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道藏/黄帝阴符经
当前位置: 中华道藏 > 中华道藏 > 黄帝阴符经 > 黃帝阴符经注(刘处玄)

黃帝阴符经注(刘处玄)

【导读】为了让您了解关于中华道藏的资讯,黄帝阴符经栏目小编收集、整理的黃帝阴符经注(刘处玄)这篇文章,希望对您有帮助!

经名:黄帝阴符经注。长生子刘处玄撰,成书於金章京明昌辛玄年。一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真部玉诀类。

黄帝阴符经注序

《阴符真经》三百余字,言简而意详,文深而事备。天地生杀之机,阴阳造化之理,妙用真功,包涵总括,尽在其中矣。昔轩辕黄帝万机之暇,渊默冲虚,获遇真经,就崆峒山而问天真皇人、广成先生,得其真趣,勤而行之,一旦鼎湖乘火龙而登天,斯文遂传於世。后之修仙慕道者,而能默识玄机,深造阃域,往往高举远致,蹑景升虚,不为不多矣。数千载之间,为之注解直说者曾无一二,皆辞多假谕,傍引曲说,真源弗露,使夫学者困於多岐,以至皓首区区,劳而无功,愈穷而愈惑,半途而止者,不可胜纪,遂指仙经为虚语,深可悯也。神山长生刘公真人教法令器,师席宏才学贯古今,心游道德,乃覃思研精,探赜索隐,为之注解,坦然明白,易知易行,以利后人,可谓慈悯仁人之用心也。济南毕守真命怿作序,欲广传於四方,为学者之指南。而学者详览斯文,可以寤疑辩惑,皆能摆脱尘网,直厕真游,逍遥於混茫之域矣。明昌辛亥二月既望,宁海州学正范怿德裕序。

神仙抱一演道章上

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

观者,五眼圆明也。明其天眼、慧眼、法眼、道眼、神眼,五光明彻,则五蕴归空,见其天道也。天中复有天外天,在地之上。清炁,天也,至高八万四千里,高天也,在人身各受天之一炁,炁有厚薄,冲和则生贤圣,逆而散则沉下鬼。道者,天地万物之外虚无之体,在人身,瞥见亘容以虚心,则至性与道相洽也。执者守真而不伪,悟正而不邪。天者,天生於万物也。天生万物,天生成不收亦不取,济十方三界万民亦不望其报,只要一切众生悟天之道理尽而明矣,要人万事不憎不爱,如天之平等。人之有情悟天之无情,便是报天之恩也。若不依天理,纵浊恶邪淫,多病夭寿死,沉地狱,受苦尽,则堕於傍生,失其人身。若依天之一道,常善则炁和。常清则明性,常忘情则保命,常无染则明道,常不犯天条则无罪。不修世福,抱道全其真,福不殢傍门小法,顿明无为,万法,所以三界无拘尽矣。

天有五贼,见之者昌。

天有五贼者,天无贼,非世之盗贼,亦非人之六贼,却是甚贼也?天有五方正炁,在人身中为神之母也。周天十二时中自然抽添运转,至妙无穷谓之无。中有天地传阴阳,秀炁生於万物,人食五谷,养形滓秽,沉於水火,五谷之精在人身中,保而为命也。命得性而久,性得命而寿。命者,北海之乌龟也,丁翁常抱则成形也。五贼者,真阳也。天之真阳见其真阴,五贼盗其北海之宝。宝之者昌,如万物人之盗也。

五贼在心,施行於天。宇宙在乎手,万化生乎身。

五贼在心者,五行颠倒也。在心则真水上升也,逆则心窍不通,肾水下行,死路也。世之不达圣人之道,不行道之人皆如此。古之悟道贤达之士多异说,世人各执所见,分别高低。正能容邪,邪多谤正,邪法余观,恰似萤虫之耀正道,有似日月之光,夜暗则微光且显,若见日月之光辉照遍十方三界,岂见萤耀也?圣人掌握宇宙阴阳变通,地天交泰,万化生乎身,万化成形也。万物之中,唯人一物至尊至贵也,夺造化,内修身外之身谓之得道;通万化,外救物哀众生,悟金枷,玉杻,石火,风灯世之梦幻,远浊恶而近於清善,外应人道,内行太上,祖佛之真趣,万法归一,混世而性如莲出水,谓之全其德。此乃止仙万化之明达也。

天性,人也,人心,机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

人之天性各有善恶巨微,所慕文武道俗贵贱高下。人之性,自古至今,投胎换壳,贩骨更形,如蚁巡环,未曾暂止。人心之机,日常万变,各有巧拙正邪深浅,慈毒孝逆,宽窄长短、清浊贤愚、爱憎是非,察其心机则知人性也。立天之道,天之道愚,不知天之恩大,春温夏暖,秋凉冬寒,四时而变态,生成万物,济於人世。富贵者锦衣美膳,贫贱者粝食粗衣,各各如意。道生於物,朴散以为器,妆点人间,如花似锦,万民欢乐。天之道以定人也。贤者明天道之理,暗行天道,不言而善,应夷德不令人知,洪禧不望人报。人若依此行天之道,其德以定济於人也。内怀通达之慧,人要万化俱明,万法俱通,万物无私,万尘无染,性通於命,命通於天,天通於道,道通於自然,内全其道,外全其德,谓之贤圣。

天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

天发杀机者,暖极则变凉,凉变金风;金变於朔气,万木凋零枯落,龙蟠巨海,蛇蛰邃窟。冬至一阳生,渐生和气,至春分万物生萌,龙蛇起蛰於陆地。人发杀机者,人性乃纯阳之灵耀也,人心总所爱欲於世之万物之有恋火宅,恩爱七情,争名竞利,所迷酒色财气种种,欢爱所着,无有尽期。念念欲情,皆属於阴也。性着於阴,下则肾海金龟泄,上则重楼玉汞消,魂迷魄散,真性无主。外阴旺则内阳衰,逐物死,沉下鬼。人若顿明至道,悟彻万物之有,谓之阳杀其阴。性如皓月,心清似天,万里无云,自然光显,森罗万象。人发杀机,散尽群阴,自然魂清魄静,阴阳颠倒;天地反覆,造化生成,三丹而结,出天地之壳,蜕形显身外真身。

天人合发,万变定基。

天人者,人性通於天也,合发则心尽於物也。人通彻人间世梦,明知荣枯宠辱成败祸福哀乐生死,古今之常事也。人通天理,真荣而不枯,真宠而不辱,真成而不败,真福而不祸,真乐而不哀,真生而不死,明道之常也。道常而通万变,定其性之基本也。至性通极无物,万变自然万通,如上善方圆曲直,万派清通於江河淮济,入巨洋而混成归一,谓之深通。

性有巧拙,可以伏藏。

古之悟道之人,内性善巧,方便哀人,外如恶拙,可以伏藏,内光隐而不显也。河上公云:如美玉处石,似明珠在蚌蛤。禽之异,巧鹦能语,铁龙拘囚;拙鸠讷声,万枝纵横。所以世人伪巧则生万祸,真拙则生於清福。故天不言而自然变通,天无情而自然不老。人要明於天道,忘言则穷造化之妙,忘情则明亘古之容。人之所欲,多巧则多愆。多情则多患,忘世断情则乃乐道保命之要。

九窍之邪,在乎三要,可以动静。

九窍,九通之阳径。未通者,九阴之邪扃也。人心方寸空虚,内有灵明,上人心有九窍,中人七窍,下人五窍,心无窍谓之愚人。邪阴生性浊阳耀降神清在乎三要。天光有日月星,地宝有金玉珍,道通有铅汞真,可以动静,天动则三光照,地静则三宝通,妙明则三灵结。动者,动於形也;静者,静於性也。古之贤隐,混世而不动心,居山而不着静形,明有有动中静,通无无静中喧。动静俱忘,则得道之常妙也。

火生於木,祸发必克。奸生於国,

时动必溃。知之修炼,谓之圣人。

火生人之心日常触处,不万变之恶於木者,乃人性也。念发无明,火则焚其木之性也,祸发爻克,违吉而凶,丧福而祸也。克者,杀於真也。奸生於国者,《太上经》云:不以智治国,国之福也;以智治国,国之贼也。佞诈人生於国,难以万民无事也,时动则必溃散也。愚者非理乱於世,必遭刑法也。不以智治国,以无事治天下,太平民安也。知之修炼,非烧五金八石之修炼,修性命则达理通玄,三教谓之悟道。常救物哀世,知天恩而谓之积德。自黄帝之悟道,有此《阴符经》,周时金轮王悟释,有此《金刚经》自成佛之后,号释迦牟尼佛。《金刚经》三十二,分言其道,要除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无四相,心上无万愆也。如天无云,性如朗月,自现圆明正性也。性者,如树之根也。身者,如人之形也。万法者,如树枝叶也。《阴符经》造化之趣,如开花结子也。世人学道,谓不能尽通其理,各分别执根梢枝叶,开花结子,各执自是他非。有四相,心未除,谓之傍门也。

富国安民演法章中

天生天杀,道之理也。天地,万物之盗;

万物,人之盗;人,万物之盗。三盗既宜,三才既安。

天生天杀者,春温和炁,天生於万物;至秋深金风动,万物枯槁,天杀也。生杀道理,天无情而自然也。天地万物之盗天地四时而变通造化,生成万物。万物之中所藏天地阴阳之秀炁,万物所盗秀炁也。万物,人之盗,人所盗万物之精,夺天地之秀炁也。泯欲念,清静保,守命也。人,万物之盗,人所欲万物之华景,眼观五色,耳听五音,舌餐五味,醉饱腥膻,纵邪生淫丧命,乐极则哀。人若弃世而悟,无情则外物不能所盗也。三盗既宜,所盗无穷至宝造化成形,世之万斛珠珍,难以酬价买也。三才既安,归依三圣,教明三乘,玄悟三皇,上运三光,倒推三车,耕透三田,周天三火,炉结三丹神现三阳,升上三天,真而不朽,生而不灭,尽於物道也,真与道同体则安也。

故曰:食其时,百骸理。动其机,万化安。

人知其神而神,不知不神而所以神也。

食其时,饥时遇美膳而不爱,逢粝食而不嫌也。不杀生食膻腥,亦不修斋餐莹素,但饥时不论粗细,困时睡,闲时唱,快时吟,要坐则坐,要卧则卧,要住则住,要行则行,放四大,无拘自在,则百骸理也。十二时中对万景,只要真心常湛然。动者,不可动於心也。内现宝光,应物动於形。机者,圣人贤人君子谓之智,将军谓之计,常人谓之机,小人谓之脱。空圣人为智大理深,世人不能尽明其理,怀妙智,口应常机,信者听,善者从,万通阐化,顿悟则安静道生也。人知其神而神,世人只知地只阴神而神也,以木雕泥捏神为神,愚者不知,凡造一分愆过则天降一分祸患,杀害猪羊,广烧钱马,祈祷,有病则求安,有祸则求福,不知不神而所以神也。不知天上阳道至神各分方位,暗察人间善恶,世人造善三年,不经千日而降吉祥;人若造恶千日,不经三年而降祸患。世人不知万物之中最灵最通者自己,元神有通天彻地辉耀,古之贤圣,尽是悟道修真,从凡入圣。西天一佛至二十八代,佛未修行时,都是众生,为六根清浄,五眼圆明,泯四相,名为佛。佛者,人之性也。性者神,性是神,神是性,只是异名,释门性除四相谓之佛,道门神忘四相谓之仙。

日月有数,大小有定。圣功生焉,神明出焉。

日月有数,夏至昼六十刻渐减,一阴生也;冬至昼四十刻渐添,一阳生也。卯时东海日生,酉时西山日坠。《清静经》云:大道无情,运行日月。日者,慧光运而抽添有数;月者,人之命也。男子十六岁全其二八真金,若不悟无情,三年减一两,至八八六十四卦尽,则肾海枯竭也。多欲则未卦尽而夭寿节,减欲则益寿延长。盈而亏则人死,圆而不缺则人生。大小有定,大者,道也,道大包含天地;小者,微也,论微之妙入於毫芒,运而天地不能量,用而鬼神不能见,自然有定於方寸,圣功生焉,天之道也。天大恩生,济人养形,道圣功生,救人修真,神明出焉,隐而神游於三宫,显而神通於八表。

其盗机也,天下莫能见,莫能知。

君子得之固穷,小人得之轻命。

其盗机也,万物之机。所盗天地之炁,天下莫能见,天大恩生莫能知。愚者只知自能养其身,不知天垂恩而养万民。春种秋收,夏结冬藏,应时霜雪雨露,滋荣万化。世之知天恩者,性通明达也。君子得之固穷,穷通道,则天地通,天地通则万化通,万化通则神通,神通则应机万变,抱一无离而阗然颐真返朴。小人得之轻命,小人得时,欺谩天地,不敬贤圣,不尊国法,不仁不义,自强他弱,害物伤人,愆极则天报。君子重性得通贤圣,小人轻命失堕傍生。

强兵战胜演术章下

瞽者善听,聋者善视。绝利一源,用师十倍;

三反昼夜,用师万倍。

瞽者善听,人之月乃五脏之看窗也,通风则睹於外物也。如纸席僻风,相隔似瞽者,不能见外物也,外景不入於中,则空中有真响亮,善听无声之声也。聋者善视,但世之俗气到耳则如聋也,道念到耳则闻邪言者亦如聋也。正理择其善者,耳窍通也。似凿壁透外,光入於中也。视无物之物,乃明恍惚之妙也。绝利一源,忘贪而清平也。亦泯利贮财,损有余而惠不足也。用师十倍,至阗明有十倍功;利物爱人,有十倍福。三反昼夜,一反上元赐福,气降而清也;二反中元赦罪,神异而灵也;三反下元解厄命通,阴变为阳也。用师万倍,世人兴贩物货,万苦千辛,更广有利者,难取一倍利。悟道修真,全其性命,得无穷福寿,住仙宫宝所,受天上富贵,譬喻人之求福利则及万倍,便海变桑田,永居不夜之乡,真乐何至只万倍利也。

心生於物,死於物,机在目。

心生於物,着於物外也;死於心,死则通於灵物也。世求生则性归死路,达道则守死,神游生路,道与俗生,与死路异相违也。机在目外,目视於物,心动於机也。利而有害,贪而有争也。慧目视灵物,明於天机,知道要妙,物我俱泯也。俗机益於己,损於人;道机损於己,益於人也。

天之无恩而大恩生。迅雷烈风,莫不蠢然。

天之无恩,布炁生物而不有,而大恩生,万物生成也。万物不得天地之炁不能造化成形,天大恩生,若无恩者,天不望其报也。人恩惠见其有者,望其报也。天恩与人恩异也。迅雷鸣则甘雨降,天地生萌,烈风动则浮云散,万里天青,莫不蠢然。蠢动舍灵,胎卵湿化,莫不总受天之一炁生,何况万物之无情之物?

至乐性余,至静性廉。

常乐道性之无余,厌身世之有余,我无喜则无忧,人有欢则有愁。悟恬淡,得之真常;迷声色,失之幻梦。至静性廉,至静则尽於物也。性廉如莲,不着於水也。达道之人,居尘不染,在欲无欲,磨开宝镜,应物之形影何碍?有一等不达中边悟道之萤耀认至静弃有着无有取舍之妄想分别高下夸得道之妙世之如麻也。按《太上道德经》云:善言不美,美言不善。正道真言不美,邪法伪传多美。管见之明爱其美,所以着於邪,不能达大道也。

天之至私,用之至公。

天施恩不令下知,至私也;生成济於人世,至公也。人之有道,如石中藏玉,世之肉眼未见其珍,频磨频琢,异日功成,现身外之身,朴散成於大器;人之无道,似蠹木之树,天眼有日,见用斧用锯,片时朽烂,諕得魂飞魄散,浊性永堕幽冥。修道衰世,苦尽甘来;造恶福谢,万祸临身。天意顺者逆行,逆者顺行。君子之上,贤达崇於道德,天报预至私尽至公;小人之下,匹夫竞於色财,天报先至公终至私。

禽之制在炁。

禽之制百禽异胜者,南山赤凤也。通轻清之炁,性灵则乘风入於九霄。在炁浊则沉地,清则升天,因下浊而上清。乌龟吸乾北海,吐轻清元炁八百一十丈,乃九九之阳数也。禽之三寸冲和,与元炁相接不散。炁通神,神通道,道通自然。

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恩生於害,害生於恩。

生者,死之根。世之求生之厚,利多则害身,入於死路也;死者,生之根。抱道不求生,德多则全身,入於生路也。迷者昼贪世宝,夜丧内珍;悟者坐忘世,梦卧守内真。恩生於害,七情恩怜於伪,六贼暗害於真;害生於恩,害生者慧,剑断爱欲也,於恩者达道知天恩也。鷇食则人无害,鹑居则情无恩。

愚人以天地文理圣,我以时物文理哲。

愚人以天地文理圣。愚者丧命,告天求安,日常积愆,祷圣求福;贤者知保命则自神灵,无罪则道福洪。人浊恶,天地降其祸;人清善,圣贤赐其禧。大地众生总造业不改。祷圣贤万祸难免。中华女男都崇真有志,不祈天地,善福常侵。我以时物文理哲。我以周天十二时穷万物之变,文俊显万华,理明显万通,哲极阐万化,自然清静无为也。自然道也。清者,天也。静者,地也。无者,性与道体同也。为者,施恩不望其报也。万物造化与人造化无异也。天地运炁,物通变也。玉鼎烹铅,则金炉炼汞也。七返通灵,九还丹结,姹女离宫,则婴儿坎户也。龟蛇蟠绕,则龙虎咆哮也。前朱雀行,则后玄武随也,金翁守庚辛,则黄婆伴甲乙也。巨海捞金,则昆山凿玉也。黄芽长,则白雪生也。玉花开,则金莲结也。三光照,则七宝明也。二八无亏,则六三无缺也。金木间隔,则水火相逢也。恍惚之中,则隐显难测也。道之用也。

黄帝阴符经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