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道藏/道德真经
当前位置: 中华道藏 > 中华道藏 > 道德真经 > 道德真经章句训颂(张嗣成)

道德真经章句训颂(张嗣成)

【导读】为了让您了解关于中华道藏的资讯,道德真经栏目小编收集、整理的道德真经章句训颂(张嗣成)这篇文章,希望对您有帮助!

经名:道德真经章句训颂。元张嗣成撰。上、下两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神部玉诀类。

道德真经章句训颂序

太上老君,道大而德宏,守约而施博,藏大用於无用之地,寓无不为於无为之中,超乎太极之先而不为古,行乎三极之后而不为今。得其高明者曰天,得其博厚者曰地,日月得之以代明,四时得之以错行,山川得之以流峙。洪者纤者、高者下者、飞者潜者、动者植者各得其一而为万物,灵於物者为人。举不能出乎范围,曲成之外,吾求其故而不得,强名曰道。非圣人无以有此道,非经无以载此道,是故道难闻,因经而后闻,道难见,因经而后见。诵是经者,倘有得於无为之绪,则可以修身,可以齐家,可以安民,可以措天下於太平。虽然,此特其粗耳。《南华经》云:其尘垢□糠,犹将陶铸尧舜者。非耶?若夫性根命蒂,交摄互融,妙有真空,微言显说。险语棱层,则孤峰绝岸;至味澹泊,则元酒大羹;其澄涵,则镜里之花;其窈泬,则水中之月。可以默契而不可以言悟,可以神遇而不可以迹求。自非别具只眼,与老君相见於寥廓惚怳间者,未易影响其万一也。吾祖正一真君,两承神驭,下降西蜀,亲授至道,发五千文言外之旨,无余蕴矣。家世守之,盖千数百载,嗣成藐焉传嗣,累奉德音,以遵行太上老君经教,为祝厘第一义。是以每於三元开坛传箓告祝之余,必即此经敷畅之,使在坛弟子及慕道而来者如鱼饮水,各满其量。然四方万里人人提耳而诲之,日亦不足矣。为老君弟子而不知老君之道,犹终日饱食而不识五谷,终夜秉烛而不识火也。不惟自负其身,岂不深负圣朝崇尚经教之意哉。以是不自揆,辄绎其义,以为章句。非敢自谓得老君之旨,然使吾门弟子与夫尊德乐道之士得而玩之,倘有悟入,则金丹不在他求,而至道吾所固有,功成行满,法身不坏,亦券内事耳。所谓千载而下知其解者,犹旦暮遇之也。凡我同志,可不勉旃。

至治壬戌夏五月,嗣汉三十九代天师太玄子张嗣成再拜稽首谨序。

道德真经章句训颂卷上

嗣汉三十九代天师太玄子张嗣成训颂

道可道章第一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道何形象强名之,说得分明说又非。无有有无相造化,只於理气究真机。咦,未悟非无非有,若为常道常名,从渠自感自胎,成这个了无形影。

道者何?理与气耳。因於无者理,着於有者气,有此理,道所以名;有此气,道所以形。理常於无而神,故自然而性。气常於有而空,故自然而命。天地万物无能违者。譬诸路焉,造於此必由於此,故有理必有气,有气必有形。形则为天地万物,所谓可道之道,可名之名也。理之所以为理,气之所以为气,又可得而道,可得而名哉。是则非无非有,有不可得而易,所谓常道常名者也。天地之始,以理言,万物之母,以气言。常无欲则寂然不动,所以观未发之理。常有欲则感而遂通,所以观方发之气。同出、异名、又玄、众妙皆理气二者相为,无有有无耳。曰妙、曰徼、曰门,又所以示学者进修之地。於是究之,则万有芸芸,亦孰离理气性命也。

天下皆知章第二

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矣;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矣。故有无之相生,难易之相成,长短之相形,高下之相倾,音声之相和,前后之相随。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万物作而不辞,生而不有,为而不恃,功成不居。夫惟不居,是以不去。

小异从来害大同,更无对待是虚空。当春物物皆生意,那去寻他造化功。咦,到此全无可说,教吾何处安名。偶逢尧舜话升平,只是梦中光景。

不尚贤章第三

不尚贤,使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不见可欲,使心不乱。是以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无知无欲,使夫知者不敢为也。为无为,则无不治。

圣人之治何如?使无生其心耳。人皆游乎其天,我则何有乎己?咦,饥时吃饭困时眠,天下本来无一事。

道冲章第四

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湛兮似或存。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

一无何所窒,凡有悉归藏。触来勿与竞,事过心清凉。无处逃明月,世界大茫茫。悠然认得我,我即是虚皇。咦,可笑几年看影子,只今水镜一齐忘。

天地不仁章第五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天地之间,其犹橐钥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多言数穷,不如守中。

万有自用舍,刍狗祭则用,祭已则舍。所以用舍者,时适然耳,非人有好恶之心容其中。吾奚容吾心。譬如一呼吸,自与风相寻。妙当空洞际,气感何其神。毋劳嚼碎舌,吾斯体吾真。咦,相与者忘,惟其仁之至,故能不以为仁。珑不以为仁,故能相忘。所过者化。万语千言,何者非假?

谷神不死章第六

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

怪怪奇奇理气形,自虚而实互相生。元来天地一物耳,妙应无穷是我灵。咦,此是生身处,此是朝元路。伏雌化作木鸡,土釜何劳封固。

谷言虚空,虚空则神理也。玄牝有生生之理,炁所因也。谓之门,有开阖之义,阴阳具焉。有阴阳所以有天地,万物是则形矣。夫其未形,本乎虚空,故其用以能无穷也。

天长地久章第七

天长地久,天地所以能长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无私耶?故能成其私。

天地如何逃始终,独能长久夺元工。能知性命人人寿,莫道神仙非至公。咦,知性存神,知命顺炁,无心之私,乃为至理。

上善若水章第八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於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惟不争,故无尤。

此处柔能胜至刚,自然之用妙无方。碧潭照见元来面,不待沧溟看渺茫。咦,到得沧溟,更妙清宁,万象虚涵。天下同沾雨露,华池一点长甘。

持而盈之章第九

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锐之,不可长保。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

满倾刚折少前知,代禅元来有四时。明月清风真受用,乃知尧舜得其遗。咦,天心戒盈溢,人道贵谦虚。妙得天人一,无惭圯上书。

载营魄章第十

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专炁致柔,能如婴儿乎?涤除玄览,能无疵乎?爱民治国,能无为乎?天门开阖,能无雌乎?明白四达,能无知乎?生之畜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

四大假合,托乎灵明。顺以保之,冲然无营。内视何有,天下自宁。出入之机,审动与静。众眩其聪,我则若暝。不有其功,不圣其圣。体用自然,斯真性命。咦,真性命只在斯,不可窥不可违。

魂魄合而为人,抱一者,守此性也。所谓致柔、玄览,无为、无雌、无知、不有、不侍、不宰,皆所以言抱一之道本乎自然者也。

三十辐章第十一

三十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

青天何荡荡,万象无不容。顽然一块土,有井便泉通。咦,莫言二物大,乃在虚空内。更於何处着虚空,元来不出吾身外。

无,空也,车空能载,器空能盛,室空能居。此言天地之空之用,推而大之也。又言不出吾身外者,心也,敛而小之也。

五色章第十二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田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故去彼取此。

有形为我累,而况目耳口。虚心与实腹,所以明去取。咦,此是人人入道途,敛华就实着工夫。何时饱饭浑无事,内外俱忘彼此殊。

宠辱章第十三

宠辱若惊,贵大患若身。何谓宠辱?宠为上,辱为下,得之若惊,失之若惊,是谓宠辱若惊。何谓贵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故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

宠为辱之先,贵乃患之大。视之何用惊,此身亦为外。可与知者道,所以自贵爱。天下一蘧庐,寄托或有在。咦,此言有身患之的,天下於吾又何益?若为身在已忘吾,许子风瓢从浙沥。

近而求之,吾身贵矣,身外者不足系焉。即身求之,吾与身固为二,而身乃吾病矣。许子能忘天下,於风瓢动心焉,是犹未能忘身也,是犹未能忘身也。其视吾丧我之,南郭子綦又何如哉?

视之不见章第十四

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此三者,不可致诘,故混而为一。其上不皦,其下不昧。绳绳兮不可名,复归於无物。是谓无状之状,无象之象,是谓惚恍。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能知古始,是谓道纪。

不闻乃真闻,不见乃真见,不用执柴头,不吹火自现。无始便无终,今古归一串,从渠千万变,只是本来面。咦,识本来面,提正法钢,分明便是虚皇,稽首十方皈向。

古之善为士章第十五

古之善为士者,微妙玄通,深不可识。夫惟不可识,故强为之容:豫兮若冬涉川,犹兮若畏四邻,俨兮若客,涣兮若冰将释,敦兮其若朴,旷兮其若谷,浑兮其若浊,孰能浊以静之徐清?孰能安以久动之徐生?保此道者不欲盈。夫惟不盈,故能弊不新成。

惟其有诸内,所以形诸外。外内何容心,所以无不解。惟其静以待,所以动与对。优哉有不有,所以常常在。咦,常在不在,不在不坏,不色不空,不奇不怪。

致虚极章第十六

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静曰复命。复命曰常,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凶。知常容,容乃公,公乃王,王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没身不殆。

曰无障碍不通风,叶落林空岁岁同。虚静当年曾说破,气归元海寿无穷。咦,惟气性微,吾惟静知。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

太上章第十七

太上,下知有之;其次,亲之誉之;其次,畏之侮之。信不足,有不信。犹兮其贵言。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

风日和,霜雪多,人心喜惧时节过。怀哉谁家老击壤,去之千载犹闻歌。咦,惟尧舜禹气象少异,盛衰相因,天地如此。

大道废章第十八

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

无三皇,无五帝,三王不兴,五伯不起也。无瞽叟与商辛,此时好观天地始。咦,更於天地始,妙观未始前。但得酒中趣,勿为醒者传。

绝圣弃智章第十九

绝圣弃智,民利百倍;绝仁弃义,民复孝慈;绝巧弃利,盗贼无有。此三者,以为文不足!故令有所属。见素抱朴,少私寡欲。

浑沌本来无七窍,倏忽殷勤为渠凿。谁知爱里毒还生,毒杀元气天不觉。咦,二有析一,小有妨大。惟其有心,斯为心害。气则专运,元则无对。收视返听,惟吾所在。

绝学无忧章第二十

绝学无忧。唯之与阿,相去几何?善之与恶,相去何若?人之所畏,不可不畏。荒兮其未央哉。众人熙熙,如享太牢,如登春台。我独泊兮其未兆,婴儿之未孩,乘乘兮若无所归。众人皆有余,我独若遗。我愚人之心也哉,纯纯兮,俗人昭昭,我独若昏;俗人察察,我独闷闷。澹兮其若海,飂兮似无所止。众人皆有以,我独顽似鄙。我独异於人,而贵求食於母。

大道相忘,一之勿二。譬如婴儿,惟事乎乳,偃然泛兮,曷有於彼。柔其长也,万扰迭起,外内得丧,斯学累矣。夫惟绝学,吾复何累。妙哉妙哉,复天地始。咦,为学丧真真已丧,返真须向学中求。人前说梦休全信,莫枉痴人白了头。

孔德之容章第二十一

孔德之容,惟道是从。道之为物,唯恍惟惚。惚兮恍,其中有象;恍兮惚,其中有物。窈兮冥,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自古及今,其名不去,以阅众甫。吾何以知众甫之然哉?以此。

惟无有空,惟空有神,惟神有炁,惟炁有精。空炁相入,实有不物,静以揽之,妙变汨汨。咦,上药三品神炁精,从无而有自然成。世间万物皆如此,不信神仙浪得名。

曲则全章第二十二

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弊则新,少则得,多则惑。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夫惟不争,故天下莫与之争。古之所谓曲则全者,岂虚言哉?诚全而归之。

曲能有诚诚则全,诚之所至无不然。儒家者流谁说异,向来问礼已千年。咦,无极太极,无名有名,惟诚与一,无有之真。曲全枉直,洼盈弊新,少得多惑,自然相因。暗然日章,的然日亡,损之斯益,谦尊而光。此乎归哉,议则米比糠。

希言自然章第二十三

希言自然,故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孰为此者?天地。天地尚不能久,而况於人乎?故从事於道者,道者同於道,德者同於德,失者同於失。同於道者,道亦乐得之;同於德者,德亦乐得之;同於失者,失亦乐得之。信不足,有不信。

言至自然皆有实,譬诸天地得其常。非常非实非长久,万得同归一理藏。咦,非言不言,其索穷已。非假不变,飘风骤雨。斯同其同,孰异於异?化哉诚乎,无往不至。

时然后言,人不厌其言。言本非道,言不时则不信,不信则不诚,不诚则不常矣。飘风骤雨,天地之变,变固不能久,理势然也。

跂不立章第二十四

跂者不立,跨者不行,自见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无功,自矜者不长。其於道也,曰余食赘行,物或恶之,故有道者不处也。

务高者不知足之扬,躁进者不知步之阔。有其有者不化,迹其迹者长物。咦,夫道损又损,无我将何求。唐虞等余食,天地一赘疣。

有物混成章第二十五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故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域中有四大,而王居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道有不物,妙哉混成。内外天地,化化生生。求之不得,强名而名。孰能反之,人物之灵。灵其自然,毋执以形。咦,欲望昆仑顶上头,层层楼上架高楼。眼前自有昆仑在,指向傍人得见不?

重为轻根章第二十六

重为轻根,静为躁君。是以圣人终日行不离辎重。虽有荣观,燕处超然。奈何万乘之主,而以身轻天下。轻则失臣,躁则失君。

至哉坤元,重静而已。非重行驰,非静观瞇。行以非行,处以不处,以御天下,不过法地。咦,春来柳絮擅飞扬,只道东风作主张。去去更无归着处,枉教天地大茫茫。

善行无辙迹章第二十七

善行无辙迹,善言无瑕谪,善计不用筹策,善闭无关楗而不可开,善结无绳约而不可解。是以圣人常善救人,故无弃人;常善救物,故无弃物。是谓袭明。故善人,不善之师;不善人,善人之资。不贵其师,不爱其资,虽智大迷,是谓要妙。

无所容其力,则无以窥其隙;有所施其德,则有以同其得。兼取乎人者无所偏,自矜於己者有所惑。咦,元造非着相,圣人亦何心。春和花蔼蔼,海纳水深深。

知其雄章第二十八

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为天下溪,常德不离,复归於婴儿。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为天下式,常德不忒,复归於无极。知其荣,守其辱,为天下谷。为天下谷,常德乃足,复归于朴。朴散则为器,圣人用之则为官长,故大制不割。

吾身妙於婴儿,天地妙於无极,道体妙於大朴。观其妙,知其徼。刚而能柔,明而不耀,贵而自卑,斯执其要。咦,大朴散,天地器。执其要,用天地。

道本无体,强谓之大朴。大朴又果何如哉,散而求之,天地万物之始,因有见其未始之妙,是谓无极。敛而求之,吾身之生,犹有存乎未生之妙,是谓婴儿。婴儿,有形之妙。无极,无形之妙。然则大朴之妙在於有无之间,有而无,无而有,所以为道乎?人为物灵,体道知道,行道系焉。曰知雄守雌,知白守黑,知荣守辱,知而行之方也。不离不戒乃足,皆曰常德者,道体而德用也。知此则造化吾握中物耳。

将欲章第二十九

将欲取天下而为之,吾见其不得已。天下神器,不可为也。为者败之,执者失之。凡物或行或随,或呴或吹,或强或羸,或载或隳。是以圣人去甚,去奢,去泰。

无为而为,所以收无得之得;无心而心,所以御无迹之迹。天地尚不知吾之裁成,则又孰知其为帝力?咦,执天之行,玩物之化,自然而然,智力皆假。

以道佐人主章第三十

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强天下,其事好还。师之所处,荆棘生焉。大军之后,必有凶年。故善者果而已,不敢以取强。果而勿矜,果而勿伐,果而勿骄,果而不得已,是果而勿强。物壮则老,是谓不道,不道早已。

大德曰生,止戈为武。一念之非,伤天地炁。咦,作善降之百祥,上帝临汝。

夫佳兵章第三十一

夫佳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恶之,故有道者不处。君子居则贵左,用兵则贵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为上。胜而不美,而美之者,是乐杀人。夫乐杀人者,不可得志於天下。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将军处左,上将军处右,言以丧礼处之。杀人众多,以悲哀泣之,战胜以丧礼处之。

备而不用者全师,征而无战者上胜,易其位者非吾所崇,悲其功者示之深警。咦,金箓九真三示戒,慈悲不杀是真符。凭君莫说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道常无名章第三十二

道常无名,朴虽小,天下不敢臣。侯王若能守,万物将自宾。天地相合,以降甘露,人莫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将知止,知止所以不殆。譬道之在天下,犹川谷之於江海。

微而能尊者理,感而必应者炁,散而有名者形,执而不复者器。咦,出乎器,复乎虚,廓乎万有之一初。

知人者智章第三十三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知足者富,强行者有志。不失其守者久,死而不亡者寿。

自知自胜有深功,笃实刚纯守此中。九窍百骸皆幻妄,无今无古是真空。咦,明乎静,安乎定,以有其性,不听於命。

大道泛兮章第三十四

大道泛兮,其可左右。万物恃之以生而不辞,功成不居。衣被万物而不为主,故常无欲,可名於小矣;万物归焉而不为主,可名於大矣。是以圣人终不为大,故能成其大。

惟其无所系,故无以窥其为。无以窥其为,故物不可违,乃知己大而物小,惟不自大者能之。咦,天地万物,惟形是碍,大不可小,小不可大。

执大象章第三十五

执大象,天下往。往而不害,安平泰。乐与饵,过客止。道之出口,淡乎其无味。视之不足见,听之不足闻,用之不足既。

妙象无象,妙乐无声,妙饵无味,妙用无能,自归自止,自生自成。咦,吹龙笛,击鼉鼓。紫驼之峰出翠釜,万蚁千蝇暂时聚。若何浄洗三生尘,赠汝长流一杯水。

将欲歙之章第三十六

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夺之,必固与之。是谓微明。柔胜刚,弱胜强。鱼不可脱於渊,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

对待相因,理之必至。全吾之用,柔之而已。鱼忘於渊,民忘於利。忘而不忘,所以为治。咦,人居理气间,譬如鱼在水,不自知其然,出入有生死。因之以顺理,柔之以守气,至宝存诸中,天地一终始。

道常无为章第三十七

道常无为而无不为,侯王若能守,万物将自化。化而欲作,吾将镇之以无名之朴。无名之朴,亦将不欲。不欲以静,天下将自正。

自然而然者天之行,齐而不齐者物之情。执其行,得其情,而返之於无形之形。寂兮寞兮,无臭无声,亦孰使夫天清而地宁?咦,观水还知道用微,微波已静又风吹。不妨小立待其定,自有人人照见时。

曰常为而无为,曰功成不居、不为主、不为先,曰柔曰静,曰复曰自然,曰损又损,是皆一经本旨,所以为求道之方也。五千言文意本相连贯,河上公分为八十一章,其旨固自有所在。然於中出乎强勉分析不断者亦可见,读者因其析以求其全,则自悟入矣。

道德真经章句训颂卷上竟

道德真经章句训颂卷下

嗣汉三十九代天师太玄子张嗣成训颂

上德不德章第三十八

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上德无为而无以为,下德为之而有以为。上仁为之而无以为,上义为之而有以为。上礼为之而莫之应,则攘臂而仍之。故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也。前识者,道之华而愚之始也。是以大丈夫处其厚不处其薄,居其实不居其华,故去彼取此。

皇道诎,帝德失,王霸杂,仁义礼智相继出,万语千言文胜质。阳致长生阴致物,瓦石成金丹似橘。五行颠倒元炁漓,方士纭纭皆技术。咦,自从开辟以来,尽阅掤前傀儡,饶他愈出愈奇,一解不如一解。

昔之得一章第三十九

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为天下贞。其致之一也,天无以清将恐裂,地无以宁将恐发,神无以灵将恐歇,谷无以盈将恐竭,万物无以生将恐灭,侯王无以贞贵高将恐蹙。故贵以贱为本,高以下为基。是以侯王自称孤寡不谷,此其以贱为本耶?非乎?故致数车无车。不欲琭琭玉,硌硌如石。

天之运以能强,地之载以能息,神以变而无方,谷以虚而受益,万物之杂,沓以自然,侯王之势,御以自抑。纯然以顺,二之则逆,石不可玉,玉不可石,可石可玉,是谓全德。咦,空炁相搏怪怪奇,千形万象出无涯。自然之用各自用,妙处谁知一贯之。

反者道之动章第四十

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天下之物生於有,有生於无。

有静此有动,有体此有用。有无相循环,譬如觉后梦。咦,无则神,神则性,空则炁,炁则命。互相体用相动静,孰脱死生离感应。

上士闻道章第四十一

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故建言有之:明道若昧,进道若退,夷道若类,上德若谷,大白若辱,广德若不足,建德若偷,质直若渝,大方无隅,大器晚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道隐无名。夫惟道,善贷且成。

明者见之从而明,昧者见之从而昧,人之习识自有殊,道之体用无不在。不自贤其贤,不为天下专;不自有其有,不为天下首。惟其推有以及无,故能生天地之大,迈天地之久。咦,道本虚无合自然,信疑俱未得其全。莫随识习分人品,且可相忘未笑前。

道生一章第四十二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炁以为和。人之所恶,唯孤寡不谷,而王公以为称。故物或损之而益,益之而损。人之所教,亦我义教之。强梁者,不得其死。吾将以为教父。

太极名,两仪形,三才成。品物行,卑其称,虚其盈,所以全其生。咦,灵者以神,生者以炁,虚而顺之,可侔天地。

天下之至柔章第四十三

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无有入於无间,是以无为之有益也。不言之教,无为之益,天下希及矣。

天地内外炁盘礡,金石以凝以销烁。了无形迹与缝罅,物自生成不知觉。咦,绳锯木断,水滴石穿。默而识之,妙合自然。

名与身孰亲章第四十四

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得与失孰病?是故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

名高毁至,货殖盗谋,一得一失,循环无休。惟气血肉,坏不可复。悲哉营营,胡不内烛。咦,有身俱是患,身外复何求。识得无形宝,无身更自由。

大成若缺章第四十五

大成若缺,其用不敝。大盈若冲,其用不穷。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辩若讷。躁胜寒,静胜热,清静为天下正。

天道、地道、人道妙用,一以谦虚,寒暑自然来往,湛兮万有归无。咦,生天成地,内外此炁。大哉用乎,能空而已。

天下有道章第四十六

天下有道,却走马以粪。天下无道,戎马生於郊。罪莫大於可欲,祸莫大於不知足,咎莫大於欲得。故知足之足,常足。

战马贱於粪壤,耕牛到处农歌,衣食家家自给,慎毋好大贪多。咦,人欲之萌,由不知止,不幸而得,祸有可畏。宛西一马,白骨万里,轮台之诏,何嗟及矣。

不出户章第四十七

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牖,见天道。其出弥远,其知弥少。是以圣人不行而知,不见而明,不为而成。

环足迹,穷目力,事物茫茫转无极。一时静定自然灵,洞见毫毛了胸臆。咦,治乱兴衰,阴阳变化,敛之一身,无有违者。顺气养神,潜神养真,真成道合,万古长春。

为学日益章第四十八

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於无为,无为而无不为。故取天下常以无事,及其有事,不足以取天下。

真学自然,不问不辩。非损无益,惟益能损。损之不已,人欲尽矣。天下之善,皆吾乐取。咦,学道劳心已是魔,学仙学法更如何?谁知真学元无事,学得真时事转多。

圣人无常心章第四十九

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得善矣。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得信矣。圣人在天下惵惵,为天下浑其心。百姓皆注其耳目,圣人皆孩之。

不执於此者,道之从;无分於彼者,德之容。民吾伺胞物吾与,尽使其心归赤子。咦,人物无拘,含容一致。万物生生,诚哉天地。

出生入死章第五十

出生入死,生之徒十有三,死之徒十有三,人之生动之死地亦十有三。夫何故?以其生生之厚。盖闻善摄生者,陆行不遇兕虎,入军不被甲兵。兕无所投其角,虎无所措其爪,兵无所容其刃。夫何故?以其无死地。

生死常理,不离乎数,十有三分,自生自死。过於求生,反入死地,又有其三,死数六矣。生三死六,合而九具,不死不生,惟一而已。一为坤元,一为乾始,以全吾神,以敛吾炁。神炁空无,一而不二,物我俱亡,何伤何累。咦,一二相依不少离,随之生死数难违。不於炁外观天地,梦里谁知说梦非。

天地人物,内外皆不离乎气。气聚则成形,气顺斯能生,所谓养生,亦顺其气而已。养生之道,以其厚自奉养,乃有以伤其气而致死矣。吉凶晦吝生乎动,动之效四吉仅一焉,故知道者慎乎动,明乎静。静则定,定则久,久则复,复则知,所谓一而为不死不生之徒矣。是盖神气空无之妙,生死两忘,出入无间,外物於我奚有加焉。明乎静,知其所以静而静之也,非若数息呆坐,顽然以为空者。使其顽然以空,则又安能外气以观天地哉。然阳气虚,阴气塞,阴常盛,阳常抑,事之成常难,事之败常易,晴明之日常少,冥晦之日常多,於三生六死槩可见矣。是非其本,然皆人事有以致之。天地万物之气,於吾身未始一息不相通,养生者可不慎动。

道生之章第五十一

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势成之。是以万物莫不尊道而贵德。道之尊,德之贵,夫莫之命而常自然。故道生之畜之,长之育之,成之熟之,养之覆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

无形而尊,以出万有者,道。无名而贵,以育众生者,德。千形万状,巨细杂沓者,物。往古来今,屈伸消长者,势。尊其尊,贵其贵,无所不施,无所不被,而不自知其所以,是谓之至理。咦,道生德畜亦何心,妙处元无迹可寻。更好两忘尊与贵,任他瓦砾与黄金。

天下有始章第五十二

天下有始,以为天下母。既得其母,以知其子,既知其子,复守其母,没身不殆。塞其兑,闭其门,终身不勤。开其兑,济其事,终身不救。见小曰明,守柔曰强。用其光,复归其明,无遗身殃,是谓袭常。

天地之先,父母之前,有始未始,是谓一元。为父而母,造化出焉,知出而复,斯神之全。神全不杂,明光相一,外想不入,内言不出,皎然见之,青天白日,不造不化,奚有乎物?知微知彰,知柔知刚,知用知藏,知变知常。仙则鼎湖,治则陶唐,噫其□糠,死而不亡。咦,此是朝元第一方,顶心直上见虚皇。斗旗祭灶皆成技,捉虎擒龙枉发狂。

此修炼顿悟直造者,与第五十九章积功累行者虽然入门为异,虽然及其成功一也#1。

使我介然章第五十三

使我介然有知,行於大道,唯施是畏。大道甚夷,而民好径。朝甚除,田甚芜,仓甚虚,服文采,带利剑,厌饮食,资财有余,是谓盗夸,非道也哉。

执夫事而必於用,舍夫正而趋於邪,治其末而失其本,厚其身而肥其家,是皆自盗其所有,乃不知惜而仍夸。咦,渡海驾桥终费力,好花无实谩逢春。莫将捷出矜才智,盗取吾家无价珍。

善建不拔章第五十四

善建者不拔,善抱者不脱,子孙祭祀不辍。修之身,其德乃真;修之家,其德乃余;修之乡,其德乃长;修之国,其德乃丰;修之天下,其德乃普。故以身观身,以家观家,以乡观乡,以国观国,以天下观天下。吾何以知天下之然哉?以此。

创业惟艰,守成不易。宗庙飨之,一世万世。身修家齐,德效之始。乡国天下,推之而已。修真存神,修仙养气。小而蛇鱼,大而天地,一视同然,孰外乎此?咦,兔杀鸟烹死不还,宝珠深垫海无澜。若何识得灵通破,好向鱼龙化处观。

含德之厚章第五十五

含德之厚,比於赤子。毒虫不螫,猛兽不据,攫鸟不搏。骨弱筋柔而握固,未知牝牡之合而`作,精之至也。终日号而嗌不嘎,和之至也。知和曰常,知常曰明,益生曰祥,心使气曰强。物壮则老,是谓不道,不道早已。

五画纯阳未六时,乾元独用一婴儿。无形可见何伤害,有祖深潜要执持。和在精中宁待姤,常而明处本非离。自然妙得长生理,火候抽添莫强为。咦,阳德为乾,五生皆天,阴存二四,自然而然。赤子之用,精气之全,自无死地,物何伤焉?阴存不感,阳健弥坚,性不听命,何千万年。

此修炼存阳神之方也。自天一生水至五生土,乾五画纯阳之用六,则地成一阴形矣,存而不用外之也。然合而言之,六数为阴,析而言之,则又为一数阳,复於是终而始也。二四为阳中之阴,用而不用者也。姤则一阴在下,离则二阴居中,故深绝之。精和之至,常而明者,皆纯乾独用之效,所谓神光一点,自照终始,细入毫毛,大超天地,炯然长存,洞知洞视者也。

知者不言章第五十六

知者不言,言者不知。塞其兑,闭其门,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是谓玄同。不可得而亲,不可得而疏,不可得而利,不可得而害,不可得而贵,不可得而贱,故为天下贵。

子茶隐几,回也如愚,迦叶微笑,异途同归。无人我想,亲疏何殊?无贪惧想,利害何施?无荣辱想,贵贱何拘?默识直悟,希夷而微,是谓良贵,斯天之徒。咦,收敛神光寂似无,众人皆醉啜其醨。个中识得无同妙,活捉神龙任汝骑。

以正治国章第五十七

以正治国,以奇用兵,以无事取天下。吾何以知其然哉?夫天下多忌讳,而民弥贫;民多利器,国家滋昏;民多技巧,奇物滋起;法令滋章,盗贼多有。故圣人云: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

垂衣裳而民自化者,治之正;舞干羽而苗自格者,兵之奇;取天下於无事者,存乎揖、让;政天下於多事者,惟其自私。咦,万古万万古,君民同一机。欲存皆是事,静后便无为。正失为刑罚,奇流入诈欺。何人天地外,观月夜中时。

其政闷闷章第五十八

其政闷闷,其民醇醇;其政察察,其民缺缺。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孰知其极?其无正邪?正复为奇,善复为妖。民之迷,其日固已久矣。是以圣人方而不割,廉而不刿,直而不肆,光而不耀。

民风有浑漓,政化有宽急,祸福非无端,人心自难必。汨汨千万变,如梦不可执,至人揽元炁,保抱虫始垫。以有藏於无,妙用常不失,洞然幻化外,见此未始一。咦,祸福无非自己为,见乎四体有先知。细将人事参天理,认取纯诚欲动时。

治人事天章第五十九

治人事天,莫若啬。夫惟啬,是谓早复。早复谓之重积德,重积德则无不克。无不克则莫知其极,莫知其极可以有国。有国之母,可以长久。是谓深根固蒂、长生久视之道。

推吾身以外及者,治人之方。敛吾心以内守者,事天之则。因其实而为虚,不尽用之谓啬。由是而复本,由是而积德,以能无能而能,以极无极之极。故有国者治人之施,而有母者事天而得。既得其母,子不待索,性根命蒂,灌溉凝植。环二炁以为丝,化万有而莫测,固将观天地之终穷,而逍遥乎无方之域。咦,此是朝元第二方,蓬莱不在海中央。伏雌莫为寅风动,胎蚌还分夜月光。

修真学道,则一而入门,有不同此,则审动静之机,明感应之理,守之以待,自然而然,所谓积功累行而满三千者是也。

治大国章第六十

治大国,若烹小鲜。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非其鬼不神,其神不伤人,非其神不伤人,圣人亦不伤人。夫两不相伤,故德交归焉。

若烹小鲜者一,求水火之宜,以调阴阳也。其鬼不神者,用以阴柔而隐夫阳也。其神不伤人者,阳亦未尝不用,而能不显其刚也。圣人亦不伤者,参赞裁成,以保合太和也。咦,独阳不成,独阴不生,生成万物,阴阳合凝。用刚则折,柔久是能,刚内以守,柔外以行。事天法地,人所以灵。裁成妙合,天地清宁。返之一己,万有包并。示以槁死,存吾刚明,绵绵不亡,期乎太清。

大国者下流章第六十一

大国者下流,天下之交,天下之牝。牝常以静胜牡,以静为下。故大国以下小国,则取小国;小国以下大国,则取大国。故或下以取,或下而取。大国不过欲兼畜人,小国不过欲入事人。夫两者各得其所欲,故大者宜为下。

以大事小者,仁也。以小事大者,智焉。仁者乐天而能普,智者畏天而能全。普则天下效其地,全则一国安其天。合大小以同得,斯谦下之自然。咦,川河汨汨几时休,海大如天凝不流。看得静中元自动,阴阳交处互相柔心

道者万物之奥章第六十二

道者万物之奥,善人之宝,不善人之所保。美言可以市,尊行可以加人。人之不善,何弃之有?故立天子,置三公,虽有拱璧以先驷马,不如坐进此道。古之所以贵此道者,何也?不曰求以得,有罪以免,故为天下贵。

以无形而藏万物者谓之奥,知其所贵而有之者谓之宝,藉之以生而不知者谓之保。故有不善而后见其善,有不美而后见其美,有不尊而后见其尊,是皆相因以为用,又奚去取之足论?崇之以位,聘之以礼,夫惟贤者之是资,曷若反求於自己?复众妙而取之,在一念之更耳。咦,道何可说亦何为,执使三公坐论之。九万里天同看月,妙哉善恶未分时。

为无为章第六十三

为无为,事无事,味无味。大小多少,报怨以德。图难於其易,为大於其细。天下难事必作於易,天下大事必作於细。是以圣人终不为大,故能成其大。夫轻诺必寡信,多易必多难。是以圣人由难之,故终无难。

有心非心,着相非相,自然而然,无怨德想。图难於易,为大於细,惟几惟损,执其要矣。驷马莫追,一言之许,慎之慎之,克有终始。咦,日出事即生,舌存味相觅。大小与难易,汨汨交出入。天地有不定,孰是无事日?嗒然吾丧我,何者真得失。

其安易持章第六十四

其安易持,其未兆易谋,其脆易浮,其微易散。为之於未有,治之於未乱。合抱之木,生於毫末;九层之台,起於累土;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为者败之,执者失之。圣人无为,故无败;无执,故无失。民之从事,常於几成而败之,慎终如始,则无败事。是以圣人欲不欲,不贵难得之货;学不学,复众人之所过,以辅万物之自然而不敢为。

见天下之几而后有,以成天下之务;知天下之微而后有,以消天下之变。得失有可次於几之先,智力有不能於微之显,是故慎终而如始,彼舍而此取者,所以辅相时行物生之造而顺夫自然之理耳。咦,索裘莫待雪霜寒,木钻犹能透石盘。事向无心还自得,画蛇添足便多端。

古之善为道者章第六十五

古之善为道者,非以明民,将以愚之。民之难治,以其智多。以智治国,国之贼,不以智治国,国之福。知此两者亦楷式。能知楷式,是谓玄德。玄德深矣远矣,与物反矣,然后乃至於大顺。

智流则假,愚近乎真。假其自贼,推以贼人。真则返朴,民化以淳。于是取则,天下归仁。咦,秦以智愚黔首,不知黔首愚秦。识得真愚仿髴,君其问诸汉文。

江海为百谷王章第六十六

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主。是以圣人欲上民,必以言下之;·欲先民,必以身后之。是以圣人处上而民不重,处前而民不害,是以天下乐推而不厌。以其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自卑莫如海,天下之水趋之;自损莫如圣人,天下之民归之。水趋之则有以尽地利,民归之则有以得天时,故卑者尊之资,而损者益之基,是皆藏有於其无,亦孰知其所以为哉?咦,谦尊损益道之余,观海当知造化机。试看银河在天上,尾闾元有逆流时。

天下皆谓章第六十七

天下皆谓我道大,似不肖。夫惟大,故似不肖。若肖久矣,其细也夫。我有三宝,保而持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夫慈,故能勇;俭,故能广;不敢为天下先,故能成器长。今舍慈且勇,舍俭且广,舍后且先,死矣。夫慈,以战则胜,以守则固。天将救之,以慈卫之。

道大无象,有则小矣。夫惟三宝,天下以治。慈以民生,俭以民富,不敢为先,守常安事。惟守惟安,所以长器。广则相资,勇则趋义,舍此取彼,戒哉以死,推而复之,长生久视。天道无亲,惟善是与。咦,三宝人共有,有之在乎人。非慈曷守气,非俭曷啬精。扰扰为之先,曷以存吾神。神存精气合,绎绎勿或情。勿战亦勿守,自然成吾真。

善为士章第六十八

善为士者不武,善战者不怒,善胜敌者不争,善用人者为之下。是谓不争之德,是谓用人之力,是谓配天古之极。

士不武者,以保其身;战不怒者,以平其气;胜不争者,其功能全;下於人者,其善乐取。合天德以同归,盖古人之极致。咦,保身平气两惟艰,更信全功取善难。水火相和龙虎伏,人天合处即金丹。

用兵有言章第六十九

用兵有言:吾不敢为主而为客,不敢进寸而退尺。是谓行无行,仍无敌,攘无臂,执无兵。祸莫大於轻敌,轻敌则几丧吾宝。故抗兵相加,哀者胜矣。

不主而为客者,妙在乎应;以退为进者,惟守诸己;行无行者,不动其心;仍无敌者,因之於彼。卑一割以要功,贱匹夫之疾视。悻然者自丧其慈,恻然者有胜之理。咦,八十一章三论兵,知兵妙处有长生。乾坤万物皆同体,胜败元来只两平。

吾言甚易知章第七十

吾言甚易知,甚易行。天下莫能知,莫能行。言有宗,事有君。夫惟无知,是以不我知。知我者希,则我贵矣。是以圣人被褐怀玉。

易知易行者,吾之言。莫知莫行者,所谓道。夫惟道,故有宗而有君,譬诸玉,则可贵而可宝。咦,万有芸芸皆是道,道行何者不由之。人人自有怀中玉,妙在无言与不知。

知不知上章第七十一

知不知,上;不知知,病。夫惟病病,是以不病。圣人不病,以其病病,是以不病。

知之为不知者,自谦;不知为知之者,自昧。能病自昧之为病,是则知害而不害。夫惟生知之谓圣,复何病乎?不知而乃病众人之病者,此其所以为圣圣而愚愚乎?咦,有若无,实若虚,儒之格言,未得谓得,未证谓证,释之戒示,合二者以归之,亦奚分乎其伺异?

民不畏威章第七十二

民不畏威,则大威至。无狭其所居,无厌其所生。夫惟不厌,是以不厌。是以圣人自知不自见,自爱不自贵,故去彼取此。

君慈民爱,爱则不畏,不畏之爱,大威斯寄。容之如天,安其居矣;养之如地,乐其生矣。上下不厌,感应一理,知不自见,爱不自贵。以晦为能,以谦为美,去彼非道,惟此道取,治人修真,无往不至。咦,内养刚阳外顺之,自然心广体安舒。於中认得真知爱,信有长年住世书。

勇於敢章第七十三

勇於敢则杀,勇於不敢则活。此两者,或利或害。天之所恶,孰知其故?是以圣人犹难之。天之道,不争而善胜,不言而善应,不召而自来,坦然而善谋。天网恢恢,疏而不失。

暴其气者,死之机;持其志者,生之理。夫何二者之必然,而有或害而或利。盖不求天之变者如彼,又孰知天之常者如此?故涓滴以之石穿,渊默以之雷厉,寒暑以之自然,智虑以之不滞。荡荡乎奄万有而无拘,虽一毫之微,不能外矣。咦,恶盈恶杀无非道,入死入生皆是机。提取大纲归掌握,任他常变总无违。

民常不畏章第七十四

民常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若使人常畏死,而为奇者,吾将执而杀之,孰敢?常有司杀者杀。夫代司杀者杀,是谓代大匠斲。夫代大匠斲,希有不伤其手矣。

人未知爱生,常若不畏死。使其生以乐,安有死不畏。司杀无非天,有罪斯杀矣。所谓代司杀,杀之以私意。譬如代匠斲,伤手乃必至。伤人即自伤,天道有还理。咦,起心伤处已伤心,及至伤人并及身。身外子孙犹不免,一回念后便归仁。

民之饥章第七十五

民之饥,以其上食税之多,是以饥。民之难治,以其上之有为,是以难治。民之轻死,以其求生之厚,是以轻死。夫惟无以生为者,是贤於贵生。

赋敛重,万腹空;智术用,万息动。嗜欲无穷厚吾奉,入死求生不知痛。何如清静两相忘,饱饭机无民自重。咦,嗜欲之生,如昼忽暝。万累杂沓,日与心竞。去之何方,以省以定。清静之道,斯其要领。

人之生章第七十六

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万物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故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是以兵强则不胜,木强则共。故强大处下,柔弱处上。

柔弱者,气之温和;坚强者,气之肃杀。温和则阳之虚,肃杀则阴之塞。虚则所以存魂神,塞则所以复体魄。孰知夫死生之非徒,而迈乎造化之不测。咦,阴体柔弱用刚强,阳体刚强用柔弱。五行颠倒小技耳,万物死生归掌握。

天之道章第七十七

天之道,其犹张弓乎?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孰能以有余奉天下?唯有道者。是以圣人为而不恃,功成不居,其不欲见贤。

天道何如?以弓为喻。取其既张,不久必弛,高者必抑,下者必举,有余必损,不足必补。以弓推之,事物一理,人胡不天,而乃反此。孰知其然,是则是取。惟圣不圣,所以圣矣。咦,天道如弓有弛张,循环二炁为谁忙。若为认得中间鹄,万有和弓一并忘。

天下柔弱章第七十八

天下柔弱莫过於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其无以易之。故柔胜刚,弱胜强。天下莫不知,莫能行。是以圣人言:受国之垢,是谓社稷主;受国不祥,是谓天下王。正言若反。

此处专言德贵常,常能柔弱胜刚强。纳污自下方成海,成海工夫在久长。咦,水以柔胜,人孰不知,莫能行者,不能常之。积善纳广,不已而持,德成道合,天地皆归。

和大怨章第七十九

和大怨,必有余怨,安可以为善?是以圣人执左契,而不责於人。故有德司契,无德司彻。天道无亲,常与善人。

怨不可生,亦不可和,和和无穷,两仍其祸。生怨在彼,责报在此,执契之譬,有责报理。可责不责,惟德是取。有德执德,是谓司契。彻者辙也,循环之义,喻以司彻,怨怨不已。

天道无亲,惟善是与,善不责报,天斯报矣。咦,万有俱无万虑澄,怨何所在德何名。人人皆善从何与,太古青山只么青。彻亦作辙。《汉书》:结彻于道。

小国寡民章第八十

小国寡民,使有什伯人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而不远徙。虽有舟舆,无所乘之;虽有甲兵,无所陈之;使民复结绳而用之。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

因夫无用之用,而以自适其适。道并行而不悖,物并育而各得。常相志者其心,不相往者其迹。邈哉圣人之怀,已矣百里之国。咦,道本无为俗本淳,山川民物古犹今。青牛一去无消息,谁识当年用世心。

信言不美章第八十一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善者不辩,辩者不善。知者不博,博者不知。圣人无积,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

言美则华,言信则朴。辩者有争,善者无恶。贯一则知,务多则博。圣人无积,虚以主之,为人愈有,造物之机,与人愈多,渊泉之时。不害之利,不争之为,惟天惟人,一而不二。万事以宜,万物以备,大哉道乎,于以终始。咦,非言非道道非言,辩博谁知妙不传。人法者天天法道,道何所法自然然。

道德真经章句训颂卷下竟

#1虽然及其成功一也:『虽然』疑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