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道藏/四子真经
当前位置: 中华道藏 > 中华道藏 > 四子真经 > 洞灵真经[注](何璨)

洞灵真经[注](何璨)

【导读】为了让您了解关于中华道藏的资讯,四子真经栏目小编收集、整理的洞灵真经[注](何璨)这篇文章,希望对您有帮助!

经名:洞灵真经〔注〕。原题何璨注,约出於唐宋间。三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神部玉诀类。参校本:《四部丛刊》三编影印常熟翟氏铁琴铜剑楼藏宋刊本(简称宋刊本)。此书另有《四库全书》本九卷。

目录

卷上

全道篇第一

用道篇第二

政道篇第三

卷中

君道篇第四

臣道篇第五

贤道篇第六

卷下

训道篇第七

农道篇第八

兵道篇第九

洞灵真经卷上

何璨注

全道篇第一

夫心冥虚极,德洞玄微。功并四时,苍生自化。

亢仓子居羽山之颜三年,

羽山,《尚书□禹贡》在徐州。《舜典》云:殛鲧于羽山。盖在东裔,后属鲁。颜,山之南面也。《庄子》引此章云:北居Z垒之山。即此山是也。

俗无疵疠而仍谷熟。

贤圣之居,天佑神助,近#1无疵疠而五谷丰稔。频熟曰仍也。

其俗窃相谓曰;亢仓子始来、吾鲜然异之,

鲜然,惊异之貌也。异其虚怀寂泊,不在#2近情

今吾日计之不足,岁计之有余,其或圣者耶!

验其利益,故疑之为圣人。

盍相与尸而祝之、社而稷之乎?

盍,何不也。既蒙厚利,欲立为君,何不建置宗庙,并及社稷,尸谷祝祭,南面事之者乎?

亢仓子闻之色有不释。其徒黡啜从而启之,

黡啜,亢仓子之门人也。欲允众心,故从而启之。

亢仓子曰:吾闻至人尸居环堵之室,而百姓猖狂不知其所如往,

至人冥心绝虑有类於尸,无事萧然独居环堵。苍生欣慕,共往归依,察其所归,非由知者也。

今以羽俗子父窃窃焉将俎豆予,我其的之人耶?

窃窃,私议之谓也。我本栖隐,全道任真,今乃俎豆相尊,反成人之标的也。

吾是以不释於老聃之言。

老聃言,我无为而民自化,我无事而民自足,我好静而民自正,今乃反此。故不释然。

黡啜曰;不者,

不者,犹不然也。

夫寻常之污,巨鱼无所还其体,而鲵、鳅音为。之制;步仞之丘,巨兽无所隐其躯,而孽狐之祥;

八尺曰寻,倍寻曰常。污,池也。还,回也。鲵,小鱼而有脚。制,犹专擅也。六尺曰步,七尺曰仞。涤煲病O椋善也。言小水不能容巨鱼,小丘不能藏大兽。喻亢仓道德既高,必须厚禄也。

且也尊贤o音事能,向善就利,自尧舜以固然,而况羽俗乎?先生其听矣。亢仓子曰:嘻来,

嘻,叹声也。怪其不达己志,故发嘻叹。将欲告之远致,故呼之曰来也。

夫二子者知乎?

二子,尧、舜也。知乎,言岂知也。

函车之兽介而离山,罔罟制之;吞舟之鱼,荡而失水,蝼、蚁苦之。故鸟兽居欲其高,鱼鳖居欲其深。夫全其形生之人,藏其身也,亦不厌深渺而已。

函,盈也。介,孤介也。渺,远也。

吾语若大乱之本,祖乎尧舜之间,其n音终存乎千代之后。千代之后必有人与人相食者矣。

若,汝也。夫事有先成后败、始吉终凶,胡可必耶?故尧舜禅让,光一时之美,迹流后代,成篡弒#3之祸。故《庄子》云:尧、舜让而帝,之哙让而绝;汤武争而王,白公争而灭。斯其效欤?夫唯不立善名者,则事迹宜绝,无所企慕耳。

言未n,男子荣之樗色蹙然膝席曰:樗年运而长矣,将奚以托业以岂斯言?

荣之樗,庄子所谓南荣趎也。既闻高义深欲,蹴然变色,敛膝于席,愿垂告示以敬事此言。

亢仓子曰:全汝形,抱汝生,无使汝思虑营营,若此绪年,或可以及此言。

营营,运动不息也。绪,终也。全形抱生,不运思虑,虚心冥寂,道自居之。若此终年,可及此言也。

虽然,吾才小,不足以化子,子胡不南谒吾师聃?

聃,老子之字也。

亢仓子既谢荣之樗,不释羽俗而龙已乎天下。

谢,犹遣也。不释羽俗,潜遁而游,如龙变化,与时升降。

水之性欲清,土者滑音骨之,故不得清;人之性欲寿,物者滑之,故不得寿。

滑,乱也。人性寿考,为外物所乱,故使不终天年。

物也者,所以养性也,今世之惑者,多以性养物,则不知轻重也。

衣食养性,不可一日而无。而惑者乃损性以求物,物愈积而性愈伤,殊不知性重而物轻。盖倒置者也。

是故圣人之於声色滋味也,利於性则取之,害於性则捐之,此全性之道也。万人操弓,p音共射一招,招无不中;万物章章,以害一生,生无不伤。

捐,弃也。操,持也。招,射的也。章章,犹扰扰也。

故圣人之制万物也,全其天也。

圣人抑制万物,不使伤性以全天真。

天全则神全矣。神全之人不虑而通,不谋而当,精照无外,志凝宇宙,德若天坠。然上为天子而不骄,下为匹夫而不惛,此之为全道之人。

神全之人,智虑充溢,精明照於无外,志气凝乎宇宙,覆载之德同乎天地。虽贵为天子,贱为匹夫,不以穷达而回其志者也。

心平正不为外物所诱曰清,清而能久则明,明而能久则虚,虚则道全而居之。秦佚死,亢仓子哭之。

秦佚,古之有道者,盖老子之友也。

其役曰:天下皆死,先生何哭也?

役,谓门人,充使役也。死生之道,古今是常,达人体之,不哭可也。

亢仓子曰:天下皆哭,安得不哭?

顺物而哭,虽哭而非哭也。

其役曰:哭者必哀,而先生未始哀,何也?

未始,犹未尝也。世人之哭必生哀痛,今先生虽哭不见悲伤,敢问何故也?

亢仓子曰:举天下之吾无与乐,安所取哀?

夫有乐必有哀,人之常情也。达人大观,岂有疏亲?既不与为乐,亦无所取哀。

蜕坠之谓水,蜕水之谓气,蜕气之谓虚,蜕虚之谓道。

蜕者,免脱之谓也,夫脱地之谓水,脱水之谓气,脱气之谓虚,脱虚之谓道,犹至人不系情於哀乐,然后为极也。

虚者道之体,靖者道之地,理者道之纲,识者道之目。

言至人能虚能静有识有理者,则能契道之形体,知道之纲目。

道所以保神,德所以弘量,礼所以齐仪,物所以养体。

四者皆可以资身,不可暂无也。

好质白之物者以黑为污;好质黑之物者,以白为污。吾又安知天下之正洁污哉?由是不主物之洁污矣。夫瞀视者以黈为赤,以苍为玄,吾乃今所谓皂白,安知识者不以为赪黄,吾又安知天下之正色哉?由是不遁物之色矣。

瞀,风眩也。黈黄色也。赪,赤色也。夫有风眩之疾者,视物不能审也。故以黄为赤,以青为黑,亦犹凡俗之情妄执洁污。虽有大圣,孰能正之?故不主一其洁污不流遁於众色也。

夫好货甚者,不见他物之可好;好马甚者,不见他物之可好;好书甚者,不见他物之可好。吾又安知天下之果可好者,果可恶者哉?由是不见物之可以保恋矣,无能滑吾y音长矣。

果,决定也。保,犹怀也。

陈怀君柳使其大夫祷行聘於鲁。

怀君,谥也。柳,名也。祷陈大夫之名也。

叔孙卿私曰:

叔孙氏,世为鲁卿也。

吾国有圣人,若知之乎?

圣人,谓仲尼也。

陈大夫曰;奚以果明其圣?叔孙卿曰;能废心而用形。

圣境超殊,非凡情所测,徒见其能应接世务,便证以为圣人,岂知其所圣哉?

陈大夫曰:弊邑则小,亦有圣人,异於所闻。曰:圣人谁?陈大夫曰:有亢仓子者,偏得老聃之道,

门人之中最为称首,故曰偏得也。

其能用耳视而目听,定公闻而异焉,使叔孙氏报聘,且致亢仓子,待以上卿之礼。亢仓子至宾于亚寝。

亚寝,公之次殿。

鲁公卑辞以问之。亢仓子曰:吾能听视不用耳目,非能易耳目之所用,告者过也。公曰:孰如是寡人增异矣,其道若何?寡人果愿闻之。亢仓子曰:我体合於心,心合於气,气合於神,神合於无,其有介然之有,唯然之音,虽远际八荒之表,迩在眉睫之内,来干我者,吾必尽知之,乃不知是。我七窍手足之所觉,六腑五脏心虑之所知,其自知而已矣

心形泯合,神气冥符,洞然至忘,与无同体,然后心弥静而智弥远,神愈默而照愈章,理极而自通,不思而玄览。非夫至圣至神,其孰能与於此哉?斯固灵真之要枢,重玄之妙道也。

用道篇第二

无非利物,上合天心,克己归仁,化行刑措。

天不可信,坠不可信;人不可信,心不可信。惟道可信,贤主秀士岂可知哉?昔者桀信天与其祖四海,已不勤於道,天夺其国以授殷。纣亦信天与其祖四海,己不躬於道,天夺其国以授周。

与,犹以也。祖,犹主也。夏桀、殷纣,耽淫奢纵,自云有命,禀於上天。穷凶肆虐,不修其道,故天夺其国以授於汤武。

今夫堕r音农信坠实生百谷,不力於其道,坠窃其果稼而荒翳之。

堕农之人信坠生谷,不勤耘耕,稂莠荒芜。故不能获果稼。

齐后信人之性酬让,不明於其道,举全境以付人,人实鸦义而有其国。

后,君也,齐简公也。信人性不明酬让,为陈恒之所弒,而取其国。鸱义,喻贪残也。

凡人不修其道,随其心而师之,营欲茂滋,灾疾朋衅,戕身损寿,心斯害之矣,

人自师心,不遵圣教,营欲炽盛,百殃斯集。此乃心为身害。朋,犹群也。衅,犹动也。戕,害者也

故曰惟道可信。

道者,坦荡恬怡,无所染着。人能虚心归道,则身命保全也。

天坠非道,不能悠久;

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

苍生非贤,不能靖顺;庶政非材,不能龢理。

贤材皆用,道以理物。

夫用道之人,不露其用,福滋万物,归功无有,

潜功密济,百姓谓我自然。

神融业茂,灵庆悠长。

融,通也。神理通达,德业荣茂,积善所钟,庆流后裔也。

知而辨之谓之识,知而不辨谓之道。识以理人,道以安人。

辨析事物,使人去恶就善,所以理人也。含弘冲寂,无所毁誉,所以安镇浮竞也。

夫鸡s音辰而作,负日任劳,流汗洒坠,夜分仅息,r夫之道也。

鸡晨,谓鸡鸣之旦也。夜分,中夜。负日,为日所曝也。仅,少也。

俯拾仰取,锐心锥撮,力思搏精,希求利润,贾竖之道也。咽气谷神,宰思损虑,超遥轻举,日精炼仙,高士之道也。

咽气,胎息,五牙之类也。谷,养也。宰,割也。日精,吸日精也。炼仙,炼质专而乃升仙也。

剸情端想,毕志所事,伦揆忘寝,谋效位司,人臣之道也。

专情正想,尽忠於所事之君;导理揆度,效功於所司之位,是人臣之道也。

清心省念,察验近习,务求才良,以安万姓,人主之道也。

清心,寡嗜欲也。省念,无私也。近习,谓近臣。

若由是类之,各顺序其志度,不替x音塞其业履,是为天下有道。

农夫贾竖,各保其业,明君贤臣,各修其道,则天下顺序而业履安定者也。

导筋骨则形全,剪情欲则神全,靖言语则福全。q音克此三全,是谓清贤。道德盛,则鬼神助,信义敦,则君子合,礼义备,则小人怀。有识者自是,无识者亦自是;有道者静默,暗钝者亦静默。物固有似是而非,似非而是;先号后笑,始吉终凶;身可亲而才不堪亲,才可敬而身不堪敬;敬甚则不亲,亲甚则不敬;亲之而疏,疏之而亲。恩甚则怨生,爱多则憎至。有以速为贵,有以缓为贵,有以直为贵,有以曲为贵。百事之宜,其由甚微,不可不知,是故智者难之。静则神通,穷则意通,贵则语通,富则身通,理势然也。

王本云理,势使然也。

同道者相爱,同菊者相嫉;同与者相爱,同取者相嫉;同病者相爱,同壮者相嫉;人情自然也。

情通无求则相爱,争能尚胜则相嫉,势使然也。

才多而好谦,贫贱而不谄,处劳而不为辱,贵富而益恭勤,可谓有德者也。

政道篇第三

顺天行令,不择亲疏;异域同归,望风而靡。

人无法以知天之四时寒暑,日月星s之所行,若知天之四时寒暑、日月星s之所行当,则诸生血气之类皆得其处,而安其产矣。人臣亦无法以知主之赏罚爵禄之所加,若知主之赏罚爵禄之所加宜,则亲疏、远近、贤不肖皆尽其才力,而以为用矣。信全则天下安,信失则天下危。夫百姓勤劳,财物殚尽,则争害之心生,而不相信矣。人不相信,由政之不平也。政之不平,吏之罪也。吏之有罪,刑赏不齐也。刑赏不齐,主不勤明也。夫主勤明则刑赏一,刑赏一则吏奉法,吏奉法则政下宣,政下宣则民得其所,而交相信矣。是知天下不相信者,由主不勤明也。亢仓子居息壤五年,

息壤,是周地名也。

灵王使祭公致篚帛与纫璐,

灵王,周灵王也。祭公,周之卿士也。璐,美玉也。灵王慕亢仓之德,使祭公致玉帛之礼以聘之。篚,盛帛之篚也。纫,所以贯玉者也。

曰:余末小子,否德忝位,水旱不时,藉为人,若何以禳之?

灵王云:我浅末小子,不明其德,忝君宝位,致使水旱失时,人遭饥苦,故请问禳辟之方也。

亢仓子曰:水,阴沴也。阴於国政类刑,人事类私。

沴,乱也。水,阴象,阴主刑。水,又潜流私匿之类也。若刑狱不直,人事多私,则有沴#1水之灾也。

旱,阳过也。阳於国政类德,人事类盈。

旱,阳象。阳主德。阳,为显盛骄盈之类也。若君不修其德,人事盈侈,则有大旱之灾也。

楚以为凡遭水旱,天子宜正刑修德,百官宜去私戒盈,则以类而消,百福日至矣。

楚,亢仓子名也。后皆放此。

郑有胡之封珪、戎弓,

胡,国名。封珪,大珪也。戎弓,弓名也。二物本胡国所有,后为郑所得也。

异时失同於荆。

异时,犹他时也。诸侯殷见曰同。荆,楚之旧号也。盖时楚大,诸侯共朝于楚,为会同之期,而郑后至也。

荆曰:必得封珪、戎弓,不然,临兵于汝。

荆恃强大,欲行非义,因郑后期,胁而迫之,将求二物。

郑君病之,驾见亢仓子,曰:封珪、戎弓先君得之胡,绵代功实传章翼嗣。

病,患也。绵,历也。翼嗣,谓后嗣。先君得此二物,敬而藏之,欲传示子孙,以为有功之宝也。

今荆恃大而曰必得,不然临兵国危矣。寡人欲以他封珪,戎弓往,若之何?

他封珪、别珪也。

亢仓子曰:君其少安,

劝君少安,勿怀忧惧。

今是楚亦有宝於此,

亢仓以信义为宝也。

饰楚之宝以贳罪於君,楚所不能为,

贳,赊也。伪以他珪欺诳大国,取我诚信光饰而行。虽罪可延赊,终致后戮。陷君於罪,亏我信义,故我不能为也。

君必致夫真。

劝郑君勿以他珪往。

今荆以浅鲜之过而负其威刑,申逞不直以耗敚与国,荆失诸侯,於是乎在诸侯闻之,将警劝备伦比勤明,会同上义,固存郑为首,君姑待之,岂必非福?

浅,鲜小貌也。负,恃也。逞,快也。伦比,犹等伦也。姑,且也。郑之失期,实为小过;荆恃强大,欲肆威刑,胁迫珪弓,侵夺与国,无德贪取必失诸侯矣。

於是,以胡珪、戎弓往。未至郢,

郢,荆所都。

荆人闻之,

闻么几仓之谋也。

曰:彼用圣人之训辞,吾焉取此,以暴不直於天下,而令诸侯实生心焉。遽返其赂,而益善郑焉。

暴,犹露也。遽,急也。赂,即郑之珪弓也。

人之情欲生而恶死,欲安而恶危,欲荣而恶辱。天下之人得其欲则乐,乐则安;不得其欲则苦,苦则危。若人主放其欲,则百吏庶y具展其欲;

放,谓放纵也。百吏,百官也。庶果,众事之长。展,申者也。

百吏庶y具展其欲,则天下之人,贫者竭其力,富者竭其财,四人失其序,

士农工商,失其次序。

皆不得其欲矣。天下之人不得其欲,则相与擭持,保抱逋逃,隐蔽漂u音流,捃采以祈性命。

捃,拾也。采,取也。拾取野果求养性命。

吏又从而捕之,是故不胜其危苦,因有群聚背叛之心生,若群聚背叛之心生,则国非其国也。勿贪户口,百姓汝走;勿壮城池,百姓汝疲;赋敛不中,穷者日穷;刑罚且二,贵者日贵;科禁不行,国则以倾。

中,平之也。

官吏非才,则宽猛失所。或与百姓争利,由是狡诈之心生,所以百姓奸而难知。夫下难知则上人疑,上人疑则下益惑,下既惑则官长劳,官长劳则赏不足劝,刑不能禁,易动而难静,此由官不得人故也。政术至要,力於审士。

力,犹勤也。

士有才行比於一乡,委之乡;

士能和比一乡,则委一乡之政以任。

才行比於一县,委之县;才行比於一t音州,委之t;才行比於一国,委之国政。而后乃能无伏士矣

各得展其才用,则无隐伏之士者矣。

人有恶戾於乡者,则以诲之;

戾,罪也。人有罪恶者,则一乡之长先教诲之也。

不改是为恶戾,於县则挞之;

在乡不改,则送上於县而挞之也。

不改是为恶戾,於t则移之;

挞之不改,则送州而流移之也。

不改是为恶戾,於国则诛之。而后乃能无逆节矣。诚如是,举天下之人,一一胸怀,无有干背慆慢之萌矣,此之谓靖人。

贤材获用,暴恶迁善,则天下之人安静也。

凡为天下之务,莫大求士;士之待求,莫善通政;通政之善莫若靖人。

人主通达圣教,则士归之。众贤共治,莫善於靖人也。

靖人之才,盖以文章考之,百不四五;

文章浮华,矫而不实。今以文章考严靖人之才,百中无四五也。

以言论考之,十或一二;

有言者不必有德,有德者不必有言,故十中或有一二也。

以神气靖作态度考之,十全八九。

贤良心广体胖,神气冲和,动靖态度必合仪,则审而察之,十得八九者矣。

是皆贤王庆世明识,裁择所能尔也。

外虽有贤才,而主无明识,亦不能以裁择。

夫下王危世,以文章取士,则翦巧绮滥益至,而正雅v音素实益藏矣;

末世文章尚於绮靡,则雅素之士不来矣。

以言论取士,则浮掞游饰益来,而謇谔诤直益晦矣;

浮游华饰之士#5贵,则謇谔忠诤之才伏矣。

以神气靖作态度取士,则外正内邪益尊,而清修明实益隐矣。

内无明识故任,择不得其人也。

若然者,贤愈到,政愈僻,令愈勤,人愈乱矣。

用非贤为贤,乃益所以乱。

夫天下,至大器也;帝王,至重位也。得士则靖,失士则乱,人主劳於求贤,逸於任使。於呼,守天聚人者,其胡可以不事诚於士乎?人情失宜,主所深恤,失宜之大,莫痛刑狱。夫明达之才,将欲听讼,或诱之以诈,或胁之以威,或开之以情,或苦之以戮,虽作设权异,而必也公平。

一物失宜,明主之所深恤,况刑狱之大乎?夫察狱问囚,务得其实,或有隐匿,则设威以胁之;或导之以实情,或苦之以刑戮。虽权变多端,而终无枉滥也。

故使天下之人,生无所於德,死无所於怨。

理自当生,故生无报德;理自当死,故死无咎怨。

夫秉国、建吏、持刑若此,可谓至官。至官之世,群情和正,诸产咸宜,爱敬交深,上下条固,不可摇荡,有类一家,苟有违顺陵逆,安得动哉?平王反正,既宅天邑,务求才良,等闻一善,喜豫连日。

平王承幽、厉之后,天下板荡,无复纪纲。於是拨乱返正,东迁洛邑,改革前非,务求贤哲,得闻一善,累日欢悦。宅,居也。天邑,即洛邑也。等,犹得也。

左右侍仆累言大臣有贤异者,如是踰岁。

侍仆,左右小臣也。见王悦喜,承意阿谀也。

王曰:余一人于德不明,务求贤异,益恐山泽遗逸不举,岂乐闻善以自闭塞哉?乃者仄媚仆臣累誉权任,颇阶左右,意余孱昧,无能断明,徒唯w音共和,依违浸长。自贤败德,莫此为多,不时匡遏,就兹固党。

仄媚,邪媚也。权任,大臣也。阶,升也。孱,弱也。依违,相依也。邪媚小臣称扬权任,阶缘左右,共相蒙蔽,谓我暗弱,不能明察。若不遏绝,党固滋深也。

於是弃左右近习三人市,

谓杀之而曝尸於市也。古者刑人於市,与众共弃之。

贬庶司尹夫五人,

庶司尹y,谓权任大臣也。

曰:无令臣君者附下罔上,持禄阿意。天下闻之,称为齐明,海南之西归者七国。至理之世,舆服纯素,宪令宽简,禁网疏阔。夫舆服纯素,则人不胜羡;

不相企羡。

宪令宽简,则俗无忌讳;禁网疏阔,则易避难犯。若人不胜羡,则嗜欲希微,而服役乐业矣;

服,从也。从於所役之业也。

俗无忌讳,则抑闭开舒,而欢欣交通矣;

凡所抑闭,皆由忌讳;今既无忌讳,皆得开舒也。

易避难犯,则好恶分明,而贵德知耻矣。

贵德则不犯,知耻则易避。

夫服役乐业之谓顺,欢欣交通之谓和,贵德知耻之谓正。浮堕之人,不胜於顺;逆节之人,不胜於和;奸邪之人,不胜於正。顺、和、正三者,理国之宗也。衰末之世,舆服文巧,宪令禳祈,

禳祈,烦多者也。

禁网颇僻。夫舆服文巧,则流相炎慕;

俗尚文巧,则下人随流,递相企慕。如火之上炎也。

宪令欀祈,则俗多忌讳;禁网颇僻,则莫知所逭。

追,犹逃也。

若流相炎慕,则人不忠洁,而耻朴贵华矣;俗多忌讳,则情志不通,而上下胶戾矣;莫知所逭,则谗祸繁兴,而众不惧死矣。夫耻朴贵华之谓浮,上下胶戾之谓x,众不惧死之谓冒。真正之士,不官於浮;公直之士,不官於x;器能之士,不官於冒。浮、x、冒三者,乱国之梯也。刑君熊圉问水旱理乱,

熊,荆之姓,圉名。

亢仓子曰:水旱由天,理乱由人。若人事和理,虽有水旱,无能为害,尧汤是也。

尧时九年洪水,汤时七年大旱。

故周之秩官云:人强胜天。

《秩官》、《周书》篇也。

若人事坏乱,纵无水旱,日益崩离,且桀纣之灭岂惟水旱?

一云岂因水旱。桀纣之君,暴雪奢淫以灭亡,非独水旱也。

荆君北面遵循稽首曰:天不弃不谷,及此言也。

一本云遵修。遵循,退行也。荆君敬重亢仓子,故称之曰天。不弃不

谷,王公之卑称也。亢仓子不弃於我,故得及闻此言者也。

乃以弘璧十朋为亢仓子寿,拜为亚尹。

弘璧,大璧也。十朋,十双也。亚尹,小尹也。

曰;庶吾国有瘳乎?亢仓子不得已中宿微服,违之他邦。

瘳,差也。违,去也。

至理之世,山无伪隐,市无邪利,朝无佞禄。国产问:何由得人俗醇朴?

国产,郑大夫公孙乔,字子产也。

亢仓子曰;政烦苛,则人奸伪;

法令滋彰,盗贼多矣。

政省一,则人醇朴。

其政闷闷,其人醇醇。

夫人俗随国政之方圆,犹蠖屈之於叶也,食苍则身苍,食黄则身黄。曰:何为则人富?亢仓子曰:赋敛以时,官上清约,则人富。赋敛无节,官上奢纵,则人贫。句粤之簳镞以精金,惊隼为之羽,以之掊棰,则其与槁朴也无择。

勾粤,东粤也。簳,箭朴也。惊隼,雕鹗之类也。掊棰,打击也。《尔雅》云:东南之美者,有会稽之竹箭焉。夫勾粤之簳,以精金为簇,以隼翎为羽,用之打击,则同於槁朴。无择,犹无异。

及夫荡寇争z音冲,觌武决胜,加之骇弩之上,则三百步之外不立敌矣。

排荡寇敌,争冲决胜,加此勾粤之簳於强弩之上,则前无立敌矣。

蜚景之剑威夺白日,气盛紫蜺,以之刲获,则其与{刃也无择。

蜚景,神剑也,{嫌也。神剑虽利,以获稻则同於鎌刃也。

及夫凶邪流毒沸渭不靖,加之运掌之上,则千里之内不留行矣。

凶邪流毒,谓温疫之气也。此神剑能辟凶邪?故威光所行,则千里之内未尝留止也。

夫材有分,而用有当,所贵善因时而已耳。

槁朴、{刃施於常用耳,粤簳、蜚景以御凶灾。材分所当,各因时而贵也。

昔者明皇圣帝,天下和平,万物畅茂,群性得极,善因时而勿扰者也。近古是来,天下奸邪者众,正直者寡;轻薄趁利者多,敦方退静者鲜。奸者出言y於忠言,巧伪乱真,不能辨也。

遂使天下之人交相疑害。悲夫,作法贵於易避而难犯,救弊贵於省事而一令。除去豪横则官人安,刑禁必行则官人不敢务私利,官人不敢务私利,而百姓富。史刑曰:眚灾肆赦,赦不欲数,赦数则恶者得计,平人生心,恶者得计,务益於奸;平人生心,亦为不善也。

而贤良否塞矣。人有大为贼害,官吏捕获,因广条引,诬陷页良,阔远牵率,冀推时序,卒蒙赦宥。遇贼害者,讫无所快,自毒而已。由是平人递生黠计,吏劳政酷,莫能镇止,此由数赦之过也。夫人之所以恶为无道不义#6者,为其有罚也;所以勉为有道行义者,为其有赏也。今无道不义者赦之,而有道行义者被妎音害而不赏,欲人之就善也,不亦难乎?世有贤主秀士肯察此论:

讫,犹终也。快,喜也。毒,苦也。肯,可也。

人怨若,非不接人也;神怒者,非不事神也;巧佞甚,人愈怨;淫祀盛,神益怒。

洞灵真经卷上竟

#1『天佑神助,近』宋刊本作『在天佑之福,故俗』。

#2在:宋刊本作『存』。

#3弒:原作『煞』。据宋刊本改。

#4沴:宋刊本作『大』。

#5士:宋刊本作『事』。

#6义:宋刊本作『善』。

洞灵真经卷中

何粲注

君道篇第四

清静无为,以身帅下。

始生之者天也,养成之者人也#1。

万物之始生者,由乎天也;助天而养之,由乎人也。

能养天之所生而物撄之谓天子。

撄,扰也。人能助天养物而物驯,扰之者是谓天子也。昔舜有圣德,三徙成都是也。

天子之动也,以全天气,故此官之所以自立也。立官者,以全生也。

天不自治,故圣人代天以治物者也。圣人不能独治,故立官以辅之。立官之由,本以养物,贵全天气,不使有亏伤。

今世之惑主,多官而反以害生,则失所以为立官之本矣。

后世惑主,务在多官,官多则政烦,政烦则害物,是失立官之本意也。

草郁则为腐,树郁则为蠹,人郁则为病,国郁则百慝并起,危乱不禁。

郁者,气未通#2之谓也。官多政烦,事有拥滞,如草木之成腐蠹也。

所谓国郁者,主德不下宣,人欲不上达也。

奸臣蒙蔽,故主德不下宣;黎庶枉届,故人欲不上达。

是故圣王贵忠臣、正士,为其敢直言,而决郁塞也。克己复礼,贤良自至;

克,损也。复,反也。人君能以谦损反礼,则贤良归。

君耕后蚕,苍生自化。

天子亲耕,皇后亲蚕,以身率人,则天下化之也。

由是言之,贤良正,可待不可求,求得非贤也;

君有礼让,贤臣自归,故可待也。君无礼让,虽复求贤,贤至,乃非贤也。

苍生正,可化不可刑,刑行非理也。

君耕后蚕,人自效之,故可化也。身不自为而使人为之,人必不从。虽

复刑之,刑行非至理。

尧舜有为人主之勤,无为人主之欲,天下各得济其欲;

勤,谓劳心以养物;欲,谓私身以奉己也。

有为人主之位,无为人主之心,故天下'各得肆其心。

位,谓居位而治事;心,谓求安以自适。肆者,申也。

士有天下爱之,而主不爱者;有主独爱之,而天下人不爱者。

竭公忠而养天下者,则天下爱之;狥私情而媚一人者,则其主爱之。

用天下人爱者,则天下安;用主独爱者,则天下危。人主安可以自放其爱憎哉?由是重天下爱者,当制其情。

圣人以天下为安危者也。欲天下之安,则人主不得纵其爱憎,当抑制其私也。

所谓天下者,谓其有万物也;所谓邦国者,谓其有人众也。夫国以人为本,人安则国安,故忧国之主,务求理人之材。

天下以万物为多,邦国以人众为富,忧国家者不可不任贤以辅己也。

玉之所以难辨者,谓其有硁石也;金之所以难辨者,谓其有鍮石也。

硁石似玉,鍮石似金,犹奸人外正内邪,亦难辨也。

今夫以隼翼而被之鴳,视而不明者,正以为隼;明者,视之乃鴳也。

隼,鹰也。鴳,雀也。

今夫小人多诵经籍方书,或学奇技通说,而被以青紫章服,使愚者听而视之,正为君子也;明者听而视之,乃小人也。

奇技,异艺也。通说,杂说也。

故人主诚明,以言取人理也,以才取人理也,以行取人理也;人主不明,以言取人乱也,以才取人乱也,以行取人乱也。

人主明者,以言行取人,尽皆理也;主昏昧,虽以言行取人,尽皆乱也。

夫圣主之用人也,贵耳不闻之功,目不见之功,口不可道之功,而百姓畅然自理矣。

夫贤良之治世也,不显其名,不彰其用,不称其能,潜功密济,理自玄畅,名迹不生,人无企尚,故圣主贵之也。

若人主贵耳闻之功,则天下之人运货逐利而市誉矣;

若人主贵闻臣下之功,则奸人运其财货随逐便利以市声誉也。

贵目见之功,则天下之人恢形异艺而争进矣;

恢诞形容,奇异技艺,夸企争进,愈乱天下矣。

贵可道之功,则天下之人习舌调吻而饰辞矣。

利口便辩,虚而不实。

使天下之人市誉争进,饰辞见达者,政败矣。

争名尚能,则正理之道衰矣。

人主皆知镜之明己也,而恶士之明己也,镜之明己也功细,士之明己也功大,知其细,失其大,不知类也。

镜知形之好丑,士知心之善恶。正形之功细,正心之功大。今人主乃贵其细而失其大,岂不惑哉?

於呼,人主清心省事,人臣恭俭守职,太平立致矣。而世或难之,吾所不知也。若人主方寸之坠不明不断,则天地之宜,四海之内,动植万类,咸失其道矣。

方寸之地,谓心之所居也。动,谓含气之类。植,谓草木之类也。

以耳目取人者,官多而政乱;

取闻见之功,则饰伪者众,争进者多,主不能辨,故官多而政乱也。

以心虑取人者,官少而政清。

用心愿神识而得人者,其官甚寡,其政甚治也。是知循理之世,务求不可见,不可闻之材;浇危之世,务取可闻可见之材。呜呼,人主岂知哉?以耳目取人,人皆敚h以买誉;以心虑取人,人皆静正以勤德。吏#3静正以勤德,则不言而目化;吏h敚以买誉,则刑之而不g音畏,世主岂知哉?

臣道篇第五

尽忠竭力谋效所司。

夫国之将兴也,朝廷百吏或短、或长、或丑、或美、或怡、或厉、或是、或非。

丑,恶也。怡,悦也。厉,严厉也。

虽听其言,观其貌,有似不同,然察其志,征其心,尽於为国。所以刚讦不怨,黜退不愕,议得其中,无违乎理。故天不惑其时,坠不乏其利,人不乱其o,鬼神开赞,蛮夷柔同,保合大和,万物化育。

国之兴也,朝廷禄位务尽其忠,各竭其能,力行公正,无有阿私。故天时不忒,地利不乏,人事不乱,鬼神佑助,远方柔服也。

国之将亡也,朝廷百吏姿貌多美,颜色谐和,词气华柔,动止详润。

亡国之臣,外虽、和顺,内怀猜#4忌,各徇其私,暗相谋害。

虽观其貌,听其言,有若欢洽,然察其志,征其心,尽在竞位。所以闻奇则怪,见异必愕,相嫉相蒙,遂丧其道。故天告灾时,坠生反物,

天反时为灾,地反物为祆。

人作凶德,鬼神闲祸,

闲,犹伺也。

戎狄交侵,丧乱弘多,万物不化。夫不伤货财,不妎人力,不损官吏,而功成政立,下阜百姓,上滋主德,如此者忠贤之臣也。若费财烦人,危官苟效,一时功利规赏於主,不顾过后贻灾於国,如此者奸臣也。至理之世,官得人。不理之世,人得官。邾龙顅问事君,亢仓子曰:既策名而臣人者,心莫若公,无阿私也。

貌莫若和,言莫若正。公不欲灵,和不欲杂,正不欲犯。

君不见察,亦不欲犯颜而谏也。

古之清勤为国修政,今之清勤为身修名。夫为国修政者,区处条别,动得其宜,合於大体。为身修名者,区处条别,致远不通,拘於小节。是知心以道为主,抵事得其所;心以事为主,抵物失其所。

以道为主,公心也;以事为主,私情也。抵者,触也。

臣居上位不谏,下位不公,不合赡其禄。

赡,赒给也。

君不严敬,大臣不彰信小,臣不合官其朝。有才者不必忠,忠者不必有才。臣不患不忠,适恐尽忠而主莫之信;主不患不信,适恐信之而莫能事事。

事事,犹用事也。

上等之人,得其性则天下理;中等之人,得其性则天下乱。明主用上等之人,当委以权宜,便o肆其所为;

上等之人,谓贤良也公平正直,无所阿私,使之莅职,信能匡赞。虽权变有时,必归於正也。

用中等之人,则当程课其功,示以赏罚。

中等之人,谓艺能之士。见善则迁见恶则染,故人主以赏罚制之也。

贤道篇第六

克己复礼贤良自至。

贤良所以屡求而不至,难进而易退者,非为爱身而不死王事,适恐尽忠而主莫之信耳。自知有材识之人,外恭谨而内无忧。其於众也,龢正而不狎。亲之则弥庄;疏之则退去而不怨;穷厄则以命自宽;荣达则以道自正。人有视其仪贤也,听其声贤也,征神课识,或负所望。夫贤人其见用也,入则讽誉,出则龚默,职司勤办,居室俭闲。

讽,谓刺君之过。誉,谓称君之美。龚默,静慎也。办,治也,闲,谓防闲。

其未见用也,藏身於众,藏识於目,藏言於口,饱食安步,独善其身,贞而不怨。智者不疑o,识者不疑人。有识之士,行危而色不可疏,言逊而理不可拔。

谓遇浊世不变其志,行虽危而色常和,言虽逊而理确然。

凡谓贤人不自称贤,

自伐者无功,故非贤。

效在官政,功在事事。

验其官政,察其用事,贤不肖可辩也。太平之时,上士运其识,中士竭其耐,小人输其力。齐有掊子者,材可以振国,行可以独立,振,济也。独立,谓德行孤标不可倾拔。

事父母孝谨,乡党恭循,念居贫无以为养,施信义而游者久之矣。所如寡合,或为乘时夸毗者所蚩绐,

如,往也。本作所蚩往。绐,音待。一云始於是也。寡合少谐,偶也。夸毗,矜恃也。蚩,笑也。绐,欺也。

於是负杖步足,问乎亢仓子曰;吾闻至人忘情,

至人虚怀,与道合体,故忘情也。

黎人不事情,

黎,众也。智力愚昧,不能用情也。

存情之曹务其教训而尊信义。

曹,辈也。中人存情,以信义为尊。

吾乃今不知为工,

工,犹能也。躬行信义,所往寡合,不知其所为能。

受不信为信,

世有受人之不信,将以为信也。

信而不见信为信,

有实为信,而不为人所见信,乃自以为信。

为勤慕义为义,

人有本非义,而以慕义为义,乃为人所称义也。

义而不俟义为义。

有实为义,而不待人称义,亦常自为义也。

然则信义之士,常独厄随退,胡以取贵乎时,而教理之所上也?亢仓子俯而循衽,k神而嘻,超然而歌,

衽,衣襟也。嘻,叹声也。超然,高举之貌。

曰:时之阳兮信义l音昌,

时之阳喻君有道也。有道则信义昌也。

时之默兮信义伏,

时之默喻君暗昧也。君暗昧则信义伏藏。

阳与默,昌与伏,汨吾无谁私兮?羌忽不知其读。

汨,乱也。羌,发声也。读,犹云也。夫时有治乱,故用有行藏。阳则与时俱昌,默则与时俱伏,随流任运,宁有私耶?今乃问我,不知其云也。

夫运正性以如适,而物莫之应者,真不行也。夫真且不行,谓之道丧。

信义者,正性之用也。真者,正性之本也。

道丧之时,上士乃隐,隐之为义。有可m音为也,

时有可为#5,莫可m#6者也,时有否泰,莫得长为。

有可用也#7,有时而用。莫#8可用者也。

用有行藏,莫得长用。

祭公问:贤材何从而致?亢仓子曰:贤正可待不可求,材慎在求不慎无。

材在求而择之不慎,无材。

若天子静,大臣明,刑不避贵,泽不隔下,则贤人自至而求用矣。贤人用,则四海之内,明目而视,清耳而听,坦心而无郁矣。天自成,地自宁,万物醇化,鬼神不能灵。

天下醇和,故鬼神不能见灵怪。

故曰贤正可待不可求。若天子勤明、大臣和理之求士也,则恢弘方大、公直靖人之才至;若天子苛察、大臣躁急之求士也,则i心巧应、毁方破道之才至;若天子疑忌、大臣巧随之求士也,则奇姓异名、仄媚怪术之才至;若天子自贤、大臣固位之求士也,则事文逐誉、贪浊浮丽之才至;若天子依违、大臣回佞之求士也,则外忠内僻、情毒言和之才至。故曰才慎在求不慎无。昔者黄帝得常仙、封鸿j音鬼、容丘音丘,

三人,黄帝臣也。

商王得伊尹,中兴得甫申,

中兴,周宣王也。甫,仲山甫也。申,申伯。

齐桓得蜜宁籍,

即宁戚也。

皆由数君体道迈仁,布昭圣武,思辑光明,宽厚昌正,而众贤自至而求用,非为简核而得之也。

迈,行也。辑,睦也。简核,犹择也。

祭公曰:夫子云贤人不求而自至,亦有非贤不求而自至者乎?亢仓子曰:夫非贤不求而自至者固众矣。夫天下有道,则贤人不求而自至;天下无道,则非贤不求而自至。人主有道者寡,

无道者众;天下贤人少,不肖者多。是知非贤不求而自至者多矣。祭公曰:贤固济天下,材亦能济天下,俱济天下,贤与材安异耶?亢仓子曰:窘乎哉,其问也。

窘,迫也。言所问切迫。

夫功成事毕,不徇封誉,恭退朴俭之谓贤。

徇,求也。功成不居其位,守恭谦以自牧也。

功成事毕,荣在禄誉,光扬满志之谓材。贤可以镇国,材可以理国。所谓镇者,龢宁无为,人不知其力。

至德潜化,人莫能知之也。

所谓理者,勤率其事,人知所於德。

人赖其功,故推德於己也。

一贤统众材则有余,众材度一贤犹不足,如是贤材之殊域。

一贤虽少,统领众材,尚有余德;众材虽多,比度一贤,犹不能及。

有居山林而谊者,有在人俗而静者,有。喧而正者,有静而邪者也。

言求贤不可不察其邪正矣。

凡视察其貌鄙俗,而能有贤者,万不有一;视察其貌端雅,而实小人者,十而有九。

言贤人难得也。

夫不炼其言而知其文,不责其仪而审其度,不采其誉而知其善,不流其毁而断其宝,可谓有识者也。

不待流言毁谤而知其恶情也。

洞灵真经卷中竟

#1始生之者天也,养成之者人也:宋刊本作『始生之者天地养成之者也』。

天也:宋刊本作『天地』。

#2气未通:宋刊本作『气拥不通』。

#3吏:原作『文』,据宋刊本改。

#4猜:原作『情』,据宋刊本改。

#5时有可为:原本无,据宋刊本增。

#6莫可m者也:原本无,据宋刊本增。

#7有可用也:此句前有『莫可为者』此句后有『邦有道则智,邦无道则愚』,据宋刊本删。

#8莫:字前原本有『故』字,据宋刊本删。

 

洞灵真经卷下

何粲注

训道篇第七

至德之用,万教之主,神明共赞,可以化民。

闵子骞问仲尼:道之与孝相去奚若?

疑其相去远也。

仲尼曰:道者,自然之妙用。孝者,人道之至德。

穷於本始谓之道,施於人理谓之孝。道能通生万物,不知其所由然,故曰妙用。孝者,善事父母,尽敬尽顺,通乎神明,故曰至德。

夫其包运天地,发育万物,曲成类形,布丕性寿。

性者刚柔之质,寿者一期之尽。

其功至实,而不为物府,不为事官,无为功尸,扪求视听,莫得而有,字之曰道,

虽曲成万类,雕刻众形,寻求生宰,莫见其眹,故字之曰道。道者,虚通之谓。

用之於人,字之曰孝。孝者,善事父母之名也,夫善事父母,敬顺为本,意以承之,顺承颜色,无所不至。发一言,举一意,不敢忘父母;营一手,措一足,不敢忘父母。事君不敢不忠,朋友不敢不信,临下不敢不敬,向善不敢不勤,虽居独室之中,亦不敢懈其诚,此之谓全孝。故孝诚之至,通乎神明,光于四海,有感必应,善事父母之所致也。昔者虞舜其大孝矣乎,庶母惑父屡憎害之,舜心益恭,惧而无怨。谋使浚井,下土实之,于时天休,震动神明,骏赫道穴而出,奉养滋谨,由是玄德茂盛,为天下君,善事父母之所致也。

按《史记》称:舜父瞽叟与庶母弟皆欲杀舜。使舜修廪,瞽叟从下纵火焚廪。舜乃以两笠自抒而下。去,得不死。后又使舜穿井,舜穿井为匿孔旁出。舜既入深,瞽叟与象共下土填井,舜匿孔出,去。是其事也。于时天以休美之德,震动舜心,神明#1赫然,令其免害。及出之后,事父弥馑。尧知其圣,历试诸难,后乃禅其位焉。

文王之为太子也,其大孝矣,朝夕必至乎寝门#2之外,问寺人曰;兹日安否?何如?

寺人,奄#3官。主在左右侍君也。

曰:安,太子温然喜色。小不安节,太子色忧满容。朝夕食上,

谓侍者进食於君也。

太子必视寒暖之节,食下必知膳#4养所进,然后退。

知所食之多少。

寺人言疾,太子肃冠而斋,

君有疾,故太子严肃衣冠而斋斋者,虚心专志以祈神明,使救护者耳。

膳宰之馔,必敬视之,汤衣之贡衣必亲赏之,

馔,饮食也。贡,进之也。

尝馔#5善,

谓君尝候者也。

则太子亦能食,尝馔寡,太子亦不能饱,以至乎复初,然后亦复初。

君病间,而太子亦复初也。

君后有过,怡声以讽。

怡,悦也。谓下气怡声,几微讽谏。

君后所爱虽小,物必严龚。

不敢慢君父之所爱。

是故孝成於身,道洽天下。《雅》曰:文王陟降,在帝左右,

《雅》,《诗□大雅》也。陟,升也。帝,天也。左右,助也。言文王所为,天必助之。

言文王静作进退,天必赞之,故纣不能害。

赞,佐也。文王事纣,为天所佐。故殷纣虽暴,不能辄害。

梦启之寿,

《礼记》云:文王有疾,旬有二日乃间。文王谓武王曰:汝何梦矣?武王对曰:梦帝与我九龄。文王曰:汝以为何也?武王曰:西方有九国,君王其终抚诸?文王曰:非也。我百尔九十,吾与汝三焉。文王九十七而终,武王九十三而终也。

卜世三十,卜年七百,天所命也,善事父母之所致也。

《左传》曰:成王定鼎于郏鄏,卜世三十,卜年七百,天所命也。

闵子骞曰:善事父母之道幸既闻之矣,敢问教子之义?仲尼曰:凡·三王教子必视礼乐。

视,犹示也。

乐所以修内,

和其心也。

礼所以修外,

检其容也。

礼,乐交修,则德容发辉于貌,故能温恭而文明。夫人臣者,杀其身有益於君则为之,况利其身以善其君乎?是故择建忠良贞正之士为之师傅,欲其知父子、君臣、长幼之道。夫知为人子,然后可以为人父;知为人臣,然后可以为人君;知事人,然后能使人。此三王教子之义也。

三王,谓夏、殷、周三代之王也。

闵子骞退而事之於家,三年人无间於父母兄弟之言,

上事父母,下顺兄弟,尽善尽美。故人无非间之言也。

交游称其信,乡党称其仁,宗族称其悌,德行之声溢於天下,此善事父母之所致也。齐太子坐清台之上,燕壮侯他,

壮,燕侯谥也,他,名也。

高冠严色,左带玉具剑,右带环佩,左光照右,右光照左。

言玉佩之光交相#6照也。

太子读书不视,壮侯他问曰:齐国有宝乎?太子曰:主信臣忠,百姓戴上,齐国之宝也。壮侯他应声解剑而去。

闻义而服也。此言君子尚德,不尚华饰也。

呜呼,人有偏蔽,终身莫自知已乎?贤者见之宽恕而不言,小人暴爱而溢言,亲戚怜嫉而贰言。人有偏蔽,恶乎不自知哉?

恶乎,犹何也。

是故君子检身常若有过。衣其衣,食其食,知其过而不克音克有以正之者,君子耻之。

言为人臣#7,不能有所匡正也。

将欲有言,识其必不能行者,君子罕言。

君不纳忠练,则罕言以避患也。

当责众人之恶者,视己善乎哉?当责众人之邪者,视己正乎哉?此之谓反明。

先审身之善正,然后责人之邪恶也。

翟西氏之子甚孝谨,翟西怜其子而好妄与之言。翟西s出,夕返,则曰:甲死矣。其子信之,既而甲在焉。他夕则曰:乙且害。余其子伺将行仇。既而不见恶端。他夕则曰:丁病矣。其子觇之,丁诚无恙,举此类也。

觇,视也。恙,忧也。举,皆也。

冒淹年序。子固孝谨,至於训勒,益不保承。乡国之人,疾其咎口,谋将煞之。翟西闻而惧,归以告子,子未甚信,既而翟西见煞。

此章戒人轻言政害。虽爱子,犹不信之,以至见煞,况他人乎?

谓多言之人为疏露,亦有辞约而不密者;谓轻佻之人为不定,亦有体闲而心躁者;

轻佻,犹轻躁也。

谓丛杂之人为猥细,亦有外洁而内浊者。若类而引之,不可殚载。若非彻识,孰f音克究详?

殚,犹尽也。

时有不可不应o也者,内静而外动,易动而难静。

谓外见利贪而逐之,愈得愈贪,故身劳而难静。

时有不可不求使也者,内思而外待,待至而后乐。

谓内兴情欲,缘境思求,心有所待,故待得而复乐,不知心摇而伤性。

是故外静而内动者,摇思而损性;奔走而逐利者,劳力而害名。

唯泊然无情欲,而不为名利所诱者,然后身安而性全也。

人生於世或有o不遂志,而宣言云不遇时者,是无异负丹颈之罪,俟时行戮,岂不殆哉?

不能危行言逊,干犯时君,无异负斩首之罪,待时行戮也。丹,血色。

其博才通识未见称用者,正可云时非不清,命未与耳,岂不韪欤?

韪,犹是也。

长於谏者,务依存前人之性而翦制其情之所由起,是彼此开进,亲敬殷笃。不长於谏者,务攻前人之性而暗於情之所来,是以彼此嫌贰猜衅日积。儿童之所简者,乃耆耋之所非;耳目之所娱者,乃心虑之所疾。健责天下之愚者,己之未贤也;健责天下之迷者,己之未明也。

贤明者当恕,愚迷而勿责。

以未贤责众愚,未贤者以之亡;以未明责众迷,未明者以之伤。

愚迷之人无所损,健责者徒自伤耳。

农道篇第八

夫谷者,人之天。理国之道,务农为本。

人舍本而事未,则不一令,

本谓农也,未谓趋浮利也。人趋末利,则奸诈多端,故一令不能制也。

不一令则不可以守,不可以战。

趋利多端,人心不一。故不可以固守,不可以攻战也。

人舍本而事未,则兀音其产约,

人贪浮利则产业薄也。

兀产约则轻流徙,轻流徙则国家时有灾患。皆生远志,无复居心。人舍本而事未则好知,好知则多诈,多诈则巧法令,巧法令则以是为非,以非为是。古先圣王之所以理人者,先务r人。r人非徒为坠利也,贵行其志也。

志在安人。

人r则朴,朴则易用,易用则边境安,安则主位尊。人r则童,

如童儿无异志也。

童则少私义,少私义则公法立。力博深r则兀产复,

复,犹厚也。

兀产复则重流散,

不流散也。

重流散则死其处无二虑,是天下f一心矣。天下一心,轩皇几莲之理不足#8过也。

轩皇、几连,古之有道之君也。

古先圣皇之所以茂耕织者,以为本教也。是故天子躬率诸侯耕籍田,火夫、

士第有功级劝人尊坠产也,

第,次第也。《月令》云:正月中气,天子乃择元辰,亲载耒耜,置之车右,率公卿、诸侯、大夫,躬耕籍田。天子三推,三公五推,卿、诸侯九推。是以功级劝人也。

后妃率嫔御蚕於郊,桑公田,劝人力,归教也。

《月令》云:三月中气,命有司无伐桑柘。乃修器。后妃斋戒享先,蚕而躬桑,以劝蚕事。

《祭义》云:古者天子诸侯必有公桑蚕室,近川而为之,君卜三官之夫人、世妇之吉者,使入蚕室,世妇亲蚕,奉e以示于君,遂献于夫人。夫人缲,三盆手,遂布于三宫夫人,世妇之吉者,使缲之。此劝妇教也。

男子不织而衣,归人不耕而食,男女贸功,资相m业,此圣王之制也。

贸,犹易也。

故敬时爱日,坍实课功,

埒,量也。

非老不休,非疾不息,一人勤之,十人食之。

上农夫,食十人。

当时之务,不兴土功,不料师旅,男不出御,女不外嫁,

一作大嫁。

以妨r也。

兴土功,治师旅,行婚嫁,皆谓妨农业也。御,迎也。谓男子不亲御。

黄帝曰:四时之不可正,正五谷而已耳。夫稼,为之者人也,

稼,谓种也。

生之者天也,养之者地也。是以稼之容足,耨之容耰,

耨,锄也。又,耰,谓锄器也。

耘之容手,

耕,除草也。

是谓耕道。

种苗可使容足,褥之可使容粮,耘之可使容手。

r攻食,工攻器,贾攻货。

攻,治也。

时o不龚,敚之以土功,是谓大d。

君王不恭,则大凶之道也。

凡稼早者先时,暮者不及时,寒暑不节,稼乃多灾。

言太早太晚者,谓不得中和之气也。

冬至已后五旬有七日而昌生,

旬,十日也。五十七日在立春节中,而草木昌发。

於是乎始耕。or之道,见生而艺生,见死而获死。

因天时而兴人事也。艺,种也。获,刈也心

天发时,坠产财,不与人c音期。

产,生也。

有年祀土,无年祀土,

有年,丰年也。无年,荒年也。祀土,祭社稷也。春祭祈丰,祥也。秋祭报成,熟也。不以有年则祭,无年不祭,所以祈地,利重人命。

无失人时,迨时而作,过时而止,老弱之力可使尽起。

迨,及也。虽老弱可使尽,耕所以趋时也。

不知时者,未至而逆之,

谓兴农太早也。

既往而慕之,

时既过,往而慕之,是大晚。

当兀时而薄之,

虽当其时而用功寡薄,所收亦不多。

此从使之下也。

此三者,虽从农务,不得其时,故云下也。

夫褥必以旱,使坠肥而土缓。

夫锄必用旱时,旱时则草易死,而土脉肥缓也。

稼欲产於尘土而殖於地坚者,

殖,长也。下种欲其土细如尘,则地虚而根深;及苗长也,得雨则土坚,坚则茎固也。

慎其种勿使数,亦无使疏。

数,为烦也。

於其施土,无使不足,亦无使有余。

施土,谓施种於土也。种不足则伤疏而费地,种有余则伤密而损谷。不费不损,取其中也。

圳欲深以端,亩欲沃以平。

端,正直也。圳深直则水流疾,亩沃平则润泽匀。

下得阴,上得阳,然后成生。

下阴谓水润,上阳谓日气。

立苗有行,故速成,强弱不相害,故速大。

苗成行则长疾,强不害弱则易大也。

正兀行,通其中,疏m泠风,

使苗疏而通风。

则有收而多功。率稼望之有余,就之则疏,是坠之窃也。

由地瘠薄也,苗不茂盛,若被窃之状。

不除则芜,除之则虚,是o伤之也。

除,治也。草盛而后除之,苗则虚矣,是人事伤之也。

苗兀弱也欲孤,

欲一一孤生不并聚也。

兀夫也欲相与居,

与众同居,共相荫映。

兀熟也欲相与扶。

无倒折之害也。

三以族,稼乃多谷。

三者,如人之宗族,共相扶持则多收。

凡苗之患不俱生而俱死,

生不齐则大苗凌小,小苗不茂。

是以先生者美米,后生者为□。

强者凌弱,故后生者不实。

是故其b也,y其兄而去其弟。

以人喻苗也,先生为兄,后生为弟也。

树肥无使扶疏,树硗不欲专生而独居。

硗,瘠地。专生#9独居,不耐风旱。

肥而扶疏则多枇,硗而专居则多死。不知耨者,去其兄而养其弟,不收其粟而收其□。上下不安,则稼多死。得时之禾,长秱而大穗,圜粟而薄糠,饴而香,舂#10之易而食之强

禾,谓粟也。秱,穗颈也。圜,圆也。饴,谓味甘如饴也。

失时之禾,深芒而小茎,穗锐多□而青蘦。

深芒,长芒也。锐细也。青蘦,其米青也。

得时之黍,穗不芒以长,搏米而寡糠;

搏,谓以手挼谷而出米。

失时之黍,大本华茎,叶膏短穗。

本,根也。华茎,茎傍有华也。膏,言肥大也。

得时之稻,茎葆长秱,穗如马尾;

葆,大也。马尾,言长也,

失时之稻,纤茎而不滋厚糠而菑死。得时之麻,疏节而色阳,坚枲而小本;

阳,光扬也。坚,牢也。言皮坚劲。

失时之麻,蕃柯短茎,岸节而叶虫。

蕃柯,谓枝柯多也。岸节者,高节也。

得时之菽,长茎而短足,其荚二七以为族,多枝数节,竞叶繁实,称之重,食之息;

菽者,豆也。族,聚也。息,犹盈也。

失时之菽,必长以蔓,浮叶虚本,疏节而小荚。得时之麦,长秱而颈族,二七以m行,薄翼谓a音屯色,食之使人肥且有力;

薄翼,谓糠也。a,黄色也。其麦穗一行有二七粒。

失时之麦,胕肿多病,弱苗而翜穗。

胕肿,谓茎根粗而且虫。翜穗,多芒。

是故得时之稼丰,失时之稼约。庶谷尽宜,从而食之,使人四卫变强,耳目聪明,d气不入,身无苛殃,

四卫,四支也。

善乎,孔子之言:冬饱则身温,夏饱则身凉。夫温凉时适,则人无疾疢;人无疾疢,是疫疠不行;疫疠不行,咸得遂其天年。故曰:谷者,人之天。是以兴王务r,王不务r,是弃人也。王而弃人,将何国哉?

兵道篇第九

兵者,不祥之器。不得已而用之。

秦景主将视强兵於天下,

秦恃崤亟险固、兵强士勇,故欲示强

於兵,使天下无敢与之敌。视,犹示

也。

使庶y鲍戎必致亢仓子,

庶长,秦爵号。鲍戎,人姓名也。

待以坏邑十二,周实迫之。

周,密也。欲问亢仓子计,故以十二邑待之;恐其不来,密使鲍戎迫之使必来。

亢仓子至,自荣泉宾于上馆。

荣泉,秦地名也。

景主三日弗得所问,

谓欲问之而不得也。

下席北首顿珪曰:天果无意恤孤耶?

北首顿珪,尽礼也。

亢仓子油然亏盼曰:朕以主m异之,问而宁弊弊焉?以斫刺m故,

油然,微动貌。亏,侧也。眄,顾盻也。朕,我也。我以景主有远异之问,而何为弊弊焉?言景主以兵戈斫刺为故乎?言其所问下。

抑者亦随其欲而得正焉,无如可矣。

言景主既以兵道问我,故我抑亦随其所欲而正之,非至理之可也。

景主一拜再举,敛黼衽端珪,抑首而坐曰:实惟天所命。

黼衽绣襟也。抑首,低首也。惟天所命,愿垂告命。

亢仓子仰榱而嘘,俯正颜色曰:原兵之所起与始,有人俱。

榱,椽也。仰榱,仰面屋榱也。嘘,

叹声也。嗟其不问至道,故仰面而发嘘叹。夫兵之所起与人俱生,本始有之,非独今也。

凡兵也者,出人之威也。人之有威,性受於天,

人有喜怒之性,本受於天。怒则威生,威生则兵起之由也。

故兵之所自来上矣。尝无少选不用,

少选,犹少时也。喜怒之情用之无常,故无少时不用也。

贵贱、y少、贤愚相与同。

同察怒气之动,则知兵起之原。

察兵之兆,在心怀恚而未发,兵也;疾视作色,兵也;傲言推捘,兵也;侈斗攻战,兵也。此四者鸿细之争也。

恚,怒也。作色,厉色。捘,亦推也,谓相推荡也。四者虽有大小之异,皆有怒心,故为兵也。

未有蚩尤之时,人实揭材木以斗矣。

蚩尤,黄帝时掾诸侯,兄弟八十一人,铜头铁额,与帝战於涿鹿之野,造兵器,后为黄帝所灭也。

黄帝用水火矣,或引水注邑,或纵火烧城。

共工称乱矣,

共工与颛顼争天下。

五帝相与争矣,一兴一废,胜者用事。

用兵之道,有废有兴,皆以顺天而胜者,得用耳。

夫有以咽药而死者,欲禁天下之医,非也;有以乘舟而死者,欲禁天下之船,非也;有以用兵丧其国者,欲禁天下之兵,非也。夫兵之不可废,譬水火焉,善用之则为福,不善用之则为祸。是故怒笞不可偃於家,刑罚不可偃於国,征罚不可偃於天下。

笞,鞭杖。偃,息也。

古之圣王有义兵而无偃兵,

义兵者,顺天应人,所以诛暴乱也。

兵诚义以诛暴君而振苦人,人之悦也,若孝子之见慈亲,饿隶之遇美食,号呼而走之,若强弩之射深谷也。

振,救也。隶,仆隶也。强弩之射深谷,言救之疾也。

胜负之决勿征於他,必反人情。

兵之胜负勿征验於他,反求人情,则得之。

人之情欲生而恶死.’欲荣而恶辱,死生荣辱之道一,则三军之士可使一心矣。

人君与三军之士同其死生荣辱,则三军虽众,可使一心矣。

凡君欲其众也,心欲其一也,三军一心,则令可使无敌矣。古之至兵,盖重令也,

古之至极善用兵者,盖重慎其令也。

故其令强者其敌弱,其令信者其敌诎。先胜之於此,则胜之於彼。

夫料敌制胜,必先自料。若与众同死生,而三军一心,则胜於彼矣。

诚若此,则敌胡足胜也?凡敌人之来也,以求利也,今来而得死,且以走为利,敌皆以走为利,则刃无所与接矣,此之谓至兵。傲虐奸诈之与义理反也,

言奸兵与义兵,逆顺之理相反。

其势不俱胜,不两立,

义兵胜,奸兵败。

故义兵之入於敌之境,则人知所庇矣。兵至於国邑之郊,不践果稼,不穴丘

墓,不残积聚,不焚室屋,得人虏厚而归之。信与人期,以敚敌资,以章好恶,以示逆顺。

先示之以义也。

若此而犹有愎狠凌傲遂宕不听者,虽行武焉可也。

愎狠,犹恶戾也。宕,流宕也。先行义以示之,犹有恶戾不听服者,用武诛之可也。

先发声出号令曰:兵之来也,以除人之雠,以顺天之道。故克其国,不屠其人,独诛所诛而已矣。

独诛者,暴君也。

於是举选秀士贤良而尊封之,求见孤疾长老而拯救之,

孤疾之人拯给之,长老者政敬之也。

发府库之财,散仓糜之谷#11,不私其物,曲加其礼。

不私其利,与众共之,曲加其礼,聘以求贤也。

今有人於此,能生死一人,则天下之人争事之矣。

生,犹活也。言有人以义能活一人之死,则天下咸能事之矣。

义兵之生一人亦多矣,人孰不悦?故义兵至,则邻国之人归之若流水,诛国之人望之如父母。行地滋远,得人滋众。辞未终,景主兴,稽首曰;孤获闻先生教言,不觉气盈宇宙,志知所如。也。而心滋益龚,

既闻义兵之道,鄙其奸傲之心,故气志盈满,充塞宇宙,志知所如也。

於是步前称`音觞为亢仓子寿,

举步前进称默寿,所以严师重道也。

拜居首列师位,严于斋室。又月涉旬,辰加天关,白昼行道。

天关,即天纲,谓辰时也。行道,行弟子礼也。

洞灵真经卷下竟

#1明:原作『功』,据宋刊本改。

#2门:原作『问』,据宋刊本改。

#3奄:原作『问』据宋刊本改。

#4膳:宋刊本作『饥』。

#5馔:原作『膳』,据宋刊本改。

#6交相:原作『柌』,据宋刊本改。

#7臣:原作『口』,据宋刊本改。

#8足:原作『是』,据宋刊本改。

#9生:原作『主』,据宋刊本改。

#10舂:原作『春』,据宋刊本改。

#11毅:宋刊本作『秩』。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