明矣。

食热物汗出即拭却,勿扇风殊佳。勿夜食,尤忌吃肉钙、生冷、枯腻之物,为夏月夜短,有年之人腹中常冷,或不消化,多患腹胀、霍乱之疾。勿当风卧湿,绿常出汗,体虚风拍着人,多患风痹、手足不遂、言语赛涩、四肢瘫痪、偏风等。虽不尽害,亦有当时中者,有不便中者。逢年之盛,遇月之满,得时之和,即幸而获兔;若遇年之弱,值月之空,失时之和,无不中者。昔有人代皆不寿,来告彭祖。祖遂周视其人寝卧之处,果有一穴,当其脑户。头是三百六十诸阳之总会,以贼风吹注,阳气散尽,日月深久耻毙矣。祖使敛其穴,其人果寿矣。所谓怀仁抱义,未见其益,有时而用,此乃喻将摄之谓也;弃仁背信,未见其损,有时而亡,此乃喻不能调护之故。损益之道,其理彰然。

夏月不欲数沐,数沐则心覆,令人健忘,兼甚引风。每晨梳头一、二百下,仍不得梳头皮,兼於无风处梳之,自然去风明目矣。

秋时消息第五

立秋后稍宜和平将摄,春秋之际故疾发动之时,切须安养,量其自性将理。秋中不宜吐及发汗,令人消烁,藏腑不安,唯宜针灸,下利进汤散以助阳气。止若患积劳、五痔、消渴等病,不宜吃乾饭、炙传、自死牛肉、生鲙、鸡、猜、浊酒、陈臭咸醋、枯滑难消之物及生菜、瓜果、毒鱼,绘鲜、酱之类。若风气、冷病、疮癖之人,亦不宜上件之物。若自知夏月冷吃物稍多,至秋患赤白痢兼疟,即宜以童子小便二升并大腹、槟榔五颗,和子细切,煎取八合,下生姜汁一口,和腊雪三分或二分,早朝空心分为两服,泻三、两行。夏月所食冷物及膀胱有宿水、冷脓,悉为此药行逐,即不为患耳。此药是乘气汤药,纵年老之人,亦宜服之,且不夺气力,兼不虚人,况秋利又当其时。此汤理脚气,兼理诸气,其方甚克效,故附之於此。丈夫泻后三、两日,以越白粥加羊肾,空心补之,殊胜服诸补药。

每晨睡觉暝目叩齿三七下,咽津,以手掌相收,令热熨眼,唯遍数多为妙。此法去风明目,无以加之。

混俗颐生录卷上竟

混俗颐生录卷下_茅山处士刘词集

冬时消息第六

冬则伏阳生,内有疾宜吐。心膈多热,特忌发汗,畏泄阳气故也。宜服浸酒补药,以迎阳气。寝卧之时消息稍宜虚歇,大约如此。若此宿疾,须自酌量,不得准此。绵衣稍宜晚着,仍渐渐加厚,不得顿温,此乃将息之妙矣。又不得令火气拥聚,但兔寒即可以。若遇大寒不得频於火上烘炙,尤甚损人。手足皆应心,多炙手,遂引火气,使人心多燥热。所吃热物及附火热气,皆积在心头,心属火故也。

夫冷药不治热极,热药不治冷极,水流湿火就燥故也。凡服药先看诸藏其有不足处,置其所损则补之,皆有效验。人之服药多不相当,为受性皆不同耳。亦不用火炙衣服令暖,着之亦甚损人。春夏之交,阴气既入,不能调护阳气,流入四肢,遂致时行热疾之作也,甚者狂走妄语。若便服冷药,十有二、三纵活者,亦不兔挛璧、丧明、发落、疮疥等。凡阴阳二毒,伤寒是天行之别号,只有疗法即无可法。七日内可疗,七日外不可疗,其验若此,药之用岂宜差误?觉是此疾,不等便服冷药,若是阳毒万一得差;若正阴毒服以冷药,手下狼狈,深宜详审,不可参差。每日一浴,冀通血脉,胜理通和。每拟浴时尽饱食,夜问即浴,浴后即吃一、两盏酒便卧,不得冲风,且一宵安眠,房事切忌,他时所利。每食后服好红雪或服三黄丸更妙。

饮食之问,四十已上稍宜温,四十已下稍宜寒。若先有宿疾,冷袅之中自审息,不得准此。凡冬月所盖热被、毡褥等,稍热即臧之,凝寒即加之。谚云:服药不如勤脱着。诚哉斯言。但是诸疾切忌食热肉、酒、钙、炙传之物,多食令人血脉不行。NM、馄饨,平常之时亦不宜热吃。冬月若食热物,至春夏交,必为疗疠矣。

患劳消息第七

丈夫患积劳、五痔、消渴、下焦玲入上膈多热,良由饮食嗜欲不节之故。况丈夫四十已来下焦先衰,女人四十已来上焦先衰。抑闻劳疾本生於两端,不干执重提轻,兀兀终日即害。唯是闲散之人多有此疾,死闲散之人不多运动气力,饱食之后不多行步,坐外任性,经脉不通,血脉凝滞之使然也。是以贵人貌乐而心劳,贱人心闲而貌苦。贵人加以嗜欲无时,昧於禁忌,饱食珍羞便寝外之,因此致耳。若引而伸之,触类而长。夫人常须用力,但不令劳倦,贵荣卫通流,血气周遍,犹若户枢,终不朽腐,此将摄之要诀,万金之所不言。

夫人初得劳气之时,其候甚多而日用不知,略而条之,细宜详审。其候者,两服昏暗,手足心热,背膊闷困,项颈酸疼,四肢无力,两颊及唇时有红赤,大小便赤涩,脚手软弱,久立不得,吃饭食不得,饥腹常思异食,吃即不多,两肋问疢癖、气胀,腹中常玲,食不消化,膈上虚热,时时咳嗽,唾涕稠枯,多外多起,状似佯病人,或时壮热,昼可夜极,骨节烦燥,尤多健忘,唇口焦乾,已上并是患劳之证候也。觉有此候,即须寻方服药,节俭嗜欲,调息饮食,即冀渐退。若非自觉,不遇良医,辩其状候,别为治疗,日月深久,胸前骨出,臂!上肉销,咳嗽不出声,抬肩喘息,痢如豉汁,或似烂肠,此乃五藏坏矣,神慧之师所不能救欤。若觉有此候,不宜吃陈臭难消枯猾之物、犬肉、鹦、猜、野狐、羊、驼、牛、马炙肉、生玲等物,兼节房中之事。昔许由以一瓢之动犹以为烦,况昼暮晨兴,驰逐名利,加以情欲相牵,运用心机,自然神散形劳,焉得不樱疾疗?觉有此状,宜吃煮饭、烧盥、姜、豉汁为粥;枸杞、甘菊、牛劳、韭在、地黄、马齿、鲫鱼、白鱼、鹿肉乾脯、白煮精羊肉,并宜食之,其余禁断,平愈后任餐。

患风消息第八

心人患久风,固难将息。凡风疾之人,髓竭肉疏,则风入骨问,故肢节不遂,骨虚血一薄之故也。稽其由,皆有所因,或是夏月当风乘冻便至睡,或酒后操扇取风,好吃毒鱼、猜肉之使也。况江淮地偏,又多下湿,夏月炎热,风气郁蒸,多患此疾。女人不多行步,饱食之后坐外任性,尤多壅塞。初得之时,状犹不定,或睡中口内涎出,手足战掉,或大肠偏涩,或脚膝疼重,或肢节不仁,或常眼涩,行坐睡着,或筋脉孪掣,或多凯嚏,嚏不可休,皮肤乾痒,面色浮青,眼颊多娴,或咯痰唾吐至多,头旋目眩。已上并是中风之候,且宜服此小饮子,然后大汤药。却须缓治,不宜急速。缓则易差,急即难痊。

上品之药,一百二十余味,性皆和厚,渐痊疾疗。今之庸医,药性不辨,脉候兼荒,不以智虑推之,但求仓卒之效。傥获即目之验,病家乃为良医。且治病之法,要须精脉候兼会五行,用药审其玲热,加以智慧慈悯为先,不以贫富等差为意,但务救济一心。如此医人,阴有神护,用药理病,无不痊除。

夫病患之中有卒暴者,须求手下之验,止如喉闭,脚气冲心,阴阳毒,伤寒,急劳,发背,小儿急疳,乳瘫,卒暴心腹痛,即要求即目之验。诸患并须渐渐除之。夫患风疾之人,左右扶持之者,必须细意调理饮食汤药等,食欲得频,不欲得饱,饱即壅问;又不得饥,饥即虚,虚即风增极。似饥即食,欲饱即休。若患经年,服药不得暂一停,偏宜药酒汤散,不日全可。若信庸医,药物乖理,避忌兼多,转受虚邪,即当益甚。在虚实之问,细宜调息,可不勉之!风疾之人欲宜瘦,兼不多食,其疾即退;若事餐啜,喜见肥充,疾即益甚,宜细详之。病人不宜瞋怒,饥饱冲胃,寒热,劳役心力,至乐苦忧惊喜并集,并不宜之。患风人尤多虚,虚又须补,补即壅,壅即令人头旋,心闷兼气冲心,常令通滑。泻多又虚,虚亦令人头旋、目疮。将息之问,尤宜详审。凡服补药若自通滑,即不更要服泄利之药。风疾之人,宜吃羊肉,去脂、血。绿虚事须要吃,则如法煮之。羊食百草,草本且无毒。但除脂、血,以药煮之,则不发病矣。煮羊脚法:羊一脚以刀子划开,水浸洗去血,兼割去脂,加防风一两,石羔五两,桑根白皮二两,切,和煮之,不损肉味,尤颇益人。又夏中单用桑叶五十片,不要诸药。桑叶是时收采,曝乾,以备冬月使用。乾者,加至八十叶。如煮散,肉亦随多少,酌量煮之。

患风人,不宜吃养麦、嵩菜、热铎锣、馄饨、油麻、蝴饼和脂灯、炙肉,热吃白汤,坏饪生玲油肥,鹦猜犬肉,鲤鱼生绘,生葱蒜,空腹茶,不可食之。其余消息酌量之,此不可一一具述矣。

户内消息第九

人生之大患,嗜欲饮食,万病变通,侵克年龄,皆由此蚕蚀。是以道家所禁,去其太甚,不然杜绝。所谓师也过,商也不及,言俱不得其中。过之、不及,相去几何?若是先有宿疾,有因食而疗,或有因欲而疗,损益於身而日用不知。是以上士不惑,牢固性命,寡思虑而远声色,节饮食而去奢侈;中智之人尚未能去其太甚;下智之人,恣其情性,不知禁忌,贪色好财,败其元和之正气,遂使大约侵克,必其然欤!加以形貌衰赢,偃楼挛璧,沉疯在身而不能差,既乖摄养,又无良医,一旦至是,虽即甘膳美色置之於前,岂能暂之顾?何似撙节去就,涓涓不倦,畅志悦目而已,可不懿哉!

天地氛氤,万物化淳。男女媾精,万物化生。此人生调息性命之根本,摄生之所由。凡人谓之不稽实,日野哉。夫一戏二十已前时复,三十已前日复,四十已后月复,五十已后三月复,六十已后七月复。道经云:六十闭户者,言人疏於学性,已损於未萌,以此戒之,犹多病患。噫,夫世人不能畜养元和之气,保惜形容,妄服丹砂,资助情欲,奢伙,则神魂不附於身,茫茫失途,精魄俱丧,兀然质朴,旨趣都忘。或有功未就,或有始未成,生涯落然,身婴疯疾,夜起不得枕席,是依劳历妻学,绵缀岁序,良由不知道性,贪徇庸情而已哉。

观夫世人,母存者不啻其十八、九,父存者不啻其十一、二。以此准之,则人多嗜欲所惑,踬其性命,诚可悲之矣。

禁忌消息第十

凡隐戏之时,忌天地晦暝,日月薄蚀,疾风甚雨,雷电震怒,四时八节,弦望晦朔,日月失度,祥云兴现,虹出星奔,本命之辰,魁歪之日,六甲之日,六丁甲子,庚申子午卯酉,已上并一是阴阳七曜失度之时,或天神当辰上直之日。阴气盛而逼阳则阳不足,阳气盛而逼阴则阴不足,阴盛阳弱或阳盛阴衰,故生病之由耳。又忌酒醉之后,饮罢未醒,饱食之后,乍饥正实,出入行来,筋力疲乏,喜怒未定,女人月潮,冲冒寒热,疾患未平,适大小便来,新沐浴后,既讫大小便,早朝及戌时,犯毕便行蓦走,无情而强为,已上皆神气昏乱,心力不足。或四体虚赢,即肾藏怯弱,六情不均,万病从兹而作矣。已上特宜慎之。

又忌名山大川、神树庙宇、宫观古坛、社树之处,星辰日月之处,灯烛六畜之前,不可会合,犯之损寿,子息蠢愚,深宜戒慎。又每年五月十六日是天地交会之辰,特忌会合,主喊算寿,损阳道,终身不复,曾见犯者有验。大约五月是人蜕精神之月,老者夺之,少者加之,宜晏居静虑,节嗜欲,制和心志冀安用。况夏月心旺肾衰,肾化为水,待秋乃凝,冬始坚。夏中最须保惜,尤为要妙。凡所遇年高於身者,不可犯生月,大者犹不许,况其年高乎?阴倍於阳大损男子,阳倍於阴亦损女人,是以伯乐相马之义耳。又忌薄层大鼻,疏齿黄发,皮燥痛疾,情性不和,莎苗强硬,声雄肉涩,肢体不膏,性专拓忌,生痣既多,已上并不可犯之。若诸药卫着在前,他经颐摄之方,此其大略。

混俗头生录卷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