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教在线

文摘频道 玄门生活 学习心得 修道感悟 居士专栏 因果故事

首页 > 玄门文摘 > 居士专栏 > 正文

一過年好多神都“显灵”了。

时间:2022-01-27 16:35:16 整理:道教在线 来源:

此“显灵”当然非彼“显灵”,而是一到年底,各路神明就好像不知道从哪儿一下子全冒了出来:胡同儿里,四合院的红色大门早已贴上了簇新的门神户尉;家家每年腊月例行的祭灶仪式,祭拜的便是这各家的灶神;做生意的,绝不会忘了大年初五迎财神;读书的,则都记得要拜拜文昌君……还有城隍庙里的城隍老爷,土地庙里的土地爷,举着大刀的关老爷等等,各路神仙都各有各的拥趸。


这场面,就好像天界真真“高处不胜寒”,神仙们弯腰收拾衣裙偶然一低头,望见这底下怎么这么大的热乎劲儿,也都忍不住赶着来人间凑个热闹。


1.jpg

图 | 众神

清代版 纸马

中国国家图书馆藏

图源:武英造办

 


中国的民间信仰可太丰富了,要真给神明做个“神口普查”估计也非一年半载不可完工也。


比方,家宅有家宅的神明。


早先有“五祀”的说法,指的就是门神、户神、井神、灶神、中溜神。其余几个都好理解,只这“中溜”,有一说称中溜即窗,所以说的是窗神;也有另一种说法,说“中溜,人所托处”,所以把中溜神比作土地神和宅神。到后来又添了位“厕神”,合称“家宅六神”。


2.jpg

图 | 家宅六神

清代版 纸马

王树村藏

图源:武英造办


3.jpg

图 | 和合二圣

清代版 纸马

王树村藏

图源:武英造办



到了社会上,自然也有社会上的神明。


人有生老病死,还得谋生求发展,于是就有主管各个行业的神明,也被民间称为“祖师爷”。当哪个毛头小孩显露出颇有干某个行当的天赋时,你就会听到人人夸赞其“祖师爷赏饭吃”。


瞅瞅这每个行业的祖师爷,木工拜鲁班,染布的拜葛洪,裁衣的拜女娲,纺织的拜黄道婆,刺绣的拜冬丝娘,打铁的拜老子(对,就是你知道的那个老子。老子成为铁匠的祖师爷,传闻跟他炼丹的八卦炉质量太好有关)……


4.jpg

图 | 炉火之神

清代版 纸马

王树村藏

图源:武英造办


5.jpg

图 | 鲁公输子先师(鲁班)

清代版 纸马

王树村藏

图源:武英造办


6.jpg

图 | 梅葛先翁(左葛洪 右梅福)

清代版 纸马

王树村藏

图源:武英造办


甚至到那些不入流的行当,也一样都有各自祭拜的神明。比如传说中古代青楼业拜的是管仲,因其曾推动娼妓市场的规范化和合法化;小偷小摸拜的是东方朔,因其曾有上天偷仙桃的往事。


如此三百六十五行,到了年节,都是各有各的神明要拜,每个神明也各有各的故事,实在很有意思。

7.jpg


图 | 牛王之神

清代版 纸马

王树村藏

图源:武英造办


8.jpg

图 | 水草马明王(马神)

清代版 纸马

王树村藏

图源:武英造办


自然界也有自然界的神明。


《山海经》里就有无数山神海怪,荒蛮却亦有序地执掌着山海间的天地。小时候看《西游记》,也会记得那一句“风雨雷电,快快显灵”。还有掌管花花草草的、春夏秋冬的,天上有主管三界十方的仙人班子,地下也有统御地府的十殿阎王。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除了“好多神呐”,实在也不知还能怎么形容这神明界的规模了。


神明的名字可不能瞎叫。


前段时间编辑部一同事郑重其事跟我们讲,他前两天才终于知道两位当家门神“神荼郁垒”其实不读【shéntú yùlěi】,而是读作【shén shū yù lǜ】。这才给“不谙神名”的无知我们普及了两位大神的准确读法。


9.jpg

图 | 神荼郁垒

图源:武英造办


不为自己开脱,这也不能全怪我们,小声僭越地说,有时候神明的名字是稍稍有那么一丢丢难读,又有那么一丢丢长,以及还有那么一丢丢怪。


就说这神明名字能有多长,先看看这位:


“护国庇民妙灵昭应弘仁普济福佑群生诚感咸孚显神赞顺垂慈笃祜安澜利运泽覃海宇恬波宣惠道流衍庆靖洋锡祉恩周德溥卫漕保泰振武绥疆天后之神。”


这名字够长了吧,长到可能谁都没耐心认识她了。但这位神明说出来你一定知道,就是东南沿海一带堪称影响力最大的海神——妈祖。





图片

图 | 妈祖

阿诚的白日梦 摄


妈祖最早诞生在福建莆田的湄洲岛,历史上很多“诞生”在地方上的神明,最后被一代代统治者出于各种目的“册封”了,于是慢慢变成了后来那么老长的名字,所辐射的影响力也变得越来越大。还有如文昌君,从四川山区里出来的小神明一直“混”到大中华区的“文化人儿代表”,也是经历了唐宋元明清历朝历代的册封。





图片

图 | 文昌帝君

阿诚的白日梦 摄


关于神明的长名,徐颂赞在《神明考古学》中解释得颇准确有趣,“前面一串文字都是修饰语,用法类似‘住在约克郡长桥村乐于助人的乔治先生’”,至于长度的限制,“只要能显示其无上功德,不管取多长的名字都行”。不过,真到了要救苦救难时,窃以为还是叫得简洁朴实些,来得妥当。


比如福建当地就有个说法,如果你在海上遭遇危险,一定要喊“妈祖”,而不是什么“天后、天妃”。




图片

图 | 妈祖

阿诚的白日梦 摄


原因被郑重其事写在清代赵翼《陔余丛考》中:台湾往来,神迹尤著。土人呼神为“妈祖”。倘遇风浪危急,呼“妈祖’,则神披发而来,其效立应。若呼“天妃”,则神必冠帔而至,恐稽时刻。


意思就是,危急时刻如果喊“妈祖”,妈祖披头散发素颜就来了,但如果喊“天妃、天后”,等到妈祖梳妆打扮好姗姗来迟,恐怕也为时已晚。听着像个笑话,细想不无道理!




图片

图 | 妈祖

阿诚的白日梦 摄



俗话讲,“请神容易送神难。”但在民间,其实迎神送神都不是什么可以随意马虎的事。


毕竟神明辛辛苦苦为人民服务了一年,一点年节的仪式感还是得给足了。


比如不管东西南北,最普遍的民间仪式——祭灶。




图片

图 | 大灶王

图源:武英造办


灶神,在民间家宅中的地位可不一般。


这当然跟它掌管的事有关。“民以食为天”,人的温饱生存问题自然也就是首位的。江浙一带,祭灶甚至不仅是腊月里的事,有些人家每个月初一、十五都会拿一些水果、食品供灶君。到了年底腊月祭灶日,更有专门的祭灶果。


为什么要这么哄着灶神呢?因为传说当中,灶神不仅掌管伙食、厨房安全,还代表上天看着这一家人的言行举止,干好事了要记着,干坏事儿了也得记着,回头跟上面一报告,就跟这家人的寿命富贵有关了。因而灶君也有“司命真君”“九天司命灶君”这样的尊称,毕竟担上了“司命”的职责。




图片

图 | 司命之神(灶神)

清代版 纸马

王树村藏

图源:武英造办


葛洪在《抱朴子》上说,“月晦之夜,灶神亦上天白人罪状”,每月最后一天,灶神上天汇报,如果是大罪就夺他一纪的寿命(一纪为三百天),如果是小罪,就夺他三天寿命。估计后来“上面”嫌这事儿啰哩八嗦的“月结”太麻烦,就改成了“年结”。于是每年一次的祭灶日,其实是为了给去汇报工作的灶神举行的一场送行宴。好吃好喝供好了,该说什么该忘什么心里好有个数。


不过真正的“高手”还都在民间。


据说北宋时期,还有在祭灶那一天往灶门上涂抹酒糟的,谓之“醉司命”,目的是让灶神升天后没法正常说话。到了南宋更添新招,除了灌酒还会用一些粘牙的食物,诸如“豆沙甘松粉饵圆”(范成大《祭灶诗》),让灶王爷吃完粘一嘴,自然也就说不出什么坏话来了。也算是真用心了。





图片

图 | 汕头潮阳双忠行祠

阿诚的白日梦 摄


说到迎神送神的氛围,热闹还要数潮汕人“迎老爷”。


“老爷”是潮汕人对“神明”的统称。当地民间属于多神崇拜,既有如城隍、关爷、妈祖这样被朝廷册封过的神明,也有像南极大帝、玄天上帝这些佛道诸神,更多还有当地民间的神明,如三山国王、安济圣王等等。




图片


图 | 潮州长美三山国王庙

阿诚的白日梦 摄


每年春节,潮汕地区各村各镇将供奉的神像从庙里请出来,由轿夫抬着到村子里游行一圈,看看在一个地方举行拜祭仪式,最后再送回庙里,这一系列的仪式就被称作“迎老爷”。迎老爷的队伍庞大,有标手、牌手、轿夫、乐手,同时既有文迎,还有武迎。相较文迎,武迎更刺激惊险:迎神的各条巷子都点着篝火,轿夫们抬着神像到这些篝火前,需用力举过头上,纵身跳过,然后“跑着”抬老爷巡游村界。





图片

阿诚的白日梦 摄


图片



小时候好像就生活在这样一种氛围中:一方面是从小到大祭拜众神的传统氛围,另一方面呢又同时被教育着这些怪力乱神说都是不存在的。好似陷在一个二元对立的逻辑中,科学与迷信、唯物与唯心、理智与情感……然而却忽略了人在其中,所拥有的柔软的、丰富的、自由的情志。





图片

阿诚的白日梦 摄


鲁迅先生爱看《山海经》,他在《阿长与<山海经>》里写:纸张很黄,图像也很坏,甚至于几乎全用直线凑合,连动物的眼睛也都是长方形的。但那是我最为心爱的宝书……


蔡元培先生翻译完日本妖怪学之父井上圆了的《妖怪学讲义录》后,从中得到启发,写下“心境之圆妙活泼,触发自然,不复作人世役役之想。”


徐颂赞在《神明考古学》的末尾亦写道,自己再次被如此这般神明异怪所触动,似乎是因为一种幽默与温情,而他又说,“与其说是幽默和温情,不如说是一种人类本有的大悲悯,只是被人遗忘了,又被人造物埋没罢了。”




图片

阿诚的白日梦 摄


想来这种悲悯,是一边带着希望,一边也带着恐惧的。已知与未知,已见与未见,已来与未来,都可以同时存在在人的想象之中,世界于此,“可以恢复为一种多维的时间观,一个人性的世界,人也可以恢复为一个个活生生的人。”


预祝大家春节快乐,众神护佑。



文字 |「誰最中國」

圖片 |「来自網絡」


首圖 |「阿诚的白日梦」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把网址www.djol.org分享给你的朋友!

这是对我们最大的鼓励,感谢您的支持!

关键词: